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7ag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兩百四十九章 將渠遇刺閲讀-q58uk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魏无忌很快就找到了廉颇,廉颇是有些害怕魏无忌的,不是害怕别的,就是怕魏无忌找自己来喝酒,廉颇从不曾见过这么能喝的人,廉颇都喝的快要找不到北了,魏无忌还能笑着继续喝到天亮,廉颇觉得自己也算是比较能喝的,可是在魏无忌的面前,廉颇就不敢说话了,当初魏无忌拉着他连喝了三天三夜,廉颇险些就戒酒了…
倒不是魏无忌故意为难他,只是廉颇是少有的能陪着魏无忌喝到尽兴的人,故而魏无忌拉着廉颇喝酒。廉颇看着面前满身酒气的魏无忌,眼里有些戒备,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他敢说喝酒的事情,自己就说已经戒酒了。正当他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时候,魏无忌忽然说道:“马服子是秦国公子异人的儿子,他当初离开赵国,是马服君收养了他的儿子。”
廉颇一愣,并不知道魏无忌为什么要说起这个事情,他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我知道了。”
“这件事,已经被魏国的龙阳君所知道了,他让我停止攻打卫国的事情,不然,就要将这件事告知赵王。”
“信陵君,这件事,是隐瞒不住的,上君迟早都会知道的。”
“我知道,可是,这件事可以由我们,甚至是马服君来亲自告诉赵王,就是不能让外人来告知赵王。”
遊戲世界入侵地球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龙阳君想让我来劝阻战事,这是为了让上君误以为我是偏袒魏国,让他不再信任我,所以,这件事,我不能亲自向上君提议,还是由您来完成比较好。”ꓹ 廉颇点着头,又说道:“赵国已经攻占了卫国的两座城池ꓹ 如今停止战争,也不是不可以,若是执意覆灭卫国ꓹ 使得魏国等诸侯不悦,这倒不是个好事。”
“燕国的使者将渠ꓹ 我怀疑他前来赵国,是有着别的目的ꓹ 我明天就找他来商谈赵国与燕国的事情ꓹ 请您做好防备,盯紧了他的门客。”
穿越成反派 小姑子
“唯!”
…….
次日,廉颇向赵王提议:停止对卫国的进攻,以免与魏楚等国家交恶,赵王本来就有些动摇,此刻听到廉颇的提议,自然是答应了这件事ꓹ 当他将龙阳君叫来,告诉他赵国将停止进攻的时候ꓹ 龙阳君非常的开心ꓹ 他不断的为赵王敬酒ꓹ 又奉承着赵王的贤明ꓹ 赵王大笑着,准备再次召开宴席来庆祝。
龙阳君果然没有跟赵王谈论什么马服子的事情。
这让宴席一直紧盯着他的魏无忌安下心来ꓹ 将渠也在这个宴席上ꓹ 将渠坐在魏无忌的身边ꓹ 笑呵呵的跟魏无忌聊着两国的事情,魏无忌的目标其实一直都是在燕国的身上ꓹ 如果说,赵国一定要找出一个扩张的目标,那一定会是燕国。魏国的实力并不逊色与赵国,虽然魏国没有像样的将军,可是信陵君毕竟是魏人,不会将扩张的目光放在魏国上。
韩国是很虚弱,比燕国还要虚弱,可是他刚刚投效了秦国,成为秦国的附属,若是赵国进攻韩国,一定会引发秦国与赵国的对决,若是没有魏国,楚国来帮助赵国,赵国不是秦国的对手…故而,目标自然就是落在了燕国的身上,燕国本身弱小,秦国又无法干涉,而且不用赵国本身出力,只要让李牧带着边塞的骑士进攻燕国,魏无忌带着士卒拦住秦国,燕国就没有活路了。
何况齐国与燕国有仇,赵国或许还能得到齐国的帮忙。
靈異檔案全錄 無職業無等級
当初田单赶到赵国的时候,什么事都不愿意做,可是当赵国要讨伐燕国的时候,这个齐人还是出面了,一战击破燕国数万士卒,直接攻占了数座城池,逼的燕国低头,魏无忌甚至怀疑,如果赵国准备再次攻打燕国,说不定田单都是愿意帮忙的。故而,对于燕国想要求和的想法,魏无忌是反对的。
只是,他并没有将内心的想法流露出来,他只是笑着,热情的与将渠聊着双方撤掉边境士卒的事情,不知情的人看着他们,大概还以为赵国与燕国真的要停止战争,握手言和了。将渠看起来非常的开心,在他看来,燕国想要强盛起来,自然是要稳住与周围几个国家的关系,巩固自己在塞外扩张的地盘,默默的增加自己的实力。
就在宴席快要结束的时候,龙阳君这才对赵王说道:“这次双方能够完成自己的约定,还是多亏了信陵君,有信陵君在赵,平原君在魏,两国一定会保持友好的关系….我听闻,马服君在邯郸内创办学室,有各地的贤才听闻他的名声,相约赶来赵国,武士们争着要成为他的门客…”
回到明朝當暴君 天煌貴胄
“这我可得要恭贺您了,马服聚集了这么多的贤才,您再也不愁麾下没有人可以用了。”
“离开之前,我想要去拜访马服君,送上我上君所准备的礼物。”
赵王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起来,尤其是当龙阳君提到马服的贤人的时候,更是如此,因为到如今为止,马服内聚集的贤人,没有一个愿意投效赵国的,甚至还有人将赵王派出的使者训斥了一顿,扬言自己留在赵国只是为了马服君。这让赵王心里非常的难受,龙阳君这些话,顿时就让赵王更加的恼怒了。
天之驕子:四匹狼的愛情
赵王甚至都没有挽留龙阳君,就让他离开了。
宴席结束,魏无忌握着将渠的手,两人笑着走出了王宫,两人刚刚走出王宫,上了马车,“嗖~~”,只听到一声破空声,魏无忌猛地俯下身来,就听到远处有人惨叫了起来,武士们纷纷跑动了起来,无比的喧哗,当魏无忌看向了身后的时候,却看到有一位燕国武士挡在了将渠的面前,背后插着弩箭,躺在了地面上。
魏无忌急忙走了上前,守护王宫的武士们大叫着,董成子很快就带着士卒们赶了过来,准备抓捕,将渠看起来非常的害怕,浑身都在颤抖着,他看着躺在面前的燕国武士的遗体,脸上满是痛苦,魏无忌急忙俯下身来,打量着面前的尸体,尤其是插在他背后的那只箭矢。
“这是韩国的强弩….”,魏无忌分析道,将渠却是远离了魏无忌几步,有些谨慎的问道:“您的意思是:韩人来邯郸行刺我?”,魏无忌抬起头来,看着对自己明显抱有戒备的将渠,心里并不意外,在邯郸之中,他是最反对与燕国议和的,也就是说,刺杀将渠,符合他的利益,将渠也难免会多想。
“若是我想要杀掉您,您根本走不进邯郸城。”,魏无忌说着,这才站起身来,打量着周围,王宫周围守卫甚严,想要携带强弩,在这里行刺,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而周围都是空旷的地带,任何人敢靠近这里都会引起武士们的戒备,这里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行刺场所,想要杀死将渠。
机会是很多的,为什么要在这里行刺?
他 非嫣然
魏无忌迅速的思索了起来,或许,刺客的目的不是要杀死将渠,而是有别的想法?破坏赵燕议和?可是邯郸城内如此反对议和的,又有什么人呢?除却自己,还有廉颇,还有乐间,还有田单…魏无忌迅速在脑海里思索了起来,若是秦人想要杀掉将渠,破坏两国关系,直接杀死将渠不就好了?
醫律
选择王宫这样危险的地方,最后还失败,这不像是秦人的风格。
平凡的超級英雄 青天大佬爺
是有人想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到这里,然后再做什么事情嘛?
就当魏无忌在思索着的时候,董成子终于气喘吁吁的来到了这里,他急忙派人去搜查周围,又去询问将渠相关的情况。看着一脸悲痛的将渠,魏无忌忽然又思索起来,这会不会是将渠自己所做的,可是,他又图什么呢?赵国内偏向议和的人占据了绝大多数…正当魏无忌陷入沉思的时候,董成子忽然站在了他的面前。
“信陵君….”,董成子有些严肃的说道。
“嗯?”,魏无忌被打断了思索,有些困惑的看向了董成子,方才问道:“您有什么发现嘛?”
“我是想要问您,您是否与这次刺杀有关系呢?”
魏无忌忽然笑了起来,他说道:“我明白了。”,说着,他急急忙忙的就要转身离开,董成子的士卒们却急忙围在了他的周围,董成子一脸肃穆的看着他,说道:“您具有重大的嫌疑,我所知道的,您的家里就有不少的韩弩,我可以跟您去您的府邸里看看嘛?”
“可以。”
当董成子跟着魏无忌走进院落里的时候,魏无忌的门客们都感觉到了那种不对劲的氛围,纷纷握住了腰间的短剑,信陵君摇了摇头,让他们不要动手,这才带着董成子走进了自己的武库,魏无忌的确是藏了一批武器的,不过,这是合法的,因为这些武器是赵王所赏赐给他的。
赵王为了让魏无忌不要离开赵国,在上次的叛乱事件之后,便赏给信陵君骏马,弓弩,宝剑之类,来赏赐他的勇武,董成子跟着魏无忌走进武库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案上的一架架强弩,果然都是精致的韩弩,所谓的韩弩不是指韩国所打造的弩,而是韩人最先做出的一种弩,后来被各国效仿。
秦人甚至还其基础上研发出了更加厉害的强弩。
倦了寂寞才愛你 安靖
在成排的强弩之中,出现了一个空缺的位置,上头的强弩早已不见。魏无忌看着那位置,苦笑了起来,他看着身旁的董成子,认真的问道:“您相信我会用自己武库里的武器来行刺燕国的使者嘛?”,董成子皱着眉头,他没有说话,思索了片刻,他才开口说道;“因为朋友的身份,我愿意相信您。”
“可是因为司寇的身份,我必须要将这件事告诉上君,请您不要怪罪,我并没有资格审问一位封君,可是这件事,我不能不管,因为,我是赵国司寇,赵国的律法,是不能被践踏的。”
“马服君杀人的时候…您可不是这么说的..”
董成子涨红了脸,说道:“马服君在自己的食邑内,拥有裁决的权力,何况罪犯选择抵抗,在这种情况下,马服君施行裁决,这是符合律法的,我可以拿出成文律法给您看…”
“我并不是质疑您的判决,我只是随口一说。”,信陵君摇着头,他看着周围,认真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他说道:“如果不是我的门客背叛了我,那就是龙阳君偷走了他们,这些时日里,来过我府邸的,就只有龙阳君,我怀疑他想要限制住我,然后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请您一定要谨慎。”
董成子点了点头。
在将渠遇刺,并且死掉了一位燕国武士之后,整个邯郸即刻被封锁,不许进出,董成子亲自带着人去调查,信陵君已经被他下达了限制令,不许走出府邸,同样的,还有将渠,董成子派人将将渠保护了起来,甚至准备去拜访赵括的龙阳君,也被董成子派人包围,董成子告诉他,这是为了他的安全。
龙阳君也没有多说什么。
赵王非常的愤怒,在自己的王宫门前,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将董成子叫到王宫里,并且给与他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内,必须要抓到真凶,否则,就要罢免董成子的司寇位置。
董成子先是搜寻刺客,又调查信陵君,龙阳君等人,耗费了三四天的时间,却是一无所获,甚至都无法肯定行刺将渠的弩是否就是魏无忌家里消失的那一架,那位刺客也是没有踪影,守卫王宫的武士们就没有看到任何人接近这里…董成子按着门客背后的创伤,进行了对刺客位置的判定…可是他惊讶的发现,弩箭似乎是从王宫方向射来的。
“您什么意思??您是说寡人行刺燕国使者?!”
赵王听到董成子的分析,勃然大怒,再次将董成子训斥了一顿,将他赶了出去。
董成子本来是想要盘查王宫的,却根本得不到赵王的同意,董成子只能判断,刺客就是守卫王宫的武士之一,或者混在他们之中,迅速射杀之后,逃进了王宫,不然,不可能在这么短得时间里消失的无影无踪,那守护王宫的武士们,为什么要否认自己看到刺客呢?
可怜的董成子的头发是一把一把的掉,却没有半点的头绪。
最后,他只能派人前往马服,邀请马服君带人前来帮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