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cwp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步步爲途-第96章 欲蓋彌彰看書-5ykn1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
牛大山虽然接到刘鹏的电话说事情已经搞定了,但是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这么短时间,刘鹏这小子真能把那一大帮基层代表的工作都做通吗?
处身设地的想一想,牛大山如果自己是之前刘鹏做过工作的代表,在这种会议就要开始的时候突然接到通知,急吼吼的说马上投票的时候,大家都去投刘乡长的竞争者何志远,不投他刘鹏了。
这叫什么回事吗?
之前和大家说了那么多,可能放弃吗?不会是他刘乡长既要做表子,又要立牌坊吧?
有了这些想法,牛书记端着茶杯一边往会场走,一边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心里暗想:“刘鹏这小子做事太没有大局观了,只想到了他自己,不为别人考虑。唉,真是不让人省心的东西,看来今天这事还是不能全依靠刘鹏这家伙,我还是要为他擦屁股!”
摇了摇头,牛大山一摇二摆,官态十足的走进了会场。
人大主任常荣军和党委副书记吕家顺以及何志远等人在接到牛大山的电话说他那边事情好了,可以过来开会了的消息后,也在牛大山到会堂之前就先到会堂的主席台就坐了。
陰陽送願師 雨笑塵
他们这样做也正常,总不能让牛大山这个一把手书记先到会场等他们吧。
走上主席台,在党委、政.府一班人的迎接的目光下,牛大山走到了第一排铺着紫红色台布的长会议桌中间放着他的席位牌位置坐下了。
“好了,请下面的各位代表安静下来。我们今天的会议马上就开始了。”看到牛大山书记已经到了会场,主持人拿起话筒就组织会议了。
按照惯例,会议先是由人大主任常荣军做了工作报告,听取了一些部门领导的发言,最后就进入了乡长的代表投票选举阶段了。
實習小道長 八黎
在主持人对选举的事项做了说明以后,牛大山就向主持人示意了一下,表示他要说两句。
牛大山的这一举动让主席台上的常荣军和吕家顺,包括刘鹏都是一楞,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按照道理在人大会议上,乡党委书记到场就是个态度,到场就可以了。
整个会议都是由人大这边负责的,书记是不需要讲话的,但是今天既然牛书记开口要讲话,其他人也不能不让他说话呀。
何志远看着牛大山要讲话,先是一楞,然后就捧着茶杯望了牛大山一眼,笑咪咪的坐在那里,似乎在等着牛大山的表演。
“各位代表,其实刚才主持人已经对这次的乡长侯选人做了介绍,在此我觉得需要对何志远同志再做一些补充介绍。”牛大山正襟危坐的咳嗽了一声说道。
“卧草,怎么回事?牛大山这是发什么神经了?他明明是和何志远这家伙不对付,怎么还要给他补充介绍呢?”
刘鹏瞪大了一双不相信的眼睛望向了牛大山,心里想道。
“牛大山这家伙怎么了?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玩什么花花肠子吧?”人大主任常荣军和党委副书记吕家顺也看向牛大山疑惑的想道。
主席台上就坐的领导们各人脸上都挂着不同的表情,只有何志远始终捧着茶杯,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慢里斯条的喝着茶,从他脸上看到的是一片风轻云淡。
碎臉女友 於一魚
“各位代表,何志远同志到我们安河乡时间不长,但是却做出了许多成绩。”
星球逃亡
豪門秘婚:霸個總裁當老公
“他用三天时间就解决了我们安河乡拖欠教师几个月工资的问题,避免了一起全乡教师聚集问题。”
“短时间内就对我乡的化工厂,水产公司等企业做了调研,为进一步全面规划我们安河乡的经济发展蓝图做好了前期准备工作。”
”何志远同志工作效率高,工作能力强,年轻、有闯劲,我认为何志远同志能到我们安河乡来工作是我们安河的幸运。”
牛大山充满激情的对大家说道。
听到牛大山对何志远的评价,会场上立马嗡嗡声不断,代表们议论纷纷。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不是说何志远一到安河就和牛书记干上了吗?他们不是互相不感冒吗?”
高校教師黨支部建設研究
重生都市那些事兒
“牛书记不简单,肚量大,你们看,他和何乡长关系一直不是太好,今天在选举投票前还这样为何乡长拉票,不简单,不简单。有风度。”
“老牛书记今天好像不正常啊?是不是发烧啦?”
“卧草,!牛书记今天是不是早上起来遇见鬼啦?他今天和以前太不一样啦。怎么给何志远歌功颂德啦?”刘鹏瞪着牛卵一样的大眼睛盯着牛大山看着,但是他也不敢出言打断牛大山的讲话。
牛大山讲的还确实都是何志远到安河乡来以后做过的事情,这些都是事实,怎么好打断。
刘鹏坐在主席台上,这时候他也只能是干着急。
常荣军主任和吕家顺对望了一眼,大家都是那疑惑不解的眼神。好在牛大山是在给何志远拉票,不管他牛大山是打什么算盘,这样不影响何志远接下来的投票选举,他们也懒得去猜测牛大山的意思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牛大山今天居然对我这么好起来了,这太不正常了。”结合开会前秘书张世龙反映的会场不正常的手机声短时间内响成一片的情况,何志远想道。
等今天的会议结束以后,我倒要把今天的这个鬼给找出来,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搞小动作。
何志远根据今天的这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断定是有人在选举上做手脚了。这可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是破坏选举,是不是有贿选等违法的事情也难说。
“咳,大家在下面议论,是不是我对何乡长的介绍不真实吗?我告诉你们,这些都是实事求是的,都是何乡长来我们安河以后做的事情。”牛大山大声说道。
听到牛大山的话,会场上立马安静了下来。
“可能有人会说我牛大山虚伪,明明和何志远同志有过矛盾,今天怎么还帮他说话。是的,我们刚见面的时候是有过不愉快,但是我牛大山光明磊落,实事求是。工作就是工作,成绩就是成绩。我不会把个人的东西带到工作中来。所以今天我该说的还是要说。”
牛大山知道他和何志远刚见面时的那次不愉快的事情,甚至公开说要把他弄走,那是大家都传开了的,索性敞开说,这样还能落个好名声。
此时,牛大山在心里把刘鹏的祖宗八代都在心里问候到了,如果不是他做事不动脑子,不事先和自己商量再行动,自己有必要今天这样为何志远拉票吗?
牛大山自己都感觉到自己为何志远说的那些话,自己都觉得要吐。
有什么办法呢?不为刘鹏做过的事情擦屁股,假如让何志远这个说不清楚有没有大背景的人在选举中出了什么纰漏,自己那不是给自己找事情吗?
既然连牛大山都破天荒的为何志远说话了,再加上何志远确实有能力。
代表们对他到安河乡一段时间所做的事情也是有目共睹,所以接下来的投票选举也就顺理成章,毫无悬念了。
獨占韶華
何志远顺利去掉了代字,高票当选安河的一乡之长。
如愿以偿!
牛大山、常荣军见状,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