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wu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1255再鑄鼎》-第780章 人在江湖(加更)展示-32qf1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华夏元年,5月8日,岳州。
洞庭西望楚江分,水尽南天不见云。
淡扫明湖开玉镜,丹青画出是君山。
七公子①腹黑老公,嚴肅點!
嫡女當家:帝王心尖寵 嬌羞的大衣櫃
洞庭湖位于长江中游,先秦之时极盛,曾经一度占据了半个湖广平原,号曰“云梦”。汉晋之后人类活动频繁,洞庭湖开始萎缩,而唐宋时因地理变化,又逐渐扩大。到了现在,洞庭已达极盛,东抵岳州西达常德,北连长江南逼潭州,号曰“八百里洞庭”,浩瀚无比,形同内海,将湖广平原分为了湖北湖南两地。
当年元军破襄阳、南下湖广,虽然后来在蕲州受阻无力东进,但在其他方向仍取得了突破,向西攻占了江陵、峡州(宜昌),向南携势攻占了洞庭湖东的岳州和南侧的湘阴县。不过再之后元国抽调兵力北归抵御东海军的猛攻,在湖广的攻势就停歇了。
这数年来元军在北节节败退,连带着湖广的形势也由攻转守。更糟的是,恶劣的战局使得人心思变。不少元将的家人在河北等地,现在成了夏国人,可靠性存疑。而投降过来的宋将更是追悔不迭,消极怠工不说,私底下说不得要偷偷对外联络。
为了稳固局势,元国朝廷施行了极为慷慨的封赏策略,准湖广各地将领就地截留税赋养兵,几乎等同于把打下来的地盘分封出去了。这使得这片新占土地很快稳定下来,将领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人人卖命。但也使得元国很难再度调动他们,毕竟离开自己的封地去外面打生打死,谁愿意啊?
超能農民工 縱橫天下
随着华夏立国ꓹ 向元国展开了强大的大包围攻势,湖广的局势也再度被搅动起来。
洞庭湖东ꓹ 一艘挂着“孟”字旗号的车船正在君山附近的湖面上游弋着。
该船是岳州万户兼湖南安抚使孟之绍手下。孟之绍本是宋将,当初在江陵投降了阿术,后又领兵南征ꓹ 因夺取岳州有功而被封为万户。他现在兼治岳州、湘阴二城,控制了东边半个洞庭湖。
洞庭盛产鱼米ꓹ 孟安抚在岳州编练水军,一来对抗西边的宋军ꓹ 二来对湖中渔民征税ꓹ 日子过得安逸得很。
这艘车船此时就朝一群正在收网的渔船驶过去,还吹响了号。
渔船上的纲首倪关本来见到渔网中收获颇丰,脸上充满了笑意,可听到号声回头一看见到了这些瘟神,脸色立刻黑了下来。但没办法,等车船靠上来,他还是换上了笑脸。
车船上一名小军官带人跳到了渔船上ꓹ 嫌弃地踢开几条鱼,找了处相对干净的甲板站了上去。
“军爷ꓹ 今天天气不错啊。”倪关打着招呼ꓹ 往军官手里塞了一小袋铜钱。
军官收了钱ꓹ 脸色好了许多ꓹ 翻着手上的税簿说道:“黄字丙三七……你姓倪是吧?这个月的份子钱该交了!”
倪关陪着笑说道:“是是是,应当的。军爷稍等ꓹ 且待我去取钱来。”
他们这些洞庭渔民ꓹ 生于水上活于水上ꓹ 船就是他们的家,家人家产自然也就在船上。不过这几艘船也各有分工ꓹ 现在这艘是装鱼的,腥臭无比,自然不会有好东西在,倪关拿出一根竹笛一吹,才有真正的居住船闻声划过来。
这艘居住船中央有个小船楼,看上去比渔船干净多了。两船靠近后,居住船船头站出了三个短打扮的矮壮汉子,为首一人看看左边的元军车船,眉头一皱,又对着倪关问道:“纲首,可又要缴份子了?”
元军军官不耐烦地哼了一声。
倪关赶紧说道:“对,快取钱箱出来,别让军爷久等。”
壮汉却没动作,而是一副冒火的表情:“怎么回事,不是刚缴过么,怎么又缴?”
倪关黑脸微红,支支吾吾地道:“上次那是……呃,别废话了,军爷等着呢,赶紧拿出来!”
壮汉却怒了:“姓倪的!俺们兄弟跟着你赚点水上饭钱,可一来二去都缴份子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今天你不说清楚,就别想拿钱!”
倪关脸更红了,想往居住船上跳,但看对面三人都一副攒拳的样子又停住了脚步,只能干喝道:“矮张,你们兄弟能吃上饭,不都是老子把着手教出来的?现在翅膀硬了,就想单飞了是不是?今日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否则咱就恩断义绝!”
矮张哼了一声:“真以为离了你这倪渔夫咱就得吃带鳞鱼不成?弟兄们,走!”
说着,他吆喝旁人,将船划离了开去。
倪关急了,转头对军官说道:“军爷,你看,这刁民反乱,你得给小底做主啊!”
军官对他们之间的纠葛一无所知,但刚才听了一阵也听出了些端倪,应该是这帮人合伙捕鱼,纲首想让对方出钱,对方不愿意就闹起来了。他自然不愿意管这闲事,但听倪关所述,似乎钱都在那艘居住船上,那么只要拿下来,岂不……
他嘿嘿一笑,举枪道:“正好,我等保境安民,怎能不管?来人,去把那逆贼的船给我拦下来!”
车船上的元兵本来就已经凑到了舷边看热闹,这下更是热情起来,蹬轮摇橹,向那艘居住船驶去。
倪关也招呼自己渔船上的船工摇起了橹,载着自己和军官跟了上去。
“小贼,速速投降,还能留一条性命!”车船上的元兵大喊着,然后抛出绳钩,将两艘船拉到一起。虽然这么喊着,但他们持着刀枪站在舷边,显然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
矮张出了舱,对他们着急地喊道:“各位,冤有头债有主,欠税的是倪关,你找他们要去啊,关我们何事?”
元兵当然不会管他们,径直拉着绳钩逐渐接近,眼看着就要靠上了。
“各位行行好吧……”矮张依然在不断哀求着——然后在车船即将接舷的前一刻,他突然眼放精光,大喝道:“这可是你们自找的!”
元兵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矮张三人扑通扑通从船的另一侧跳进了水里,矮张跳的时候还拉着一根绳子拽了一下——然后居住船内突然火光一现,瞬息之后整艘船都爆炸了开来!
快穿之女配逆襲指南
车船侧面被这剧烈爆炸波及,立刻严重毁损,燃起了大火,而侧舷待命的元兵更是伤亡惨重。
快穿反派洗白白
后面的渔船上,那名军官见到这一突变,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立刻转身对倪关责问道:“你们!这是……”
然后就见倪关和船上的渔夫不知道什么时候掏了几杆短火枪出来,这时候正上了刺刀对准了他们!
军官嘴大张着,脑袋急转,然后很快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伙不是普通的渔民,而是早有埋伏的义军啊!
他膝盖一软,立刻举起手来,换上笑容道:“好汉,刚才真是得罪了,有话好说,好说……”
旁边一名小渔夫立刻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哼,汉奸,这时候知道怕了?”
另一名渔夫上前,缴了这几个元兵的械,然后绑住双手。
倪关上去,一脚一个将他们踹倒在腥臭的船舱里,然后依然笑着说道:“好嘞,各位,等去了沅江,老实把岳州情形交待出来,说不定还能赚条活路呢?”
军官面色颓然。沅江是常德府的一个县,而常德府在宋将高世杰的掌控之下,这伙人果然是宋军啊!
说着,旁边的其余几艘渔船靠了过来,之前跳水的矮张他们也游水爬了上来。
这次倪关见了矮张他们,全然没有刚才的紧张气氛,反而抱拳热情地说道:“矮张兄弟,真是委屈你们了!”
混在西遊成正果
矮张也笑着回道:“无妨,能惩奸除恶,湿身水不算什么。”
神峰 吉滿
“矮张”本名张贵,与兄弟张顺原本都是湖广一带的游侠,当年曾随东海商社东征日本,在当地赚了份产业安家。本来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他们就在东瀛终老,为同化事业添砖加瓦了。结果中原局势突变,元军南下,在他们的故乡肆虐,他们在异乡坐不住了,自带干粮征集了一帮同志,回归湖广加入了抗元事业。
而这纲首倪关原本也做过游侠,与张贵有些交情,但后来洗手不干,带族人在洞庭湖东打鱼为生。再后来元军占了岳州,他并没有什么大动作,只在私下里给宋军供些消息,直到张家兄弟找来,再加上北方剧变,他才与他们结伙正式加入了反抗行动。
今天,就是他们第一个正式的战果了。
放肆寶寶:總裁敢搶我女人
倪关伸过手去,与张贵的手握在了一起,说道:“八百里洞庭,上万渔户,只要闹将起来,定让鞑军不得安生!”
张贵握紧了他的手,坚定地说道:“这样下去,离将鞑子驱逐出去的日子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