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li8w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天地爲生-聖誕節番外看書-p8a3f

天地爲生
小說推薦天地爲生
(本番外与正文情节无关)
霸愛:毒妻狂天下 花羽桔
圣诞节这天,下了小雪。
严旸从厨房的菜篓里偷偷拿出几根胡萝卜和几片菜叶子,在院子里认真地堆雪人。
严钰和严灵儿在追逐着打雪仗。
“你们小心些,别砸坏了我的雪人!”严旸心疼地护住被严钰砸掉一只胳膊的雪人。可那俩人疯得跟猴儿似的,上蹿下跳,压根没在听严旸说话。
“你居然扔我屁股!”严灵儿的小脸红扑扑的,睁圆了眼睛瞪着严钰。
“哈哈哈…我不是故意的!”严钰见严灵儿怒气腾腾地冲过来,忙撒腿就跑。
“站住!你个小流氓!”
“真不是故意哎哟!”严钰没看路,撞上了严旸的雪人。
雪人的大脑袋被撞飞,圆滚滚的身子也缺了一块。
“呃…大哥…对不起…”严钰爬起来挠着头,一脸愧疚之色。
严旸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努力了半天的成果毁于一旦,可是又舍不得骂严钰,一股怒气只得憋着。他长叹一声,摆了摆手,什么话也不说。
随后赶来的严灵儿看着这场景,揪着严钰的耳朵把他拖到一边。
“看你干的好事!”
“我不小心的嘛…”严旸撅着嘴委屈道。
严灵儿白了他一眼,悄悄探头看着严旸蹲在雪地上的落寞身影,想了想道:“我们偷偷给大哥做一个吧。”
“啊…”严钰刚要拒绝,但看着严灵儿一副要吃了他的模样,只得耷拉着脑袋答应。
严灵儿满意地点点头,拖着他走向厨房。
“你们怎么了?”正巧严清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着严钰没精打采的样子,问道。
“这小子弄坏了大哥堆了一个早上的雪人,我们想再做一个弥补。”严灵儿抱住严清儿的胳膊,笑逐颜开:“清儿也来吧!”
“我不会…”
“没关系,你就帮着打扮打扮就好了,走吧!”
严灵儿一手一个,把严清儿和严钰拉进厨房。
豪門夜欲:罪愛嬌妻
“拿些什么好呢…”严灵儿食指轻点下巴,目光扫向桌上的一大堆菜。
“茄子不错,胡萝卜必须要,辣椒也挺好看,菜叶可以做雪人的衣服,啊南瓜!做个马车好了!还有…”
“马车?”严清儿看着严灵儿忙碌的身影,疑惑问道。
“她前几日看了什么灰姑娘的故事,最近有些神神叨叨的,还说有王子来接她,嘁,哪个王子受得了她。”严钰揉着耳朵,满脸不服气地小声说道。
“……”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昙若突然凑了上来。
“呀,昙若姐姐来啦!”严钰变脸似的,笑得跟朵花儿一样。
昙若不理他,对严清儿说道;“有人找你。”
“谁?”
“前几天被你揍得鼻青脸肿的那货。”
“雷轩!”严钰一脸八卦地凑近,“嘿嘿嘿,我们清儿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定是那小子心生觊觎!”
“不去。”严清儿断然拒绝。
“话我已经带到了,去不去就看你自己了。”昙若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个苹果,“嘎嘣”一声咬了一大口。
奸雄的妻奴之路
严清儿正要说话,外面传来雷轩的大喊声。
枕上仙妻,總裁別亂來
“严清儿!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你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
“真烦。”严清儿蹙起柳眉,闪了出去。
“我真进去了!我…”
“你干什么?”严清儿冷若冰霜。
街市小霸王雷轩难得红了脸,支支吾吾道:“清儿,我…我喜欢…”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伍美菱
“你喜欢什么?”只见严正走了出来。
雷轩一愣,连忙举起手里的小盒子,语速飞快:“我喜欢南街的蜜香苹果味道还不错想着今天圣诞节就送来了希望你们喜欢不好意思打扰了再见!”
说完,把东西往严清儿怀里一塞,一溜烟跑了。
“苹果?巧了,有人也送来了蜜香苹果。”严正拿起严清儿怀里的小盒子,调侃道。
“嗯?”严清儿回头,便看到了一个清雅俊朗的少年,嘴角噙笑地站在严正身边。
严清儿微醺了脸,目光带了羞色,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少年:“萧洛生。”
農民神醫
“唔,我还有些事要和你伯母商量,就让清儿带你随便逛逛吧。”严正温和地对萧洛生说道,走前还偷偷朝严清儿眨了眨眼睛,一脸贼笑。
“走吧。”
漫威位面商人
“去哪儿?”
“跟我走便是。”
萧洛生自然地牵起严清儿的手,带着她出门。
严清儿的手躺在萧洛生的手里,不大不小,正好全部包住。
“这是…你和我?”严清儿看着眼前栩栩如生的雪人,不可置信:“你做的么?”
“喜欢么?”萧洛生盯着她的眼睛,温柔地笑着。
“嗯。”严清儿点点头,“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是这个姿势…”
两个雪人,一个少年,一个少女,少年戴着兜帽横抱着少女,嘴角似月钩,少女窝在少年怀里,一脸幸福地看着少年。
“这可是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啊,你就被我抱在怀里。”
严清儿扶额,“我哪里是这个表情,当时虚弱得都要晕过去了…”
“但我希望你从此以后都是这个表情。”萧洛生眸中星辰万里,盛世韶华都不及眼前之人。
严清儿愣住,微微一笑,风雪尽散,春风自来。
“看你表现。”
“定不负卿。”
严家庭院。
“严钰!让你扶着头,怎么又摔下来了!”
“我怎么知道啊,我一直扶着!”
“定是你偷懒!”
“冤枉啊!”
“你站住!给我回来!”
“大哥!救命啊!”
“好了好了,灵儿,不堆就不堆了吧…”
“这怎么行!”严灵儿停下来喘口气儿,信誓旦旦地对严旸说道:“大哥放心,我一定让他还你一个雪人!”
说完,风一样地追了上去。
“不用,我已经做好了…”严旸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院子里的可爱雪人和一个…圆球,微笑着呢喃:“过什么节都不重要,只是想找个开心地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罢了。”
雪又开始细细碎碎地飘下来,天地澄净,岁月静好。
愿大家每天都像过节一样,开开心心!
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