n0e5v精华玄幻小說 無恥家丁 線上看-第一章鑒賞-ws4pi

無恥家丁
小說推薦無恥家丁
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来的。我此刻是站在一个荒山顶上,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远处的山坡丛林,几疑身在梦中。但我知道我已不是在做梦,周围的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的让我感觉在做梦。
一声”嘎嘎”的鸟鸣传来,我抬头一看,一个身躯巨大的怪鸟从我旁边的低空掠过,翅膀扇起的气流扑面而来,让我吃了一惊,几乎便要跌倒。那种怪鸟是我以前从没见过的,竟然有三只翅膀。除了体侧两只巨翅作为飞翔和平衡之用,它的脊背上还竖着一只,但比起另两只,显然小的多了,似乎没有什么作用,是多余的,已经在退化了。
我还担心它会来攻击我。此刻我身无寸铁,要敌肯定是敌不过它的。看那鸟的体积庞大,双翅展开,足有近十米长。而且从刚才它从旁而过刮带起的呼啸声来看,肯定是力量惊人。在它一晃而过间,我还瞥见它的那鸟嘴,闪着银光,直如一个弯曲的铁钩。我想如真被那鸟嘴啄上一下,不消说,肯定会被啄出血来的。
好在那鸟似乎对我没有什么兴趣,身躯划过,滑向那远处的丛林,渐渐变小不见了。我平了平心中纷乱的思绪,决定不管这么多,先下了这山再说。站在这荒山的山顶,目标太明显了。这里对我来说,显然还是个未知的世界,不知藏着什么未知的危险,一切还是谨慎为妙。若依刚才,那怪鸟若是对我起意,恐怕我不死也得去了半条命了。
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能不能回去,只能先暂时放过一边了,想多了也没用,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出来。大致脱不了是时空突然弯曲了一下,又或者是我不知不觉的掉进了千年难遇的时空漩涡中,从而被卷来了此处。
我刚迈出第一步,心中就有了一种感觉,我感觉到我的身子似乎变轻了,走起路来,轻飘飘的,似乎是练了传说中的什么武林轻功。我不由奋力一跃,飘然落地,回头一看,不由暗暗咋舌,竟然跳了有五六米之多,是以前的三倍不止。
我不禁又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做梦了。但旋即一想,便有些明白过来,看来这个星球的地心引力似乎比地球的要小些,才让我能跳出比平时多出数倍的距离。好在除了这个外,其他的自然环境跟地球还相差不大,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
我早已看到前方远处有一条河静静的蜿蜒流过,河两边散步着丛林灌木,我准备先到那边去看看。水是生命之源,人对于水,总是有种亲切感的。
颠簸的下到山脚,便朝那河边漫步走去。正走着时,突然地上一道白影从旁窜出来,在我身边闪过,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听”扑”的一声,那白影便撞在了前面的一颗树干上,不动了。我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个貌似兔子的动物,除了尾巴特长,耳朵特短之外,其它地方就跟兔子一般无二。
我抓起那兔子的尾巴,提了起来。那兔子一动不动,看来颈部已经折断,死掉了。我没有把它扔掉,心想着等下饿的时候,正好烤了来吃。
我提着兔子,翻过数座山坡,终于走到了河边。现在我已经能渐渐的压住步子,习惯起这个星球的引力来。这其间,我也见了不少的飞禽走兽,可还没见到一个人。一想到”人”这个字,我的心不由的一阵恐慌。不知道这个地方会不会有”人”这样的动物。就是有,还不知会长成什么样子的。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暗自”阿弥陀佛”的祈祷了起来。
我站在河边,打量着河面。那里倒映出一个年轻俊秀的二十二三岁年纪的脸来。则就是我了。看着此情此景,我心中不由的有些自怨自艾起来。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来到这个不知名的世界,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去,回到熟悉的地球,毕竟那里才是自己的故乡。
这时我听到从身侧的灌木丛中传来一阵”淅淅嗦嗦”的声音。到了这个星球,我感觉到自己的目力和听力都比以前敏锐多了。 那是一条蛇,从那灌木丛中钻了出来。我一看它那样子,脑袋不由”轰”的一声,就不由的有些发晕,几乎就要晕倒。我之所以称它为蛇,只不过它那细长的身躯象蛇罢了。但它的那头,却是一点也不象蛇头,实在是太丑陋了。此刻我看到它的那个貌似鼻孔的那里,正在流着涎。它的眼睛边上,长了一圈的黄毛,此刻正凶巴巴的瞪着我。
我呆了片刻,突然”妈呀”的叫了一声,转身沿河撒腿就跑。手中一直提着的那兔子,掉在地上,也顾不得去捡了。我奔出老远,回头一看,那怪蛇此刻正盘绕在那兔子边,并没有追过来。我心中这才稍定,但仍不敢停下脚步,直到远远的跑到看不到那怪蛇了为止。
其实我是有些过于担心了,此刻我的奔跑速度,就是跟那猎豹,也相差无几,那蛇就是想追上来也是有心无力,更何况它根本不会追,它所想得到的,不过就是那只死兔子罢了。
我跌坐在河边,惊魂稍定,想起刚才所见的那怪蛇头,又不由的几欲呕吐起来,良久才不想吐了。想起日后在这里还不知有多少怪异的东西会见到,心中不由暗暗悚栗,看来自己日后要多多加强这方面的训练了。
我在河边待了一阵,腹中有些饿了起来。刚才的那兔子掉了,现在不由觉得大为可惜了起来。我看了看河中。河水浅而清,虽然也有一群群的鱼,但都比较小,而且来往穿梭,倏忽远逝,灵动之极。没有什么工具帮忙,现在凭我,要想水中捞鱼还没这可能。
我不由抬头看了看远些地方的那丛林,便想到要去那里去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可以吃的东西。估计野果是会有的,只是希望老天保佑,能对上我的胃口了。
我缓步进到林中,走了一阵,听得耳边响起”吱吱”之声。我抬头看去,只见身边高树上一群猴子正在那里窜来窜去,窜上窜下,看到我这个不速之客,也感到有些好奇,不时的瞪着我看。
看到那些猴子,不知为何,我心中大定了起来。因为我仔细看了下,那些猴子,它们的面目长相,身体四肢,都跟地球上的猴子一模一样。而我知道,地球上的人,便是由猴子演变过来的。因此若这个地方也有”人”,应该和地球上的人会长得差不多吧。
愛是難題,目眩神迷 株小豬
我跟那些猴子对视了一会儿,那些猴子似乎感觉到一些什么亲近关系,对我似乎有些友好起来。其中一个老猴摘了旁边树上的一个果子,向我抛来。我接住一看,模样跟猕猴桃一模一样,就是不知道味道是不是一样了。
那个老猴开了这个头,旁边的老猴小猴,胖猴瘦猴,都学起样来,纷纷摘了果子,向我抛来。我只有两只手,哪里都能接住,一些果子还砸在我脑门上,甚至直接砸到我嘴上。还好我知道它们都没有恶意,并不跟它们去计较,一时间我身边的地上便堆了数十个果子。
原先那个老猴拿了一个果子,放在嘴边,一口咬了下去,大嚼了起来,然后转头向我示意,”吱吱”几声,似乎要我学着样吃。
我拿起一个,迟疑了半晌,便决定吃吃试试。不过我可没象刚才那老猴那样,不剥皮就吃。因为那样太不卫生了,吃到肚子里可能就会闹肚子。我轻轻的把那果子外表的皮剥去,塞到口中,轻轻的咬了一点。我不敢多咬,毕竟还不知道这貌似猕猴桃的果子味道如何,会不会有毒。
入口有些甜甜涩涩的,嚼了几下,没有什么异状,觉得味道跟猕猴桃相差无几,甚至更好吃一些。我放下心来,整个放入口中,大嚼了起来。那些猴子见我吃了,”吱吱”叫了起来,更加欢快的窜上窜下,似乎很高兴我吃了它们的东西。
那个老猴年纪大,阅历多一点,看了我刚才吃果子的过程,似乎若有所悟,此刻又拿过一个果子,放在手里,学着我刚才的样,低头剥起那果子外表的皮来。那些猴子见了,都惊异的看着它。
可惜那个老猴手脚笨拙,那果子在它手里折腾了半天,也没剥成皮,最后滚落地上,那个老猴气的”吱吱”大叫了起来,旁边的猴子见了,都咧嘴”吱吱”笑了起来。
我见了,心生不忍,便又拾起一个果子,剥去了外皮,走到它身边,递了过去。那个老猴惊喜的抓耳挠腮了一阵,双手捧过,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咀嚼了一阵,不由露出惊喜之状,乐得在树干上打起滚,翻起跟斗起来。
旁边的猴子见了,都莫名其妙。那老猴便举着那被我剥了皮的果子,递给他们尝。身边的几个猴子尝了之后,也都露出喜色,也乐得在树枝上打滚翻跟斗不止。另外的猴子见了,惊疑不已,纷纷跳了过来,抢着要那果子吃,不久便被分吃了个精光。可是一个果子能有多少,大部分的猴子都还没有吃到,此刻见了那些吃到了的兴奋之状,目光不由都看向我,可怜巴巴的样子。
我自然知道,这果子剥不剥皮吃,味道自然千差万别,这跟食物生吃和熟吃味道迥异是一样的道理。那些还没吃到剥了皮的果子的猴子,看着我,都面露渴望之状,我见了自然不好厚此薄彼,便又剥了几个,抛给它们吃。反正不就是剥皮么,对它们是困难,对我还不是简单的很了。
不多久,我又剥了十几个,那些猴子也都尝到了。此刻的树上,都是它们兴奋的打滚翻筋斗的身影。一些猴子此刻已经尝试着自己剥起那果子皮来,虽然大部分都没有剥成,但也有几个手脚较麻利的,剥出了一寸见方的地方,不由兴奋的大叫,引来其它猴子嫉妒羡慕的目光不已。那几个猴子不由洋洋得意不已。哪知旁边的那个老猴,也就是这群猴的猴王见了,心中已经暗暗把它们定为日后御用的剥果皮人选了。
我吃了几个果子,肚子觉得饱了,突然觉得一阵睡意上来。此刻还是中午过后,我便爬上一棵大树,选了一个较舒适的枝干处,躺了下来准备小憩一会。原来旁边的猴子感我为它们剥果皮,也不来打搅我,都纷纷避到一边,让出地来,表示承认这块地盘是属于我的了。
当我睁开眼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林间布满了朝霞,旁边的猴群仍沸反盈天的闹着叫着。我不由暗暗称奇。那些果子形状味道虽然跟猕猴桃差不多,却似乎对我有些微微的催眠的效果,让我从昨天午后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才醒。
我起身下树,挥手向那些猴群告别。那些猴子还没理解到挥手的含意,但见我向它们挥手,便也手举过头,向我挥了起来。那个老猴向地下指了指,那里还堆着不少果子。我便拿了些在手上,向丛林外面走去。这片丛林看似很大,我不敢深入,怕在其间迷了路。
出了丛林后,我重新回到那条河边。我打量了一下,我所处的这里,似乎是片蛮荒之地,没有被人开发过的痕迹。我准备顺着这条河,往下游走去看看,看能不能碰到所谓的人类社会。心中只能暗暗的祈祷了,在这片土地上,现在能进化出人来,即使是原始人也没关系,我可以教他们加快进化的,否则就太没有意思了
这样不知不觉沿河就走了一天一夜,眼前的景物还是似乎不变,依然是荒山,怪石,灌木丛,偶尔还有一两只怪鸟从低空掠过,跟先前见过的一般无二。我看着那怪鸟庞大的身躯羽翼,心想要是能抓到它,自己坐上去,它肯定能驮的动我,那样岂不是可以一日千里了。可惜我知道这是痴心妄想,这怪鸟不来惹我就是万幸了,我哪还敢去招惹它啊。
漫威之冬日戰士

我看着前面高低起伏连绵不尽的山坡,似乎漫漫没有边际,不知道何时能走到它的外面去,它的外面又会有些什么东西。此刻我从那丛林中带出来的那些果子早就吃光了,不过我并不担心。这种果子这里似乎很多,只要我想吃,只要去那连绵的丛林边缘走上一圈,便可以采上许多。
不过对这种果子我已经吃腻了,特别是发现吃下它有些微的催眠效果后,我更加不敢多吃,不知会有什么副作用。看着河边的浅水里游动的小鱼,我终于决定要吃吃它们了。
可是那鱼似乎也不是那么好捉的,但我还是决定试上一试。我去到那丛林边,弄来几支尖细的竹枝。这星球上的植物种类,倒是跟地球上的差不多。我看那竹枝,十分的坚硬,弄成尖状后,其锋利程度,几可媲美刀剑。我便特意多弄了几只,带在身边,作为防身之用。
Boss來襲:醉是迷情夜
我拿了尖竹枝回到河边。那河里一群群的鱼儿还在那里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的,浑然不觉危险已经快要降临。我趟进那浅水中,那鱼儿起先还吃惊游开,后来见似是没有什么危险,又游了过来,在我身边穿梭嬉戏。
神潭 毒邪
我看准一个机会,手中的竹枝猛的朝水中扎下,那速度似乎令自己也都有些吃惊,待扎下的竹枝举出水面时,令我意外的是,竹尖那里竟然真扎了一条鱼在那。见此法奏效,我不由大喜,拿了那竹枝朝河中猛扎不已。不一会功夫,那竹枝前部已经扎成了一个鱼串了。
我看着够吃了,便回到岸上。可惜身边没有引火之物,看来只能生吃了。我从那竹尖褪下一条鱼,放在嘴边,出于谨慎起见,只咬了一小口,咀嚼了几下,除了有些腥味外,并无其它异状。又过了良久,我确定没有问题后,便放心的放入口中大嚼了起来。这几天都吃厌了那果子,吃起这个倒别有一番滋味。
我把余下的鱼的内脏去了,放在太阳底下晒干。这样晒干了吃,可能味道会更好,起码不会有现今这么重的腥味了。
这条河中,这样的鱼很多,如此以后倒不用再担心粮食问题了。这样又走了几天。虽然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但我心中却有些不安,一路行来,那条河在渐渐的变窄变浅,到了现在,那河水终于干涸,消失不见。
我看着眼前干涸的河床,不由一阵发怔,想不到这是条内陆河。我抬头看向远方,林木渐少,一片枯败之状,风中还隐隐有沙尘吹来。我不甘心,再往前走了几里许,阵阵热风吹来,夹杂着沙尘打在脸上,隐隐作痛。我呆呆望向前方,此刻展现在我面前的,竟是一片一望无垠的沙漠。
我不知道沙漠那头是什么,也许就是我向往的人类社会,也许还是沙漠。我不敢轻举妄动,沿着来路返回。凭我现在这样的装备,就几根竹枝,几条鱼干,还是不敢妄图穿越这沙漠的。
我重新回到那河边,在岸边的岩石间躺着,苦思了一整晚,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令我最感心烦的是,就是不知道这沙漠面积有多大,沙漠另一头是不是真有人类社会。就是这未知的东西,让我意图翻越这沙漠的信心大打了折扣。
想了一整晚,第二来醒来,我终于还是决定要试一试,去走一走那沙漠。既然打定了主意,便开始忙了起来。既然要过那沙漠,首先要带的,便是水,其次便是食物。食物倒是好办,河里鱼多的是,只要花上一些时间,做出够吃上一个月的鱼干,并不是什么难事。但难就难在水的问题。
我在附近找到几个刚死去的动物尸体,把它们的皮剥了。剥的时候要很小心,否则就当不成水袋的了。我用尖竹枝在一个死兔子颈部划开一圈,这里将来就是水袋的口了。然后仔细的剥皮,如此如此,一个小水袋就初具规模了。
我把那兔皮袋用河水洗净,放在岩石上晒干。可惜这兔皮袋小了点,能装的水不多。我又到处去转了一圈,最后当我发现一只倒在路上的斑鹿时,我不由的喜出望外。这只斑鹿,体积有平常一个猪那么大,若用它的皮做成水袋,该够喝一阵子的了。
在我剥那斑鹿的皮的时候,发现它的皮很是坚韧,更是令我高兴。如此一来,便能多灌上些水,不用担心被撑破了。
花上好一阵功夫,才完成这一项工作。趁着这鹿皮袋洗干净后晾晒干的工夫,我便拿了竹枝去河中扎鱼。现在我扎鱼的功夫越见纯熟,几乎闭着眼都能扎着,有时还能一箭双雕。
这样花了几天的准备,看看准备的鱼干够吃了,这天早上,我便拿了那个鹿皮袋去河中灌水。我拿着那袋口,迎着那流水,不久便灌满了一大袋,气鼓鼓的,浮在水面上。
看着那庞大的水袋,我不由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抗的动。我把袋口收紧,提上岸来。出乎我的意料,手中的大水袋并没有我意料中的那么重。我不由想起那地心引力之事,这才释然。这里的地心引力小,自然东西就显得轻了。
我把袋口扎紧,抗在了背上,把鱼干用先前的几个兔皮袋装了,便开始向沙漠进发,虽然前途未卜,但我心中还是充满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