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qy5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如風行者-尾聲 希望相伴-1hivo

如風行者
小說推薦如風行者
疾风·血爪突然感到一阵寒意。他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身上的金红色光芒和那个黑影纠缠在一起。帕西菲克用尽全力怒睁着双眼,直到自己的心跳停止,那个黑影也在那一瞬间被红光彻底击溃。天地间仿佛只剩下疾风·血爪独自一人站在城墙上,他面前一望无际的人类联军,以及天空中耀武扬威的蓝龙,在这一刻全都哑然。
銀河英雄傳 田中芳樹
吼——以战神的名义!
野蠻大小姐駕到 yummy部落格
靈魂傳承者 暗流入海
兽人中间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尽管人类联军仍然是数倍于他们的强大,尽管蓝龙军团仍然建制完整,但是他们实在是太需要这样的一次可以肆无忌惮欢呼的机会,来宣泄他们这短短的几天来所压抑在内心深处的烦闷、愤怒、悲伤和恐惧。
玄門 慕陽
而他们的欢呼声还未消散,愤怒的蓝龙军团已经不顾一切地发起了另一次冲锋。十数只蓝龙完全无视了弩车的射击,以一种奋不顾身的姿态决绝地冲向了杀死他们指挥官——同时也是兄长帕西菲克——的那只兽人。那个该死的绿皮肤的爬虫应该被困在火元素的位面灼烧上几万年,然后再把灵魂献祭给迪曼司!顺便连同他们的战神也一起去死!
闭目低头祈祷的温斯·雪斑猛然抬头,睁眼望向城墙的方向!
疾风·血爪的目光穿越几乎遮天蔽日的蓝龙集群望向虚空,他的身体已经被刚才短暂的力量注入彻底摧毁,几乎这样一个抬头的动作都为他带来剧烈的疼痛。但是这并没有削弱他身上金红色的光芒,而战神的意志,似乎仍然还在眷顾着他。他的耳朵里,那个声音在问他。
“你是愿意成为我神国之中永生的圣殿武士长,还是我永世在世间行走的信使呢?”
飞在最前面的三条蓝龙突然拔高,领头的帕芙蕾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最后的两条蓝龙突然在空中停滞,张嘴用玄奥的声音吟唱着咒语。两翼的蓝龙开始加速,身位几乎与帕芙蕾雅平行,在她的侧下方不远处用力扇动着翅膀。
这是一道不那么简单的选择题。即使是重视荣耀的兽人,也很难在生死面前义无反顾。疾风·血爪犹豫了一下,然后……
滄海·鏡-逃之夭夭一歲太子妃
全球進化 花與劍
繁复玄奥的咒语像是大锤一样声声捶打着兽人们的心灵,他们望着城墙上那个孤独的身影,已经忘记了为他祈祷,巨大的实力差距让他们的头脑一片空白。兽人中间的欢呼声戛然而止。无数双带着期待的棕色眼睛和他们绝望的表情生动得如同浮雕,空气似乎都被蓝龙的吟唱声冻结了。
只不过短短的几秒钟,却仿佛是经历了漫长的时空。在几息的时间里,蓝龙的魔法已经迅速完成。而帕芙蕾雅的巨口中,一道璀璨的、在阳光下闪烁着彩虹光芒的龙息如同炫目的洪流一样铺天盖地卷向那个孤独的兽人;她的两翼,几只蓝龙已经摆出了最适合于俯冲攻击的姿态决绝地一冲而下;而一个从未流传于世间的冰雪法术此刻出现在城墙上,晶莹的冰晶瞬间就将整面城墙都冻在其中。
疾风·血爪被冰雪的洪流吞没了。
“战神殿下!”温斯·雪斑望着城墙喃喃自语。
“快躲开啊!”德克斯特利以下所有在场的兽人都在心里高呼,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
地設一雙:多情總裁冷顏妻
然而那冰雪的洪流和它所带来的寒气只持续了短暂的一瞬,连同俯冲而下的蓝龙一起被狂暴的力量击退。一道更加璀璨夺目的光芒亮起,以几乎无可匹敌的状态席卷了整个城墙。
那道赤红色的火焰冲天而起,似乎连天空都燃烧了起来。带着战神般的狂妄和倔强,仿佛有了生命一样的火焰轻易地将冰雪的洪流倒卷,就像是沿着冰雪一路烧了回去。疾风·血爪双手合拢举在头顶,用力跳起,如同一柄出鞘的战神之剑,猛然刺向苍穹!
人还未至,火焰已经先声夺人。他对面自帕芙蕾雅以下,全部的蓝龙都不得不停下手中正在进行的攻击,先行抵挡这炽烈的火焰。方才俯冲而下气势惊人的六条蓝龙里,两条已经躺在地上生死不知,在坚硬的地面上犁出深深的沟壑;两条仍然在空中翻滚,漂亮的蓝色龙鳞不知道多少处已经破碎,伤口擦伤渗血;另外两条则奋力鼓动着翅膀,与刚才的力量相对抗。最后的两条蓝龙惊慌失措地试图扑灭身上燃烧的火焰,但是却无能为力,火焰不但没有减弱反而越烧越旺。
只有帕芙蕾雅显得很平静。她深深的吐息结束之后,轻轻扬起了美丽的头,然后毫不犹豫地准备俯冲而下,带起一阵极寒的凛风。狂暴的战神之力将龙息抵消的同时,也同样将她包裹在中间,但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冰寒的力量就冲破了狂烈的火焰,同时也帮助仍然还飞在空中的四条蓝龙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并且把火焰暂时禁锢住。
单纯这一瞬间,她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就已经超越了凡人的层次,展现了元素巨龙最高端的力量,一种结合了武力、魔法和战斗经验的东西。
下一个瞬间,帕芙蕾雅已经和疾风·血爪结结实实地碰撞在一起。
惡魔之吻3 小妮子
如果说,疾风·血爪此刻像是一柄燃烧的长剑的话,那么帕芙蕾雅就像是一柄冻结的战斧。素来以温和、优雅、冷静著称的蓝龙一族,此刻突然表现出来的血性、狂暴和决绝着实震慑了在场的所有人,以至于此刻天地之间再没有其它的声音。
两股狂烈的力量对撞,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在对撞的核心里,空间都被这样的巨力破碎,无论是战神的神力还是蓝龙的力量,都在破碎的空间中一同破碎,然后湮灭。
疾风·血爪身上的战神之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退。然后连同他本人一起,随着战神的力量一起崩解,如同风中散落的沙尘,不复当初沙堡的完整形态。
帕芙蕾雅有些惊愕地看着眼前崩解的敌手,无法理解刚才还强势地以寡敌众的兽人武者为什么突然就脆弱得不堪一击。但是这时她身边的蓝龙们已经在她的帮助下恢复了战斗力,四条蓝龙将还没来得及发泄的怒火全部喷吐在已经摇摇欲坠的城墙上。
疾风·血爪缓缓飘散在风中,名副其实地连渣都不剩。
德克斯特利长叹一声缓缓解下了披风,随手丢给身边的侍卫。侍卫则随手将披风放在一旁,双手紧握腰间的长剑。他们都没有看到,在他们背后,远处的天边一片璀璨的霞光似乎正在朝这里飞来。
终于,本已破碎不堪的城墙无法再承受这样的摧残,轰然垮塌。
“哭什么?”德克斯特利的目光望向虚空的远方,穿过兽人的阵线,倒塌的城墙;也穿过飞翔的蓝龙和人类的大军,天边最后的一抹残阳正在此时缓缓沉于地平线之下:“这一切还没有结束!我们也许会死,可是兽人不会灭亡,兽人的武勇和荣耀不会消逝!”
他顿了顿,看见侍卫们的眼中似乎不再充斥着绝望的光:“只要希望还在,我们就永不低头!”
“永不低头——永不低头!”侍卫长低低念着前半句,蓦然抬起头来,几乎是怒吼着喊出了后半句。
其他的侍卫们跟着喊了出来;阵线上的兽人们附和着喊了出来,城中民居里的兽人们跟着喊了出来;夜空里的回声就像是更远处兽人们的呼喊。
網遊之傲神時代
帕芙蕾雅的眼中带着敬意,再次扬起了她高傲的头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的面前,是兽人王德克斯特利和他的侍卫们,没有畏惧,忘却了生死,闪烁着代表战神的赤红色光芒;远处的天边,一抹璀璨的七彩虹光越来越近了。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