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exd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皇兄萬歲 ptt-9.數百萬年的守候(二合一)分享-rphpi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短短几天的时间后,苏家开始处于一种很古怪的状态。
惡魔的遊戲
好像不少人都偷偷摸摸地在进行着某种“地下工作”…
这些人眼中,会时不时闪烁出奇异的光芒,
当这些光芒与光芒触碰时,就会心有灵犀,明白彼此都是看过那本小书的人。
那本书,自然就是“我与苏家老祖不得不说的故事”。
说实话,苏家老祖神秘莫测,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而这样的一本书居然描写的很细致,上到十层法相境之后的境界、极其古老之时的人文风情,下到谈吐细节、逼格,无一不是异常逼真之作,甚至不少人都会看着看着,觉得这就是真的。
但再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可能。
可正因为这“不得不说的故事”实在写的好,写的真是,而且里面居然还藏了一些暧昧的小段子,就更加让什么都玩过、什么都想过、就是没敢想老祖的世家弟子们有点入迷了。
男的苏家弟子在考虑要不要养一只狐狸精,哪怕一尾二尾也好…
女的苏家弟子在想莫非阿弥陀佛很帅,要不要找两个僧人?
很快,这东西就传到了家主耳中。
而端坐于神秘空间里的苏家老祖也听到了风声,她只是能感知到家族的一种大概风向,但具体情况却不知道。
但“九尾”与“阿弥陀佛”这两个名字已经足以勾起她十分的好奇心。
于是,她传召了苏家家主。
苏家家主匆匆穿过雾气弥漫、迷宫般的甬道,踏入了五重天前的石台前。
他恭敬地拜了拜道:“见过老祖。”
虚空里四面八方传来声音:“最近家族在传的九尾、阿弥陀佛是怎么回事?”
苏家家主一愣,急忙道:“老祖,这定是有人胡闹,我这就传令下去,让人严加搜查,一定找出散播谣言者,严惩不贷!!”
虚空里的声音道:“说吧,怎么回事?”
苏家家主只觉有些尴尬,他总不能把那种羞羞的书名说出口吧?这简直是亵渎老祖!!
武俠之怪物來了 菜包配咖啡
然而,那朦胧不见任何之物的雾气如同大手向着石头拢了拢,颇为严厉的声音传来:“实话实说!”
苏家老祖一惊,急忙道:“最近几日,不知是谁在苏家各处散发一个写着小故事的册子,故事名是《我与苏家老祖不得不说的故事》,晚辈对内容一无所知…”
他说完之后ꓹ 有些瑟瑟发抖,准备迎接老祖的怒火。
然而…
他等来的却只是沉默。
良久ꓹ 虚空里传来平静的声音:“去把书找来,放在石台上。”
这反应让苏家家主非常的奇怪,但他还是垂首恭敬应了声:“是!”
未几ꓹ 书被取来了,石台周围的云雾化作一只手将那书册拈起…
苏家家主明显感到自家老祖在看那东西ꓹ 他心中只觉得有些惊惧了,只想着老祖不会暴怒吧?
然而…
他等来的却是平静。
絕色風華:腹黑召喚師
以及一句:“传苏甜回来ꓹ 最快多久?”
苏家家主更奇怪了ꓹ 他心底思索了下到:“两天时间。”
“两天就两天,什么都不用管了,让她立刻回来。”
“是,老祖!”


雾气之后,那被黑暗包裹着的五重天却没有那么神秘。
这是一个很小的空间,比起四重天小了太多。
都市悍賊 南閑
不过就是半个寺庙的样子。
是的,就是半个。
黑色的光华如一把刀将这寺庙斩成两段ꓹ 一半是正常的寺庙,另一半则如一条幽冥的道ꓹ 似通往未知的世界…
这可能是第六重天ꓹ 也可能是另一个地方。
寺庙里ꓹ 所有的光亮都是靠着烛火在支撑。
半个金佛之下ꓹ 却是一张被暖光沐浴着的贵妃榻,塌上垫覆着乳白色的毛毯ꓹ 倾国倾城的人儿正躺在毛毯上ꓹ 慵懒无比地打着哈欠。
她托着腮ꓹ 双瞳凝视在那小书上。
这书上的每一个字,都可以勾起她的回忆。
她只要闭上眼ꓹ 就仿佛会看到那僧人抓着她丢到地面,平静地说着“活下去”,
然后佛自己却赤足金身踏虚空,一步一阶涉星河,
近而即便在那天仙界,依然可以仰头看到横亘于苍茫宇宙的金色巨佛。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佛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求,只是双手合十,向着那冰冷死寂的宇宙深处踏去…
远处,无上魔龙般的黑潮已经可以被感知,无穷的脸在黑潮里沉默地嘶吼着,无穷的残骸拉出不知多少光年的波涛随着那躯体扭动着,如是在压抑着这宇宙星辰里的万般一切,嘲讽着无穷年来所有曾经抗争过的生魂们。
没用的。
一切都是徒劳。
佛亦是徒劳。
但徒劳也要去。
佛亦是孤独。
就如每一个曾经孤独过的存在一样。
美人江山醉
就如每一个曾经从卑微到煊赫,再到明白了世界真相,而做出了相同决定的存在一样。
他去了。
再也没有回来。
而佛在她心里,亦师亦友亦亲人亦情人,只是这些她都没有说,佛也不曾说,因为不可说不可想。
所以那情感压了二十多万年直至那一纪元的虚劫,又在随后无穷的岁月里被不停地回忆起。
以至于,她看着这小册子上的每一个文字,都不会感到恼怒,也不会感到尴尬,而是一种患得患失的喜悦。
遇見幸福時光 紫霏影
甚至,她看到这故事末尾的那一句“她不禁回忆起,自己还是狐狸的时候,阿弥陀佛轻轻敲点了自己脑袋三下”,她露出了笑容,笑靥如花,如一个天真无邪的小狐狸。
这一刻,她古井无波般的心已经动了,
只是看到这些文字,就已经幸福了,
只是有了希望,就开始焦急了。
她焦急地等待着,等待她以特殊方式抽取了一丝意识,而捏出来的那个“人”——苏甜。
只是,她终究已经不是一个只活了数十数百年的狐狸了,她的心性已趋平和,她已经学会了珍惜自己,学会了布局。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了…
苏甜从吴家归来,站在了五重天前的石台上。
海賊王之漫漫長路 紫藍色的豬_20191013012542
苏家家主旋即告退,然后再四重天静静等待。
约莫数个时辰后,他看到苏甜走了出来,只是此时的苏甜周身气势却已完全不同。
家主立刻跪下,双手伏地,长叩不起。
只不过,苏甜很快说了声:“我不想让人知道我的身份。”
家主才急忙站起,挤出一丝若无其事和威严,但觉得似乎太作了,于是又大口大口做了几次深呼吸,以让脸皮看起来自然。
妈的,在老祖面前装家主,太刺激了。


“阿弥陀佛在小狐狸额前敲打了三下,看起来是惩罚她的调皮,其实却是要她三更天去往寺庙。”
“我已经来了,你在哪儿?”
一吻成災:屍王的爆萌寵後 十月十八
苏甜已经走到了三重天唯一的一座云上寺庙。
此时正值深夜,八方寂静无声。
她信步在庙宇里走着,可神识放开,却感到庙里没有任何人。
她眸子扫动,观察着四方,不时还直接起身,站到高出,居高临下地扫视周围。
然后…她看到了一个小小的细节,那是寺庙金佛手掌上放着的一封信。
金佛左手五指微微往里、虚扣朝上,作沉思之态,而信则是在他中指和无名指之后,很难被人察觉,即便被人察觉了也不会怎么样…因为信上的文字那人也看不懂。
而放信之人却可以时不时过来检查,确保信犹在。
而那人似乎也很确信,如果是苏家老祖来这里,她一定可以看到这份信。
事实上,苏甜看到了。
她摊开信,信上简明扼要地写着:“一个人,往北三十里,山神庙。”
英雄之 象不
苏甜秉承了“阅后即焚”的传统,手掌一动,那信便是不知怎么就烧了起来。
她的好奇心已经被勾引起来了,一个人就一个人,哪怕这深山里有什么玄阵埋伏,她也不怕。
她有山河社稷图,有红绣球,有招妖幡,还有一把又一把的“龙行千里”,可攻可受可退可进,再加上她丰富的阅历以及警觉,对方没有机会的。
而这个人显然也是深谙世道凶险,居然选择在世家之外和自己见面。
不管此人是什么人,苏甜已经不准备杀他了,毕竟此人肯定与阿弥陀佛有些关系,否则不会写出这许多东西。
想着,她便独自驾驭蛟辇,从三重天直奔一重天,然后走出了苏家入口,站在了一片雪茫茫的山崖上。
她瞄准方向,手中一闪,身形就消失在原地,而出现在了山神庙前。
山神庙门扉半掩,雪风正往里钻着发出呜呜的声音,而内里显然有人在,烛火明灭不定。
苏甜深吸一口气,往前踏出一步,然后双手推开了门。
她看到门里的矮凳上坐着一个裹着棉袄的少女,少女看到有人来…急忙起身。
苏甜目光扫过,察觉了她脖子上的圈之后,才问:“他人呢?”
这少女只是苏瑜庭院里的一个侍女,她急忙道:“主人让我先告诉您三句话,再问您一句话。
第一,他就是您想的那个人;第二,一个杀劫都不会再有了;第三,终极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那么,您是否愿意和他站在一边?”
苏甜:…
她明白,这少女出现在这里,显然是那位谨慎无比的表现。
而这三句话,别人看来平平无奇,可在她耳中却犹如惊雷。
苏甜也不去问“你主人是谁”,她沉默良久,消化着这三句话背后包含的意义,再联想到自己未来的力量已经消失了,顿时明白了一些东西,然而却还不通透。
于是,她道:“我愿意和他站在一边。你可以回去报信了。我在这里等他。”
说着,她从怀里取出两枚“龙行千里”递给了这少女道:“这是法器,瞄准方向,意念之中选准落点,捏碎它就可以了…一枚给你,一枚留给他来见我。”
少女古怪道:“这个是不是就叫龙行千里呀?”
苏甜:…
她点点头。
少女道:“主人说了,如果您要给我龙行千里,请给三块,因为他那边要过来两个人。”
苏甜:…
居然连自己的龙行千里都知道,居然能算到自己要给两块龙行千里,可以可以。
于是,她也不吝啬,这东西自己能制作,存了很多很多,于是她取了三块递给少女:“去吧,让他快些来。”
少女小心翼翼地退下了。
山神庙外闪过一道光华,便是唯剩风雪悄落之声了。


苏甜等了一会儿。
山神庙外闪过两道光华。
她露出甜甜的微笑。
然后,门被推开了。
入门的是一个少年…
苏甜第一眼就能感知到这少年就是她等的人了。
两人四目相对,没有人说话。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心灵是精神的凝聚,精神就是灵魂的外显…你的灵魂是什么,你就是什么。
语言…已经显得太过苍白与空洞,便如指月之手,言道之口,都只是媒介罢了。
也许对极大部分人来说,他们只会在夏极眼中看到光明、慈悲、温和,感受到他眸中如是流淌着日月星辰,觉得此人实在不凡。
但对苏甜这种与阿弥陀佛有着无数年因果的大能来说,对视就已经足够了。
现在的夏极,并不是前世第一次站在苏甜面前、还没有察觉道韵、更没有融合道韵的他,
此时的他已经彻底地融合了阿弥陀佛的道韵,吸收了古代诸佛所有的精神遗赠…
即便力量与天道相互封印了,可因果还在,精神还在。
苏甜看着他的眼睛,想笑一下,却觉得肤浅,想拥抱一下,却觉得过火,她终于垂下了头。
显然…
小苏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知道这女的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其实是苏家老祖、实力可怕,她捏着拳头,随时准备干架。
看到哥哥不说话,她就有点儿急了,不知道现场情况怎么样。
然后…
夏极道:“回苏家吧。”
苏甜应了声:“好。”
夏小苏:???
不是,这就结束了?你们是意念交流的吗?
夏极道:“我戴着人皮面具。”
苏甜道:“我知道,苏瑜的。”
狗帶吧青春
夏极道:“我已经杀了他,因为他在未来得所作所为,也该杀。”
苏甜道:“没关系。”
她露出甜甜的笑,“我们走吧,我想…你一定有很多很多很多的话要和我说。”
夏极也笑了。
而苏甜也明白了他为什么笑,因为眼前的人已经察觉了其实是“她有很多很多很多的话要对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