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az56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第七百一十四章 昔,你往矣,今,我同往熱推-vga8u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陆……陆国师,这…..这可不是说笑的……”
桌椅微微抖动,缓不过一阵的纪信撑着扶手慢慢坐正回去,看到对面的陆良生神色严肃,并非说笑,连忙偏头,目光扫去周围各司,处理公事的主簿、阴差,好像没看到城隍投来的目光,一个个收回视线,继续埋头干着自己的事,一时间原本死寂的公堂,重新喧哗嘈杂。
“你……你们!”
纪信硬着头皮转回脸来,看着对面头发雪白的陆良生,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饶是当年为人时的性格刚强,眼下也只能硬挤出点笑容。
“国师,真的是陈塘关…..那个李靖?”
做为天下第一位城隍,也是庙中位居神位最久的,对于天上的神仙,知道的要比后来的城隍知道的许多,第一次封神,就位列仙班,甚至在天上也算得上首屈一指的神祇,四处庙宇中,基本都有他的神像,光是香火都比他这位天下第一的城隍多的多。
陆良生自然看出他心里想法,起身拱起手。
“妖星之祸,乃这些神仙所致,托身降世,下凡到人间无非希望人世大乱,让他们香火鼎盛,籍着机会,破坏万灵法阵,纪城隍,本国师知晓你心中顾虑,可你非天上之神,而是我阳间之神,庇佑百姓乃是你职责所在。”
“这个理,纪某也知。”
看着面前的国师,纪信知道对方登门必然要有所应,可心中顾虑……想到这里,他神魂凝实的身体都还有些哆嗦ꓹ 起身走动也都颤颤巍巍。
“纪某不是不想帮,可李靖成神日久ꓹ 又是托塔天王,麾下统帅……”
不等他说完,陆良生插上一句:“应该都下来了。”
“啊?!”
那边走动的身影瞪大眼睛ꓹ 纪信呆滞的看着面前的陆国师,捂着额头跌跌撞撞坐去椅上ꓹ 就算没有身体,都能感觉一股头晕目眩ꓹ 伸手拿去旁边的茶杯ꓹ 微微发抖洒出水渍的放去口鼻,轻轻吸了一下。
“国师,让纪某缓缓…..缓缓……这事委实太过骇人。”
喝了口茶水,纪信起身就要去里间,身后,陆良生陡然叫住他:“纪城隍,当年你顶替汉高祖ꓹ 让其安然无恙撤离咸阳的豪气哪儿去了?难道城隍这个位置坐久了,当年身为人的良知血性都不在了!?”
公堂的嘈杂安静下来ꓹ 走去前面的背影颤了一下ꓹ 迈开的脚步缓缓放回地面ꓹ 陆良生走上前来:“城隍ꓹ 你当年护汉高祖平安,也是觉得他能让天下重回安定ꓹ 让百姓安居乐业不再饱受战乱之苦ꓹ 难道眼下就因为高高在上的神仙ꓹ 让你害怕了?”
背影垂下头,呆立不动ꓹ 隐约能看到纪信的双肩抽动,两侧宽袖下,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压去腿侧,低低的嗓音传来。
“陆国师……纪信从未忘记过,可我已经为天下黎民百姓死过一次了,你还想怎样?这个位置纪某是坐久了,可我若没了良知血性,安能坐这般久,安能守着这座城池、城中的百姓无数个春去秋来!!”
到的最后一声几乎是咆哮而出,外界的庙观,门窗、瓦片都被震的嗡嗡抖动,惊得焚香礼拜的信男善女惊呼跑出建筑,看着簌簌掉下灰尘瓦片的房檐,赶紧双手合十跪下。
正殿公堂之中,陆良生第一次被说的哑口无言,是啊,他已经为天下一统死过一次了,再让他陷入绝地,就是自己太过自私。
陆良生紧抿双唇,沉默的抬起双袖,无言的朝对方拱了拱手,转身走去殿外,举步迈出门槛的一瞬间,身后纪信的声音响了起来。
“陆国师。”
那边,背对的身影微微侧过脸来,浸在阴暗里看不清表情,“把天王留下,三日后纪信给国师一个答复!”
帝少的替嫁寶貝 秀秀貓
殿门口,苍老的面容露出笑容,陆良生踏出殿门的同时,一甩右侧的宽袖,一缕金黄气瞬间飞出,纪信转身展开一本册子将其收入里面,随后迅速将册子阖上。
外面远远传来声音回荡公堂。
“这次事不成,为天下不再有混乱而亡,不止公一个,也算上我陆良生!”
与纪某一起?
纪信低头看着手中册子,望去那边空荡荡的殿门,脸上多了笑容,目光扫过周围齐齐望来的阴鬼,重重哼了声。
“做事”
负手飘去公堂之后,隐约还有豪迈的笑声传来。
哈哈哈…..
哈哈…..
權霸天下 易梵
極品神僧
吾道不孤矣!
漢天子 六道
闖王李自成新傳 老茅
…….
阳光倾斜照着檐角投在地上缓缓推移,清风抚动庙外古松,进出的庙门内,陆良生佝偻着身子在旁人视线里走出,下方石阶,李元霸从石头上坐起来,擦过嘴角的口水,拍了下脸,让自己清醒些,才看到老人已经走到了面前。
“师父,你进去怎么那么久?”
起来跟上的老驴背后书架里,蛤蟆道人的声音也在问:“与那城隍谈的如何?”
“他应下了,三天后会给我答复。”
古松摇曳,响起沙沙沙…..的轻响,陆良生回头看了一眼庄严肃穆的城隍庙,拉上缰绳走去外面的官道。
“人间城隍、阴府区别于天上神位,这件事上,他们该是站在人这边的,也该站在这边。”
快近城门,道路上车马辚辚,人行如梭,快到关城门的时间,进出的人越发频繁,值守城门的士卒也比平日多了许多,城中不知哪个达官贵人要举办什么比武,各种江湖绿林人都朝京畿聚集过来,本就拥挤嘈杂的城里,显得更加鱼龙混杂。
陆良生进到城里,耳中一片喧嚣。
酒肆满座,伙计忙的忘记吆喝,干净的街道变得泥泞,留下不少人的脚印,走街串巷的货郎叫卖声里,也有某条巷子爆发刀兵碰撞,巡街的捕快听到动静,抽出佩刀急急忙忙赶往,追着几个私斗的绿林人满街乱窜,引起一片旁人惊慌呼喊,摊位掀翻,锅碗瓢盆呈出狼藉。
陆良生远远看了一眼,眉头更皱,这种关头,不知是谁想出来的蠢事!
不久,沐着这片夕阳消失在街头,回去多年未回的万寿观。
残阳挂去城头,芙蓉池前的庙观披上了一层霞衣,广场上的一个个孩童,身着道袍呼嗬打着拳脚,一栋升起炊烟的木楼内,乒乒乓乓的案板声响,操劳的妇人切完几样菜,摞去一边堆放,催促灶头那边烧火的丈夫再加两把柴禾。
外面传来孩童下完课的欢呼。
李金花扭了一下有些发酸的胳膊,抬起脸擦去额角的汗珠,望去窗棂外,霞光正照来,落在她脸上。
“怎么一下就晚上了。”
依稀记得自己才吃过午饭,刚把饭菜准备好啊,片刻,外面有稚嫩的童声再问何时开饭,李金花笑了笑,擦去手上的水渍,走去门外,蹲下身子,掐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孩童。
“快好了,小云快去叫你娘准备吃饭。”
都市小世界
“好的姥姥!”
三岁得稚童晃着脑袋,蹦蹦跳跳的跑去远处的一栋木楼,李金花压着膝盖撑起身子,转身走去灶间时,感觉有人在远处看她。
偏过头,山门那边的石阶上,一头头老驴嚼着青草,甩着尾巴走来走去,旁边,还有须髯皆白的老人,一身灰扑扑的袍子站在那也正望过来。
比她还老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總裁大人,輕一點
以力成聖 逆蒼穹
有着轻声的呢喃。
“娘……我回来了。”
这一刻,恼人的蝉鸣,仿佛都在刹那间,在耳边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