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k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無史之巫》-遊商-3ofl6

無史之巫
小說推薦無史之巫
外面的仪式还在继续,张牧之却是回到房舍,打发走白三,让他自己去跟他的小伙们打仗,重新爬上石床将錾刀攥在手里。
異界之至尊醫仙 觀語
紐約十三街 剎那芳顏
“也许,真的再撞一次就可以。”
低头自语间,忽闻一阵清亮号角急促响起。
那是从离族群聚集地一里之外的高坡岗哨,传回来的示警。预意有大队人员向着族群聚集地这边方向行进。
示警号角之后,屋外即刻传来阵阵细碎响动,张牧之听罢连忙起身朝外面冲去。
唐宮日常生活
摸金筆記
只願時光唯有你
本来还围在水源荆棘边上,继续着愿祷仪式的青壮听到号角声,立刻分作两批,其中一批赶忙冲进囤放武器的屋舍,操起石斧、石钺,搭上暴狼筋制成的弓箭,一股脑朝聚集地百米开外的三丈高木墙爬去。
另一批则是走进各个屋舍,引导在里面正做栗饼肉汤的阿姆女人,赶紧拖着还在四处撒欢的娃娃们朝族地后面的山口去,那边有着几十人的青壮守备,会护着她们退进山林里躲避。等到一切平息,确认安全之后再回来。
还有一小部分阿姆女人并没有打算逃走,而是来到屋舍前观望。这些人张牧之认得,严格来说应该是白牙认得,她们都是从其他族群掳掠过来不久,还没有为分配给他们的青壮生产娃娃。
护送本族老少先行撤离的青壮们,这会儿也没有功夫管她们。朝着族地进发的大队人马,要是是她们这些人的族人前来报仇,本族这一会打不过,让他们带回去就是,下一回找机会再劫掠回来。
可要不是这些阿姆女人本族人,那就任由她们自生自灭。
反正死了也不可惜,又不是本族阿姆,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大荒山林里的生存繁衍法则本就是如此,今天你们打过来,明天我们打过去。
张牧之也来不及多想,到底是受白牙影响还是怎的,追上还没跑太远的白三一把抱起,将他送给向后方撤退的青壮,随即也朝木墙方向跑去。
一边跑一边心里还想着,还好白一早早就前往山林里采摘浆果,这会儿倒是省了不少事。原本身为族灵的他,是不需要站在最前面,他的作用就是确保族群出现危险的情况下,第一时间跟随阿姆、老少撤离,确保为族群留下繁衍的希望。
毕竟在大荒土地上生存,缺少族祖的指引,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山林里的猛兽精怪没有吃掉他们,其它生存的族群也不会接纳他们。
一个族群没有族祖或者族灵,那一定是被所有祖神与灵给唾弃的不详。没有族群愿意背离祖的意志。
族地需要撤离的已经到了山口,张牧之也在族祖赞许的目光下艰难爬上木墙。毕竟他那副身板可与他的此时的勇气成反比。
远处,可以看到莫约四五百人,赶着驼牛犀车正朝族地缓缓走来,每架犀车上挂着长旗在风中飘扬。
旗上绘着一团图腾,至于上面到底画着什么,张牧之因为还离得远,看得并不清楚。
家有冰山夫
这时先前清亮号角再度响起,只是号声绵长不像刚才那般急促。
奧術武裝 舞劍的熊
听到这阵号声,木墙上所有人都轻松不少,这代表来的并不是族群血仇,至少现在上不是。可该有的警惕,青壮们并没有落下,因为他们明白在大荒里,族群与族群之间的仇恨也不是与生俱来。
赶着牛犀车的大队人马逐渐靠近,距离族地莫约还有三百多米左右,只见木墙高塔上射出三羽石箭拖着清脆声响,精准插入在对方身前土地大半,止住他们继续前进脚步。
纵使有着白牙记忆的张牧之早有准备,这会儿也让这三羽箭矢惊得目瞪口呆。从继承的记忆那里得知,这个世界土地荒芜贫瘠,人类蒙昧落后,虽说小有蛮力,可这三百米距离,一个普通族人挽弓就有这样的威力?
还没等张牧之缓过神来,步履阑珊都族祖,喊起话来雄浑沉厚一点儿不显老态龙钟:“前面的车队从哪儿来,到我族族地这边是要干什么。要是朋友,来了有肉,要是敌人,这片山林的祖灵将唾弃你们。”
箭垛前探出头的青壮,在族祖高声呵斥时,已经弓弦拉满。没有弓箭的青壮们也垒起石块严阵以待。
“是长居辰里山林的比耳族祖么?这么快就忘记前些日子在所里山寨,邀我们前来置换草药货物了?”
烈情如酒:名門枕上婚
三百米的距离,张牧之连对面长什么样都看不清,可对方的声音却远远传来。
与此同时一个黑点从对面车队中飞起,等得近了,张牧之才看清那是一只抓起一团葛布的鹰燕。
族祖抬手让鹰燕停在手上,解开脚下葛布,上面绘着一架犀车盛满金色五螺贝圭。随即大手一挥,让青壮们收起武器。
这是来自庭湖草甸上沙阳族的行商商队,前些日子他在山寨里与他们商定,要来这里给族群聚集地换些盐巴器皿,还有苦荼用来熬栗米粥。眼看快要入冬了,缺了这些东西,族里的娃娃可是长不起来。
青壮们也是笑哈哈收起武器,有的已经跳下木墙搓着手去屋舍里搬皮子跟草药。赶着犀车行走在山林间的游商们,可是有从外面带来的好酒。那玩意儿,除了废点皮子,可御寒效果绝对比族祖给的草药要好得多。
冬天围猎羚鹿,没了它可是不好办。
全球通緝;總裁的特工前妻
很快驼牛犀车驶入族地,领头的是一位编着山羊胡子的老头儿。
张牧之站在远处,盯着他手里起伏抛起的那块金色五螺贝圭。在荒芜大地的财帛体系上,有色贝圭位居贝圭顶端,普通的贝圭一般都是灰白色,统称白圭。上面螺纹越多相应价值越高,满螺就是五个。要是满螺贝圭还有颜色,一个可以兑是个普通满螺贝圭十个。
有色满螺贝圭之上还有银圭、金圭、玉圭,这些张牧之只是从记忆里知道,就连今天这个满螺金色贝圭,都是第一回见,其它的是个什么模样自然无从得知。
教主如此多嬌
不过抛在山羊胡子老头手里的那个,在几百里外的山寨里或许好使,在这边绝对没有美酒来得有用。
族里的阿姆老小已经从山口返回,纷纷拿着皮子在一架架犀车边上转悠,看看除了盐巴苦荼还有其它什么物件值得置换。至于青壮们吸着鼻子已经把装酒犀车围的水泄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