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bhh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墨桑 txt-第106章 酬報讀書-xj52u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
李桑柔听了一圈儿闲话,眼瞧着时辰差不多了,叫上宁和公主,一起从侧门出去。
要是李桑柔自己来,她可以一直呆到人都走光了,看看谁最后一个走。
可带着宁和公主,就不好一直呆到文会结束了,宁和公主不走,这文会,就没法结束。
出了长庆楼侧门,宁和公主绷着张脸,往前走了十几步,突然转身对着李桑柔,两只眼睛亮的吓人,“他跟我说话了!他先跟我说话的!”
宁和公主激动的紧攥着拳头,身子微微颤抖。
李桑柔被宁和公主浑身的激动,扑的上身后仰,立刻又紧一步上前,一只手半抬,时刻准备着在她尖叫出声前,捂住她的嘴。
等了片刻,确定宁和公主不会尖叫出声了,李桑柔看着宁和公主,慢慢抬起手,慢慢往下按,“深吸一口气,对,再吸一口气。”
宁和公主随着李桑柔的手,深吸了口气,又吸了口气,接着点头,“我没事,我好多了。”
李桑柔松了口气。
“你看到了吗?他跟我说话了,他跟我说话了!你知道他跟我说了什么?”宁和公主再深吸一口气,眼睛亮闪闪的看着李桑柔。
“一边走一边说,他跟你说什么了?”李桑柔推着宁和公主往前走。
希泊尼戰紀
她光顾着听闲话了,没留意她那边,也没留意文先生怎么样了。
“他说:世子爷本来要来的。”宁和公主一句话说完,笑容绽放,如艳阳下的繁花。
紅色警報 pener(巴孤)
李桑柔呃了一声ꓹ 这话说的可实在太突兀了,文先生这是太紧张了ꓹ 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吧。
李桑柔斜暼着浑身放光的宁和公主,移开目光,抬眼望天。
唉ꓹ 她当时太紧张了,现在又太兴奋了ꓹ 根本留意不到文诚这份完全不正常的紧张。
一对儿傻子。
“唉,我真是ꓹ 太高兴了!”宁和公主双手握在胸前ꓹ 再次深吸了口气。
李桑柔斜看了她一眼,没接话。
她这话,用不着她接话,也没法接话。
“我要牢记:不要扑上去,明天还能见到他呢,以后是能经常见到他的,我没嫁ꓹ 他没娶!”宁和公主紧攥着拳头,一字一句的念叨。
李桑柔下意识的扫了眼四周。
唉ꓹ 就说了几句话ꓹ 就把这孩子高兴疯了。
都市之無上天驕 李家浮圖
……………………
端午节后ꓹ 也就五六天ꓹ 文顺之就从楚州赶回建乐城,先往宫里递折子请见ꓹ 皇上传了口谕ꓹ 让他去见大爷。
顾瑾命人请了顾晞ꓹ 杜相和伍相,以及太医正过来ꓹ 才示意文顺之细说经过。
文顺之双手抚在膝上,欠身微笑道:“这一趟,多亏了聂掌柜,这是曹太医的话。”
曹太医是这一趟前往楚州的主管医官。
“楚州确实起了瘟疫,当天就确诊了,是麻疹。
我们赶到山阳府山阳县北神镇,照聂掌柜在顺风递铺留的话,先去了大张寨,就是聂掌柜发现的头一个病患的村子。
溫柔悍夫
大张寨是个大村,有二百多户人家,大张寨的孩子,没感染麻疹的,只有十七个。
聂掌柜极有本事,我们到大张寨时,聂掌柜已经带着里正,乡老,拘住了全村的人,在村子中间支起大锅熬药,教各家怎么照顾患病的孩子。
除了这些,聂掌柜已经问清楚了头一个发病的孩子是哪家的,怎么发的病,从有头一个发病的孩子起,往前十天,村子里有哪些人出过村,去了哪里,都已经列在纸上,明明白白。
我们到了之后,立刻就照纸上写的,往各处查看。
好在大张寨的村民,往外走动的很少。
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山阳县一带的壮劳力,都有青黄不接时出外干零活,就算挣不到钱,也省一份口粮的习俗,各村里多半都是老幼妇孺,四处走动极少。
我们到山阳县隔天,淮南东路新任谢漕司也赶到了,和谢漕司一起赶到的,还有奉骆帅司之命,带着三百名厢兵赶过来的白偏将。
逆流1990
婚外靡情
單挑高冷男神:竹馬你別跑
到第七天,淮南东路就查明掌控了疫病四周所至,好在没出山阳府。
我回来时,这场麻疹,大体已经过去了,曹太医让我先回来禀报,他看着最后几个孩子病好,再往各处洒两遍药水,之后,再赶回来。”
“这麻疹,是怎么起来的?查到没有?”太医正皱眉问道。
“没能查清楚。”文顺之欠身答话:“头一个发病的孩子,是个没娘的孩子,孩子奶奶眼睛看不清楚,直到病的起了高热,才知道他病了。
我们到时,那孩子已经在前一天病没了。
里正说,那孩子高热前七八天,不知根底的,只有个耍猴儿的经过,没进村,病倒在村头娘娘庙里,没两天就死了,他那只猴子,也一起死的,说那猴子是只小猴子,看样子也是病死的。
人和猴子,早就埋了。
后来,照曹太医的吩咐,为以防万一,把人和猴子挖出来,烧了,病死的孩子,也抬到村外,都悄悄火化了。”
“这是大齐的福运。”伍相欠身笑道。
“致和辛苦了,回去好好歇几天。”顾瑾看了眼顾晞,示意文顺之可以回去了。
太医正也急忙跟着站起来,垂手告退。
看着两人出去,顾瑾指着面前的折子,笑道:“这是淮南东路谢漕司给聂掌柜请功的折子,你们看看。”
清风捧着折子,递给顾晞。
顾晞一目十行扫过,传给伍相。
诸人看完,伍相看向杜相,杜相欠身笑道:“一场大祸消弥于无形,确实多赖聂掌柜处置得当,顺风传递及时,臣以为,聂掌柜和顺风速递,皆当给予旌表,赐予匾额。”
“这是个契机。”伍相看着顾瑾笑道。
顾瑾点头,笑道:“聂掌柜这一义举,说是活人无数,不算太过,只匾额旌表,不足以树为典范。”
“给个封赠吧。”顾晞干脆直接道,“就算是千金市马骨了。”
顾瑾看向伍相和杜相。
伍相和杜相对视了一眼,伍相先笑道:“虽说重了些,可咱们正要表彰女子义举义行,下官以为,可以立为榜样。像世子说的,千金市马骨。”
“聂掌柜要是封赠,那顺风?”杜相下意识的看了眼顾晞。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
“李大当家不在意这些。”顾晞敏感的迎上杜相那一眼,立刻答道。
“顺风这边,可以从长计议,李大当家确实不在意这些。
表彰聂管事的事儿,你们三位相公先议一议,不必提顺风,只就聂掌柜一人一事,就事议事。”顾瑾笑着交待道。
伍相和杜相欠身答应,告辞退出。
看着两人出了殿门,顾晞转了转脖子,伸展了下胳膊,笑道:“真是天佑我大齐。”
“没想到三姑六婆中间,也有真本事。”顾瑾十分感慨。
“三姑六婆,我和李姑娘聊到过一回。”顾晞站起来,给顾瑾换了杯茶,自己也倒了一杯,“李姑娘说,像药婆、稳婆,师婆,卦姑,有真本事的,不在少数,可大部分,都是糊弄哄骗,一份勉强糊口的营生而已。
李姑娘还说,这和男人做大夫,打卦算命、摇铃驱邪一样,都是三成是有真本事的,七成不过是糊弄哄骗而已。”
顾瑾听到后一句,一边笑一边点头。
这话确实,市井大夫,江湖郎中,过半不过是坑蒙哄骗,并没有什么真本事。
“李姑娘还说,尼姑道姑,和和尚道士一样,有不少高人逸士,但多数还是迫不得已,遁入空门。
就是牙婆媒婆虔婆,有本事也不在少数,只是这些行当,有时候越有本事,反倒越是祸害而已。”顾晞接着道。
“这是明白话。”顾瑾叹了口气。
“大哥有什么打算?”顾晞看着顾瑾问道。
超級格鬥幽靈 耗子欺負貓
“嗯,那天你带着李姑娘,过来说疫病的事儿,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这件事儿了。”
顾瑾挪了挪,让自己坐的舒适些。
“咱们和南梁势均力敌,一旦战起,胜负如何,极难预料。
像这次这样的疫病,真要是没有这份巧遇,这份天意,这场麻疹漫延开来,于咱们,就是一份不算小的削减,战起之后,若有一回两回这样的疫病,那就……”
顾瑾叹了口气。
顾晞拧起了眉。
“这疫情,只凭太医院和翰林医官们巡查,杯水车薪。
各地方民间大夫,我问过几位常在外面走动的翰林医官,说是但凡有些本事的,都是患者盈门,应接不暇。
这些大夫,除非当地贵家,或是极能出得起银子的,否则,只在医馆坐诊,并不外出,更不会四下走动。
他们就算医术确实高于药婆,可极少四下走动,且极繁忙,用他们巡查疫情,能查到的,只能是送上门的那些,可穷人家,有病都是熬着,唉。”
顾瑾低低叹了口气。
“这用处就不大了。
药婆和摇铃游医,是走街串巷,过村过镇,上门配药诊看,摇铃游医四下飘泊,药婆却都是当地人家。
药婆每天都在四下走动,要是能让她们帮着巡看报告疫情,我问过时医正,他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你看呢?”
顾瑾看着顾晞笑问道。
“大哥这个想法,是打算通过顺风来做?那得把李姑娘请过来商量商量。”顾晞摊手笑道。
“嗯,一会儿你亲自走一趟,替我请她过来。”顾瑾微笑道。
“好l。”顾晞爽快答应,又说了几句话,起身告辞。
……………………
聂婆子是在无为府时,接到了李桑柔的信。
信只有薄薄一张纸,简单几句话,就是让她接信后就启程赶回淮阳府。
聂婆子赶回淮阳府隔天,早上的新闻朝报上,第一面最上面最显眼的地方,披红挂彩的印着她那份封赠诏书。
带着驮马的骑手在淮阳府派送铺门口下了马,看到枣花娘子,先拱手道喜:“贵家老安人真是活人菩萨,这老安人,可是名符其实。”
枣花莫名其妙。
骑手从搭在马上的侧袋里,抽出份朝报,递给枣花。
“你看看这个,敢情你还不知道呢,那老安人呢?也不知道?听说钦差今天就能到淮阳府了,老安人在家不在?可别不在家。”骑手一边卸邮袋,一边笑道。
枣花一目十行看完那长长一篇、写的花团锦簇的文章,拿着朝报,呆怔的直眨眼。
别说这封赠的事儿了,就是发现疫病,治病救人这件事儿,她也不知道啊!
昨天阿娘赶到家时,天都快黑了,她家里还在起新屋,妮她爹忙的团团转,昨儿晚上,光张罗着让阿娘吃饭洗漱,赶紧歇下,根本没顾上多说话。
今天天没亮,她就赶过来开铺子收邮袋,她走时,阿娘刚起,她就喊了句她走了,阿娘说一会儿到铺子里跟她说话,别的,都没顾上说。
唉!这事儿简直……
“……托老安人的福,大当家的派赏钱呢,我是头一拨,多谢老安人了。
行了,都在这儿了,我走了。”骑手放好邮袋,看着一脸呆怔的枣花,一边笑,一边挥手告辞。
“枣花娘子!”早早起来,过来拿朝报晚报的义学小学子已经到了好几个了,拍着邮袋叫着呆怔的枣花。
枣花哎了一声,反应过来,急忙打开邮袋,分派各人的朝报晚报。
分派好朝报晚报,又将信件交给负责派送的两个婆子,天色已经大亮,大妮儿一只手拎着她阿娘的早饭,一只手撑着拐杖,进了铺子。
“大妮儿你看着铺子,我得赶紧回去一趟,你就在这儿看着,不管听到啥事儿都别急。
对了,那朝报,你看看,我得赶紧回去一趟。”枣花匆匆交待了几句,出了铺子,一路小跑往家里赶。
聂家正起新屋,这会儿刚刚起好三间堂屋和两边两间耳屋,刚刚把厢房推倒。
堆满了青砖瓦片的院子里,起屋的工匠们躲在角落,挤成一团,伸长脖子看热闹。
院子中间,刚刚清出来的一片干净地方,挤满了人,人群中间站着安府尹和师爷。
师爷正指挥着昏头转向的聂大,以及诸书办衙役,赶紧赶紧的准备接圣旨的香案。
安府尹则耐心无比的指导着聂婆子,一会儿钦差捧着圣旨到了,第一步,她该做什么,第二步,该干什么,该怎么跪怎么拜,该怎么说话怎么谢恩,诸如此类。
枣花从转进她家门口那条巷子起,就在简直水泄不通的人群中用力往里挤,等她总算挤到自己家门口时,巷子口,已经有鞭炮声传过来,钦差也到巷子口了
那一群被压在角落里得工匠后面,一棵爬满好事闲人的大树上,李桑柔坐在最高的那一根能坐人的树枝上,愉快的看着院子里的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