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flfv引人入胜的小說 橫刀滄浪 線上看-五十二、爲王閲讀-ucwsf

橫刀滄浪
小說推薦橫刀滄浪
柴祖上任紫联城城主之位,一边实施仁政,减免税收,一边整顿军械人马,准备前来讨伐的军队。不出一月,柴耀便放弃攻打周边州郡,举着讨伐逆贼的旗号,招集三万人马前来攻打。
柴耀带着大队人马来到紫联城下大叫:“叛臣逆子,快速速打开城门受降。看在你们平时拥护教廷的份上,可免你们一死。”
紫联城兵力不足一万,柴祖哪里肯出,躲在城楼上大骂:“柴耀你不自量力,在关外小腹一场便不知天高地厚肆意发动战争,涂炭生灵。谁人不知,若非晁文、叶海,你哪能胜得过。如今不知悔改,还大举兴兵来残杀紫联城的百姓。简直猪狗不如。”
柴耀被诋毁得怒火中烧,下令用战国轰炸城门。城门里一骑快马直奔了出来:“柴耀,你这手下败将,休得伤害百姓。肯于我一战否!”
柴耀看得出那独自跑出来的是叛徒叶海,被他说成手下败将,如何忍得下,挺枪拍马向前,定要在今天与叶海决个高下。雌耀自恃勇猛,觑准叶海心窝一枪刺去。叶海稍微侧身,那钢枪从腋下穿过,手臂夹住枪身一刀向柴耀颈项挥斩。亏得柴耀身强力壮,在危急时刻硬是府身避开那致命的一刀。柴耀瞬间发力,要把钢枪扯回来。叶海顺势连同钢枪一起扑向柴耀。柴耀见他舍命相搏,心中大喊:“痛快!”一记铁拳击向扑过来的叶海门面。
柴耀始终是个莽夫,血肉之躯如何敌得过赤冶利刃。铁拳未到,赤冶已出。锋利的刀尖击穿厚重的铠甲,直直插手柴耀的手臂,陷入了手骨一尺多深。痛入骨髓,柴耀七尺大汉也不能忍受,大叫一声,把叶海连人带刀一并甩到一边,调转马头往阵中跑去。
家有萌妻:老公太霸道
叶海回头大叫:“柴耀伤重,还不赶快趁机杀了这暴君!?”
不等柴祖下令,城门已是大开,拥出大队士兵卷杀过来。柴祖怪叶海擅自下令,可局势已无法掌控,只好骑上坤鹏,跟着杀了过去。柴耀军队见主将败走,对方士气高涨,且天上突然出现一只大鸟,哪里有心战斗,都开始慌忙往后撤。柴耀军中一副将叫住士兵:“对方万人不到,都给我杀过去!!”主将虽败,可自己人数远远多于对方,且个个身经百战,还战不过这群乌合之众。醒悟过来,反身迎战。
对方反身迎击,正合叶海心意。就在这里大开杀戒,把自己的本事亮给紫联城的军民看看,确立自己的威信。放开脚步,触发觉醒力量,不等身后的军队,独自一人向前面三万大军奔去。
柴润耀军队严阵以待,本是信心十足。见瞬间大伤他们主将的叶海此时如同一只猛兽冲了过来,心里有些发毛。动摇得想跑,还没提起脚跟,叶风海已是奔到眼前高高跃起,双手握刀,奋力一刀斩下,一道无形的巨大刀风从天而降硬生生的将敌方整个方阵斩开。刀风所经之处无不盔裂甲崩、尸骨无存,强大的冲击力直把大地砍出一道半米深的口子。不等敌方反应过来,叶海已是落入阵中,旋转着身体向四周乱砍。才见过那威力强大的一刀,士兵们个个心如死灰,都急于奔命,还有谁愿意向那旋风处冲杀。再说叶海快速的旋转身体挥刀乱砍,引起一道旋风。旋风卷过之处残肢断臂横飞,血雾哀声遍野。看得人三魂不见七魄,惊得神躲鬼藏;杀的是尘土飞扬遮天蔽日,死的是血流成河染红大地。阵后有叶海在那胡乱斩杀,阵前正迎着敌方大队人马,逃不走,冲不上,柴耀军队拿起武器开始混战,既然无望逃出生天,也要拉一两个下去作陪。
柴祖赶到,两军已是交战得水**融,分不清敌我。急得只在上空盘旋,寻找柴耀。而柴耀在阵后看见柴祖骑着只大鸟,这样威武的巨兽他何曾见过,心里一惊,料想此时敌不过,拔转马头向密林跑去。柴祖在空中见一骑快马退出阵队逃去,便驱赶坤鹏快速追上。正在追赶之时,突然感觉身后杀气逼人,回头一看,只见叶海稳稳的站在自己身后,一柄三尺长刀淌着血流紧紧的握在手上。叶海虽默不作声,可身上发出的杀肃之气不禁让柴祖僵硬的动不了一根手指。叶海直视前方,盯着柴耀的快马说道:“快,不要让他逃入林中。”对这命令式的口吻,柴祖不敢违抗,驾着坤鹏快速府冲向柴耀。
登仙道 蕭乙
柴耀忍受着巨痛拼死遁入林中,借着密林阻挡着坤鹏的视线潜逃。视线受阻,急得柴祖不知如何是好,懊恼错过杀死柴耀的大好机会。叶海拉起柴祖,一声不响的就从半空往下跳去。柴祖在半空如一根羽毛般被叶海扯向地面,吓得他心肝都快要从嗓门里跳出来。平稳落地后,柴祖仍是惊魂未定,跪在地上大口的喘气。叶海不理柴祖是否受伤,捡起脚下一块石子丢向一棵大树。那石子威力无穷,直把参天大树的树枝射出一个洞来,而洞后竟是藏着柴耀。此时柴耀头颅已被炸破,面目全非。可怜曾是引领十万雄师征战天下的英雄人物,今日却枉死在荒郊野林里。
萬古天尊 風翔宇
柴祖听得巨响,抬起头来问:“什么事。”
叶海走向那棵大树说道:“柴耀已死。”
信仰精靈牧師 釋夢天籟
柴祖听了心中一喜,滚爬起来想要看个究竟。还没立起身子,一根钢枪突然间飞来将他的身体刺全透心凉。本以为杀了柴耀,整个铁州将唾手可得,不想今日却要死于非命,心中实在不甘。
扶蜀
“为什么?”柴祖提上最后一口气问叶海,为什么与自己共同杀敌的自己人会倒戈相向,残忍的将自己杀死。叶海并不回话,一手抓住他的长发,把他的头狠狠的甩向地面。
門神之城市保衛戰 我是七貝勒
天上的坤鹏发出一声怪叫,响彻天地。方圆十里的人听得心惊胆寒,不明就里,只有叶海明白它这一嘶叫是对自由的呐喊。原来这只大鸟并非什么神兽坤鹏,不过生活在南方湿偏僻湖泊里的一种稀有野兽――鹫,体型也比现在小很多。早年柴祖在游历中无意发现,后来策划政变,秘密命心腹的几个炼金术师就地通过药物改造,意欲将其变为传说中的坤鹏,给自己壮势。为达目的,柴祖逼迫炼金术师使用各种禁药对鹫进行试验。最后成功将其改变成符合神兽的模样,并用残酷的手段将其驯服。本已濒临灭绝的鹫在这次号劫中所剩无几,柴祖恐泄密,不但将参与此次计划的人全部杀死,连剩余的几只鹫也共杀了。柴祖表面儒雅内心却隐藏着狠毒的一面。另外,为建立自己的势力,特意制造了南庄镇驱杀怪蛇、灵臼山结盟起义等骗局,欺上瞒下,妄称自己及天选之人,如此虚伪,实令叶海看不惯。此次特意放柴耀一条活路,便是要引柴祖到一静僻处将其解决。回想起来,自己这样做实在是不仁不义。不过无毒不丈夫,要听命于人做些违背良心之事,还不如自己掌握大权,占城为王。
“世间的一切罪恶就由我来承担吧!”叶海感叹一声,提着两具尸体跳上鹫,命其飞回战场。这只鹫已被驯服,更兼叶海身上杀气腾腾,不敢违抗,只好服从这位新的主人。来到战场上空,两军依然拼个你死我活。
叶海在空中大声叫道:“柴耀已死,快快缴械投降,可免一死!”随既将柴耀尸首抛下。
两军得知柴耀已死,这场战役已可结束,暗自庆幸自己能在沙场上活下来,都停下手。紫联城的士兵自是欢声鼓舞,迎来首场胜利,柴耀败军也纷纷放下武器,俯地投降。
首席的獨家甜妻 飄揚
宁情在城楼上望见坤鹏从远处飞回,想是自己的如意郎君得胜归来,心中一阵欢喜。但发话的却是叶海,令她感觉到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叶海骑着鹫飞回城楼,庄重的将柴祖的尸体摆放在宁情面前。宁情见自己倾慕的柴祖英年早逝,再也控制不住失声哭泣。
本是莺鸣脆雀声,伤入悲情,化作春风绵雨愁。原有花容落雁貌,痛失郎君,眉头紧锁梨花泪。柔荑素手,掩去明眸浩齿樱容脸;盈盈双肩,弱微颤抖撩人惹心怜。花苞乌发松落飘如柳,凝脂雪肤渐红粉似黛。银甲披戴,护不了婀娜多姿身;短剑悬腰,保不住日夜倾慕人。昔日纯真烂漫女,跌坐楼台恨哭君不在。
眼前柔弱女子哭得如此凄惨,乃叶海一手造成,心里内疚万分。但欲成大事,儿女私情又算得了什么!叶海深情将她搂在怀里,好言安抚,做一个男人应尽的本份。宁情此时确是伤心欲绝,或许心中对叶海有些意思,只是她还不知或刻意隐藏住这份情感。在这脆弱时刻有一双结实的双臂保护,令这只受伤的小鸟拥有了无比的安全感,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纤纤细手将叶海紧紧环抱,靠着叶海的臂膀尽情发泄。
杀戮过后,男人最希望的是得到女人的温存,用女人的柔和感化心中的暴戾。但叶海知道还有很多事要迫切的去做,并且他们两个这副光景,若被人撞见,声誉将会大打折扣。叶海待宁情哭得乏了,轻轻劝告:“公主,我们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请振作起来。”宁情只不过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公主,自小钟情书画针织,只幻想着长大后能与哪位白马王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对于治国安邦,她哪里晓得。自上任来对紫联城所实施的政策,不过是柴祖安排下的人给她出的主意,连刺杀自己的父亲也是柴祖的安排。现要叶海要她处理战后之事,她实在不知该从何处入手。
见宁情一脸茫然,叶海自猜到七分,叫她只在城楼上站着,只要被紫联城军民见到身影就好,接下来的一切就由叶海亲自去办。两人并肩站于城楼之上,城外断箭折枪血流尸横,硝烟未消破旗倒插,自不必说;城内百姓欢声喜庆,士兵撇甲休息,战俘手举头低,路塞巷阻,声沸音杂,乱成一团。落日的余晖照耀着古老的土地,满目的疮痍,忧愁的纷乱,让柔弱的宁情水自觉的靠近身边强壮的男人。叶海自知此次胜利并不代表能雄霸天下,大陆混乱的局势令他愁眉苦展,紫联城的现状更是让人心忧。幸而获取宁情的芳心,紫联城已是囊中之物,据城为王,已成功的迈出大业的第一步。
天庭紅包群
工地詭事錄 布川鴻內酷
征战华蒙,持刀沙场,去实现自己的意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