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6rr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主蒼穹一 線上看-第六章 出師不利分享-9h2vd

我主蒼穹一
小說推薦我主蒼穹一
天亮的很快,伤势随没有太大好转,也慢慢的走的了路。
经过再三考虑,二人还是决定回到城中换点灵药。
虽然蛮城恶徒强者如云,林潇这个重伤的普通人,至少不会有人无聊到来找他事。
蛮城和死亡山脉之间没有城门,城池靠山而建,在山脉方向只有接近山的地方。
很快,他们便找到一家灵药铺子,看起来很普通,这样也能消费得起并避免麻烦。
店里每一个人看起来生意冷清,是在离山脉最近的一家也难怪。
店主看着林潇路都难走的样子,脑子不用转,立马知道这种客人应该只会在这家店买药了,没那个精力在去别家再看药。
再看这毫无背景和实力的样子,这价钱就要做点变化了。
“老板,拿几只血灵草和地榆。”林潇道。这两种药是很常见的,但功效是不错的,大众灵药。
基友百合記 meinhund
“好嘞。”店主应着,从柜中取出这两种灵药来,用商店常用的布装好,
说:“一共下品灵石七百。”
excuse me???
容玄知道被坑,说:“本座横行多年,没见过这么贵的地榆和血灵草!”
林潇说:“算了师父,我现在这样还能和别人讲价钱?”
容玄拿出一卷中等凡品武技给林潇,说:“哼,反正几百都能拿这本换了。”
覆水當收 獨孤彎月
林潇把武技递给店主,说道:“您看,我拿这本武技换取可否?”
店主将信将疑的接过武技查看,到处翻翻才说道:“行吧。”
虽然他用不上却仍可以用来换取物品,更何况还有一种名为“道阁”的一种专门兑换武技和功法的机构开遍各地。
林潇二人带着药出了店,思量找个地儿把药该吃的吃了该敷该抹的抹上。
林潇边走边啃着血灵草,腿脚还跛着,实在是不能直视。
嗯?什么声音。
一道从远到近的犬吠声传来,林潇寻声望去。
没成想刚看清是一只不大的黑狗,那狗居然是朝着林潇冲来。
林潇侧身躲开,可是手中一空,血灵草被那家伙给叼走了。
容玄笑道:“哈哈哈,连狗都抢你的草,蛮城的狗就是不一样!”
无论是不是狗,那都是我治伤的药啊……林潇无言以对。
这,这我能拿它怎么办,打它一顿,还是从它嘴里再抠回来?
这时在同一方向传来女人的喊叫声:“哮哮!我的哮哮宝贝哟!”
不远处的女人带了四五个人,往这边赶来,想必是这狗的主人了。
女人一来,那狗也吃完了,献媚一样的蹦女人怀里,
女人顺顺狗的毛:“小宝贝果然是闻到血灵草的味了,可把你饿坏了。”
再看这女人,美艳。
穿着贵气,好像是恨不得把所有首饰都带身上一样。
“噗哮哮,小徒弟你小名潇潇啊,是为师忽略你了。”容玄一本正经的揉揉林潇头发。
“谁跟这狗一名儿了!”林潇被只狗抢灵药已经够郁闷了,容玄还来吐槽。
谁知传来一声女人尖锐的质问声:“什么!你敢说我家哮哮是条狗?”
这这这,不是狗?
女人身后的侍卫忙着说:“没见识的穷小子,这是可是稀有妖兽哮天犬!”
各色各样的妖兽里,当然大多都是凶猛而灵智的。
但是有一小部分妖兽生来温驯,易与他人亲近,且体型大多不大,可谓是安慰主人的最佳选择。
林潇笑道:“这位夫人难不成是二郎神?”
容玄:“二郎神是啥?”
林潇:“对啊那是啥?”
见女人怀里的哮哮又是对着林潇不停的叫,女人微抬下巴,盛气凌人的命令道:“把你身上的血灵草都拿出来,孝敬我家宝贝!”
林潇冷笑:“敢情这狗你生的啊,夫人厉害,都化形了。”
妖兽到达一定高度后可以化为万灵之首,人。但那也恐怕只是传说般的存在了。
女人声音更尖锐起来,指着林潇道:“你!你知不知道本夫人是谁,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吗!”
捉鬼班
女人原本想提醒提醒林潇自己的身份,好看到他为了保命和恐惧而献媚的样子。
容玄感觉不妙,想让林潇少说几句,把草给他就行了,虽武道之心不可丢,但这种时候有办法保全自身才是真正的武道。
風雨朝陽
“不知道,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林潇道,为什么最近老遇见这种人,不是流氓就是泼妇还都那么装逼,我可真是要害怕了。
女人伸手就想给林潇巴掌,嘴里叫到:“整个城还没几个人敢这样对我说话!”
真正的人
林潇躲开。
“居然还敢躲!”女人说道。
花都獸醫
不躲还让你打,看来这位贵妇经常甩人巴掌别人还不带躲的。
一个一点灵力都没的泼妇,是怎么成了贵妇。和林潇这样的人计较还去。
女人指示身旁的侍卫,精致的嘴唇说出恶毒的话:“去!把这个不长眼小畜生打残,体验体验废人的感觉。”
侍卫遵命,虽然四周有少数人来往,但在这种地方没人会出手相助。
林潇想走也走不了了,侍卫出拳快准狠,一点没因为林潇年少身上受伤而心有怜悯。
一拳打在腹上,林潇只觉得全身的伤口都又加重了,还没反应过来疼痛,又是一拳落下,林潇毫无反抗之力,疼得说不出话,眼前模糊一片,发红,却仍强撑着。
第三拳的时候,林潇只感觉意识被强行打散了,
“我……可真是……怂啊。”
只哼出一句断续的话,失去了意识。
……
“啪嗒!”
什么东西,凉凉的……落在我的脸上……
过了蛮久,林潇才把眼睛睁开,这个时候雨也下的更大了。
我为什么在这……
林潇的思绪还没有连接上。
被揍成这样的吗……
林潇微微动一下指头,便浑身的疼,嘴里鼻里的全是腥味。
傲劍邪神 小蠍有毒
缓过劲来,林潇想起好像是好久好久以前,容玄抱怨:“诶呀你这个爱惹事的臭徒弟,这次我真的尽力了,先休息一会了。”
錯嫁 秋夜ゼ暗雨
为什么刚上来没多久就给我整沉睡桥段?
林潇的视线还不是很清楚,但很多问题都爬上脑子。
“那个侍卫为什么不用灵力,”林潇心想,“用上一点恐怕一拳就得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