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cza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墨唐 將臣一怒-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忠心最重要-47hj7

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
“启禀陛下,阿史那结社率已经行刑!贺逻鹘流放岭南即日启程。”
太极殿中,刑部尚书李道宗恭敬的向李世民禀报道,至此刺杀案的两大主谋全部伏法,表面上九成宫之变已经结束,然而任谁都知道真正的潜流才刚刚开始。
李世民微微颔首,此事关系到突厥和大唐的关系,能控制到只有少数人受牵连已经是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了,这无论对大唐还是对突厥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鳳馭天下 蘇蜜
“启禀陛下此谋逆案首恶已经受到惩罚,也有涌现出更多忠心耿耿之人,不少忠心的禁卫为保护陛下而牺牲,更有不少忠心的将领立下了汗马功劳,有过必罚,有功必赏,臣想为这些忠心的将士请功。”房玄龄出声道,他乃是百官之首,由他出面为禁卫请功乃是合情合理,然而他张口闭口的忠心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李世民这才脸色稍缓,点了点头道:“但凡牺牲的将士发放三倍的抚恤,但凡参与救驾的将士多发一年响银作为赏赐,其他立功的将领皆有重赏。”
说到底叛徒仅仅是少数人,大部分人还是对他忠心耿耿,这让他心中稍微好受一点。
“臣替将士多谢陛下厚赐。”房玄龄向李世民郑重一礼。
暂代兵部尚书的李绩接着房玄龄出列道。“在救驾之功之中,墨侯有示警之功,在八重宫守卫遭到重创的时候,率领八重宫守卫击杀数十叛军,并带领残兵支援九重宫,惊走叛军之首阿史那结社率,让陛下转危为安,当居首功。”
一众文武大臣不禁一片哗然,他们只听说墨家子立下了功劳,却没有想到在这场刺杀案中,墨家子竟然发挥如此大的作用,想到这里,众人不由想起一道传言,那就是墨家子手中拥有一把绝世武器,中者必死。
“此乃微臣应做之事,臣不敢居功。”墨顿出列道,毕竟他也在叛军的进攻名单之中,也是为了自保。
李世民看向墨顿的眼神第一次柔和,缓缓点头道:“有功必赏,你若不领功,其他人又如何自处。”
“多谢陛下!”墨顿这才不推辞,拱手道。
李世民点头道:“墨顿有救驾之功ꓹ 官升一级,从五品升到四品ꓹ 恢复火器监祭酒的职位。”
如此年轻的四品的官员!当众臣看向墨顿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羡慕,曾几何时他们在升到四品的职位的时候,已经是头发花白ꓹ 而墨家子却年轻轻轻就已经达到,不过这一次没有人有异议ꓹ 毕竟救驾之功摆在那里,无人敢反对。
就连恢复火器监祭酒的职位也无人反对ꓹ 一来火器监已经一分为二ꓹ 火器监祭酒的职位的重要性已经大不如以前,再说就连西突厥和吐蕃就已经将墨家子的重要性无限拔高,将其列为必杀的行列,大唐再将其闲置恐怕要招人非议了,更别说墨侯手中的绝世武器已经威力初显,火器监只有在墨家子的手中才能大放异彩,火器监祭酒的职位只能非墨家子莫属。
“臣遵旨!”墨顿躬身道。
武将之末的长孙冲不由脸色怪异ꓹ 他刚刚从火器监之中分走火器军,而转眼间墨家子又重新掌控火器监ꓹ 恐怕他们的恩怨还要继续。
李绩继续道:“折冲校尉孙武开守卫九重宫ꓹ 忠于职守ꓹ 利用急智分辨敌我ꓹ 坚守到援军到来,当为次功。”
“臣愿为陛下效死。”孙武开扑通跪在太极殿ꓹ 激动地向李世民大表忠心。
李世民极为受用的点了点头ꓹ 他刚刚经历叛逆ꓹ 最喜欢听忠心之话,当下道:“孙武开守卫有功ꓹ 从六品折冲校尉升至五品中郎将,令赐开国县子爵位。”
孙武开闻言一震,猛然向李世民叩一大礼,感激涕零道:“臣叩谢陛下天恩。”
五品中郎将也许他有生之年可以达到,然而开国县子的爵位恐怕是他一生都难以达到了,李世民对其的封赏不可不胃不厚。
“秦怀玉等折冲校尉追击敌军,擒拿阿史那结社率,当为末功。”李世民躬身道。
秦怀玉三人躬身出列道:“臣等救援不力,让陛下受惊罪该万死。”
李世民道:“尔等知耻而后勇,能够将功赎罪,擒拿阿史那结社率归来,理应受赏,尔等三人皆从六品折冲校尉,升至五品中郎将。”
重生之嫡女要翻天
“多谢陛下赏赐。”三人重重的松了一口气道,他们三人的判断是正确的,能够将功赎罪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李世民对接下来的有功之将士皆有封赏,当然力度并没有前三等功大,但是都一一厚赐。
而在全程之中,唯有一个人最为失落,那就是席君买,他作为负责守卫李世民安全的将领,却遇到了刺杀事件,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
就在众人以为封赏已经结束的时候,新任的中郎将开国县子孙武开再次出列道:“启禀陛下,臣有本奏。”
“哦!孙爱卿有何本奏。”李世民对孙武开印象极好,不由含笑道。
孙武开郑重道:“臣观此次刺杀事件,发现护卫陛下的方案有极大地纰漏,臣顿时夜不能寐,连夜想出护卫陛下的万全之策。”
李世民眼神一闪道:“还请细细道来。”
孙武开朗声道:“臣认为各将之中,私情往来频繁,五重宫和六重宫皆因此被叛军攻破,军中应该军令如山,任谁也不可枉私,其二,禁卫军中各军之中应该配有暗语,以防备不明人士混入,如果对不上暗语,绝不放行,以防被敌人所趁,其三………………。”
“最后,臣认为陛下身边的力量应该加强,听闻墨祭酒手中有绝世武器,如果陛下身边的禁卫人人佩戴绝世武器,恐怕天下无人能够近陛下之身。”孙武开朗声道。
无独有偶,非但席君买盯上了墨顿的手中的绝世武器,就连孙武开也同样盯上了,那等杀人利器足以让军中之人为之心动。
墨顿出列摇头道:“此武器并未成熟,暂时不宜量产,不过臣会令火器监继续研究,定然早日护卫陛下安全。”
李世民缓缓点头,那个武器他也曾见到过,的确是才用几下就已经损坏了。
孙武开遗憾的点了点头道:“既然绝世武器暂时不能用,臣相信,只要用了臣的万全之策,定然会让陛下安全无忧。”
星際之亡靈帝國 蒼天白鶴
孙武开洋洋洒洒,抨击现有防护的漏洞,朝中的重臣都是千年的狐狸,哪能不知道孙武开的目的,他明着是提建议,实则是攻击禁卫军统领席君买护卫不力,意图染指禁卫军统领的职位。
他化自在系統
大小姐的貼身護衛 李狂刀
“臣弹劾禁卫军统领席君买护卫不力,让陛下遇险。”
“此次刺杀事件,乃是席君买失职所为。”
繁華繚亂
“臣请罢免席君买职位,追究其责任。”
………………………………
一品悍妃
一时之间席君买成为众矢之的,众臣纷纷弹劾席君买。
李世民看向席君买,皱眉道:“席君买,你有何辩解的。”
席君买出列,跪地请罪道:“臣失职让陛下遇险,责无旁贷,臣甘愿受罚,然而臣有一言不吐不快,等陛下听臣说完,任杀任罚,臣绝无半句怨言。”
這就是無敵
“讲!”李世民面无表情道。
“启禀陛下,这天下本无万全之策,只有更加安全之策,刺杀之事本不是护卫周全就可以一劳永逸,贼军总会千方百计的找出安全漏洞,阴谋对陛下不利。”席君买此话一出,立即否决了孙武开的万全之策,满朝顿时感觉浓浓的争锋相对。
李世民眉头一皱,心中有些不满,以他看来,孙武开的护卫之策已经是极为周全,如果之前用此来应对,贼军刚进九成宫就会被发现,根本攻不到他的身边。
孙武开不由讽刺道:“这么说来,席将军认为此次九成宫刺杀并非你的责任,而是阿史那结社率太过于狡猾。”
满朝文武不由摇头叹息,席君买如果老老实实的认错,或许陛下会看在之前的情分上,放他一马,而他现在却一直推脱,恐怕只会惹的李世民不喜。
席君买摇头道:“臣并没有推卸责任,就算孙中郎将的方案乃是万全之策,如果遇到了墨侯手中的绝世武器,难倒真的能够防得住么?”
穿成男配的心尖寵
顿时所有人纷纷沉思,按照席君买的设想恐怕还真的难以防御。
“那以席将军所言,天下无人能够护卫陛下的安全了。
孙武开心中冷哼,在他看来席君买此举不过是狡辩而已,只是为了替自己脱罪。
席君买郑重道:“想要陛下安全无忧,唯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臣设想将禁卫军一分为二,一方防御,一方假扮刺客,两方相互攻守,如果假扮刺客一方能够攻破防御一方,那则证明陛下的防卫还有漏洞,则需加强守卫,一直到让陛下的防御无懈可击为之,方可确保陛下的安全,这就是罪臣为陛下献上了防御之法。”
席君买说完,所有官员都讶然的看着席君买,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刚才他们听了孙武开的防御方案,觉得已经完美无缺了,当时席君买的方案一出,孙武开的防御方案顿时成为一个笑话,孙武开的防御计划仅仅是事后诸葛亮,将此次九成宫刺杀案中漏洞一一补上,而其自身有没有漏洞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然而席君买的防御计划则是不停的升级,直到完美无缺,席君买口中说着没有什么万全之策,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这才是万全之策。
孙武开顿时脸色苍白,他没有想到席君买竟然想出如此一个方案,两个方案相比之下,他自认为的万全之策顿时成为一个笑话。
“微臣只求陛下安全,献出此策,并非为自己脱罪,此次九成宫失职,臣甘愿受罚。”席君买拜倒在地道。
腹黑爹地寵妻成癮
李世民深深的看了席君买一眼,席君买的这个方案连他都感觉到极为惊艳,当下不由心中一动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这是你想出来的。”
席君买摇头惨笑道:“臣愚笨,哪里能够想出如此方案,否则哪能让陛下遇险,此乃九成宫之变之后,微臣心中痛苦自责辜负陛下的信任,为此罪臣特意向墨侯求教而得来的。”
席君买并没有隐瞒,将此功劳据为己有,而是直接坦诚的说出墨顿。
顿时百官这才恍然,他们就说席君买这个方案好的不可思议,实在是不像是出自于一个武夫之首,听到是墨家子的点子,顿时百官觉得这才正常,毕竟多么惊讶
“臣最近正在研究法家,小有所得而已。”墨顿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道。
李世民瞪了墨顿一眼,深吸一口气道:“禁卫军统领席君买护卫失利,不可不罚,其官位从降至六品果毅校尉,罚俸半年。”
“臣甘愿受罚。”席君买毫不犹豫的接受道。
百官不由一叹,李世民还是仅仅将席君买降至六品果毅校尉,并未说让席君买调离,不让席君买继续护卫,显然是还是继续信任席君买,而百官不知道的是,真正救了席君买的不仅仅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策略,而是他毫不犹豫为了脱罪而独揽功劳,而是坦诚说出墨顿的功劳,要知道在陛下身边做护卫,忠心要高于一切。
孙武开低下的头颅,顿时露出怨恨的眼神,他刚刚向墨顿讨要绝世武器护卫陛下得周全,而墨顿却拒绝与他,可是谁知他竟然相助席君买,让席君买逃过一劫,更让他的谋划完全落空。
孙武开的怨恨的表情却悄然落在了长孙冲的眼中,如今他掌控火器军,但是其本身并不通兵事,正好需要一个带兵之人,孙武开正好和墨家子有嫌隙,再加上其在九成宫之变中已经证明了自己,正是他所需要的人才。
至于原本火器军的薛仁贵,乃是墨家子之人,他自然不会用他。
至此,九成宫之变的赏罚终于结束,一些官员正要准备上奏一些好事情让陛下心情好转。突然只见房玄龄再次出列道:“启禀陛下,此次九成宫之变,除了守卫陛下的将士忠心耿耿,还有一部分向陛下忠心耿耿,这些人也不可不赏。”
顿时满朝众人不由眉头一皱,不明白房玄龄说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