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jie笔下生花的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笔趣-第四十六章 你僅僅是遇到了我 (8600,求月票!)分享-s9ykv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苏昼这话一出口,不仅仅是延霜军这边集体仿佛中了沉默术那般静谧,甚至就连他灵魂空间内的雅拉也都瞠目结舌。
而就在苏昼老老实实应延霜大将军的要求,又将自己的话重复了一次后,还未等那位仍处于震惊呆滞的将军大人回话,蛇灵率先暴怒。
“苏昼!你够了啊!别再学完美那扑该说话了!”
苏昼可以感应到自己的灵魂空间中,雅拉正在剧烈的闹腾,简直就像是耶梦加德搅动世界之海,大道都要磨灭了:“哇,你究竟从哪里学的?像模像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样,我刚才都幻视了好吗,还以为那个碎金蛋破开封印出来了!”
“啥玩意?”
而只是真心说出自己想法的苏昼满面疑惑,他严正指出事实:“我没学啊?这就是我真心想说的。”
“呕呕呕!”
青年的灵魂此刻能感觉到雅拉现在简直浑身不舒爽,整条蛇都盘成一团成了坨球,祂感觉很恶心,心理和生理上都特别难受:“味太冲了,我这是造了啥孽啊……”
苏昼不知道雅拉造了什么孽,他只知道自己一身实力起码一半拜雅拉悉心教导,对于这点他感激不尽。
所以现在,他便站立在云端,眺望远方的战阵。
红手等人的舰队无法观察到边境线之后的景色,但是苏昼可以看见,在起伏的森林丘陵之后,是大片大片的简易堡垒和工事,而在工事的后方,一整支移动舰队正在集结。
灰色的岩石堡垒竖立在分界河之后所有险要的地形之上,而一支数目过百的中小型战舰集群沿着大路行驶,这一支部队中没有用于城市攻坚的大型,巨型战舰,但所有舰船都覆盖有流线型的黑色装甲,他们武装到牙齿,且移动的速度都极快,远超苏昼所见过的所有商舰和战舰。
当然,初耀舰例外,但这世间又有几艘和初耀舰一样,有着初耀圣岩作为源能引擎的核心?
这是一支闪电突击部队ꓹ 破交战专用,它随时都可以启动ꓹ 在最短的时间侵入帝国深处,截断各大移动都市之间的贸易生命线。
它不能攻破城市,但是能攻破任何一支单独行动的运输队和商队ꓹ 让移动都市之间的物资不可以互相交换,而一般的大型舰队根本追不上他们ꓹ 小型舰队也绝无可能像是这一支显然经过专业训练的闪电部队一样,具备相当强度的战斗力。
你別嚇唬我 二兔
不仅仅如此。
苏昼话语带来的震撼已经逐渐过去ꓹ 很显然ꓹ 不仅仅是延霜军被惊的出神,其他隐藏在暗处的人也同样因此暴露了气息。
登时,便有一支百人队伍从舰队中蜂拥而出,他们全部都身披青白色的霜色铠甲,喷射着高强度的源能气流飞起,这一支全副武装的源能铠甲队伍就像是极地的暴风雪一般,朝着边境线周边几个暴露出的黑色影子飞扑而去ꓹ 展开了一场围杀。
这支铠甲部队全员心光阶,为首的两人甚至是神意ꓹ 他们的冲锋虽然没有超过音速ꓹ 但却极有章法ꓹ 在烈风呼啸间就锁死了所有逃跑的道路ꓹ 令那几位被包围的帝国暗卫不得不从藏身处退出,正面和他们交战。
这是干脆利落的歼灭。
这一支百人队伍显然是接受过专门特化过的对职业者猎杀部队ꓹ 他们所用的都叉枪ꓹ 重锤ꓹ 大斧,破甲锥等专门用于破甲ꓹ 破阵的重型武器,而考后的一批全部都手持渔网枪和重型源能爆矢弩,他们的火力堪比一艘大型移动战舰火力全开,仅仅是数秒时间,各色炼金武器和爆炸齐闪光辉,那些帝国暗卫,精锐中的精锐就全部授首,化作黑烟飞灰湮灭。
而在战斗过后,这支部队就立刻回归各个自己的驻守战舰,聚散无形。
“好!精锐,太强大了!”
注视着这一切,苏昼毫不犹豫地赞叹出声,他大声夸奖着这支表现出可怖战斗力的队伍:“远比我见过的所有帝国军队都要强!”
常年在酷寒之地磨砺,与北方蛮族部落对峙,经常猎杀巨型源能野兽,这支军队无论是经验还是气势都娴熟而强势,胆魄更是惊人。
男人毫不怀疑,倘若延霜大将军下令,那么他们即便是面对自己,明知必死的命运,恐怕也敢于冲锋。
延霜军显然已经为了战争做足了准备,而依照延霜领内部的经济情况,苏昼毫不怀疑,这样的舰队和超凡者队伍再多几支,外加主力舰队平日的维持,现在的延霜军已经到了不得不战的最后地步。
再不靠战争红利启动润滑齿轮,这台杀戮机器就要反噬己身。
總裁,許我一世可好 小梅子
但这样一来,苏昼心中反而升起了疑惑。
在伽沙和洛亚的完美推演中,北地部落最终还是与延霜军开战,他们是用极化巨神兵直接摧毁了延霜关,一路正面打进了帝国,延霜领整个被血洗,献祭给黄昏之龙。
而现在,延霜军却和北地部落要联手对付帝国……难不成自己的到来真的能造成如此巨大的改变,可以令原本是世仇的两个势力莫名联手吗?
还是说,情况有变,有什么东西,可以在十几年的时间中,令现在同心的两个势力分道扬镳?
可能性太多,苏昼并没有多想。
無忌傳人 殘劍
因为有声音响起。
【……见到这样的军队后,你依然要说保护我们吗?】
就在这支堪称铁军的延霜舰队后方,一艘大型战舰中,传出一个强行平静下来的声音:【这就是你的答案?】
而苏昼侧过头,他看向战舰的方向,延霜大将军所在的战舰,同样毫不犹豫的点头:“没错。”
“倒不如说,如此令行禁止,军纪优良的铁军,我更要保护了。”
——延霜大将军,愤怒了!
此刻,苏昼释放的源能宛如太阳,将万物连带云霞都盖上一层炽白色光层,连带下方带着浓厚兵戈之气,气势连如一体的延霜大军也不例外,被压在了这光下。
但伴随着一阵极致的怒意勃发,宛如刀锋般劈向天空,原本覆盖天地,厚实地没有留下半点缝隙的光辉间,骤然出现了一道血色的裂缝,隐隐有雷光炸响,电光在云中跃动,而一位身披黑色全身铠,手持长枪的男人就这样站立在半空中,与苏昼遥遥对峙。
延霜大将军手持一柄长枪,他的头顶有两只向前弯曲的赤黑色长角,有雷霆和火焰的光纹在其之上萦绕,这男人虽然带着头盔,但缝隙间却能看见一双极其有神的双眸和眉目,非凡的威严和煞气透露出一股刺骨的气息,仿佛他就是杀戮和战争的化身。
男人手中的长枪并非金属,而是某种生物的脊椎骨炼制而成,那是人的脊椎骨,但却并没有怨念覆盖在其上,只有无尽血气,苏昼能看得出来,这柄脊椎长枪与男人混为一体,这显然是他用自己的脊椎骨炼制而成。
延霜大将军将手中长枪高举过头顶,重重刺出,霎时间,一片蕴含着无尽情绪的心念之光便在天际顶端闪过。
轰隆!就像是惊雷,因苏昼的扩散,所以才存在的永世之光领域登时被击破了,源自于燃薪神木的光辉固然可以抑制魔化症,让所有生命都生机勃勃,但同样也意味着苏昼可以感应,甚至是一定程度上统御这个范围内的所有生命。
密布天地的光辉领域被长枪捅出一个大龙,登时便有漫天源能碎片如雨一般降下,而所有沐浴在这光芒下,虽然感觉身体十分健康,可心灵上却有些违和的人都舒了一口气,因为源自于苏昼,让人难以提起战意相对的压迫也被击溃。
“好,脊椎便是人身上的龙,取脊椎化枪,作为军阵象征,便可轻易凝聚自己和全军人心之力。”
对此,苏昼不禁点了点头:“此法甚好,必可活用于下次。”
这一举动带给他无穷灵感,且能举一反三。
无论是将自己的脊椎拔出来作为武器,亦或是将武器,亦或是神木炼制成脊椎,战舰龙骨,都可以为烛昼的各个形态添加战力。
果然,人就应该在各个世界之间多走走,这样才能进场获取灵感,增强实力。
至于延霜大将军打破自己的领域这件事,苏昼当然无所谓,因为那就相当于他呼吸产生的气流,就像是冬天人吐气产生的白雾,谁会因为其他人打散白雾而气恼?
苏昼甚至笑着伸出手,自己也加入了打散白雾的过程,将永世之光的领域完全从这片天地间驱散。
有着一双血色眸子的延霜大将军注视着苏昼的一举一动,他虽然愤怒苏昼的傲慢,可却眼前之人的实力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小看。
在苏昼抵达之前,他便已经从大酋长达洛特的口中,知晓了斯维特雷教授将会前来,组织他们入侵帝国这件事,所以他才以最快的时间集结舰队,想要赶在那位隐约有着灾境最强实力的魔军领袖出手前,率先做好准备。
实在不行,就干脆提前出手,将入侵做成既定事实。
但大将军却没想到,苏昼来的居然这么快,他的舰队才集结了三分之一,斯维特雷教授便直接抵达边境地带。
【你一定要阻止我们吗?】
他沉声问询,直至如今,大将军还没搞清楚苏昼为何要阻拦他们的理由。
“我其实也想问。”
苏昼没有回答问题,起手便是一个反问,他眺望着远方的延霜领,能感应到有天地间的源能正在极北地区酝酿——今年霜冻冰原的天灾烈度将远超以往,恐怕不仅仅北地部落要遭殃,延霜领也会受到波及。
所以男人转过头,他看向大将军:“你们现在不抓紧时间加固城市,准备过冬,又为何打算侵入帝国?”
“我必须提醒你,倘若是打算以战养战,用战争为子民掠夺生存下来的资源,那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帝国或许精锐程度比不上你们,但足够拖住你们的前线,让你们的后方城市空虚,最终丧命在天灾之下。”
絕世天君 幹鍋土豆片
【为什么不打?】
很显然,延霜大将军也是一位经典的雅拉眷属,他起手同样也是一个反问,然后才反驳苏昼的想法:【延霜军可以撑过这次天灾,北方蛮族却绝无可能,他们必然会在大天灾前全部出动,冲击延霜关,掠夺我们的资源以求存。】
【如此一来,战争必定到来,我们一样没办法全力应对天灾,而都是战争,我已经不想和这些蛮子打了,我宁肯去和帝国打。】
然而这就是最大的疑惑点。
“你们已经和北方部落打了数百年了,算上你们不讲延霜军的先祖,恐怕更长。”
将手中的巨盾垂下,苏昼的语气凝重:“究竟是什么让你们放下了久远的仇恨?燧光告诉我是遗忘,但我不相信这种血仇可以遗忘,因为这相当于背叛,而一个背叛了过往的军队,不可能有现在这样几近于所向无敌的气势。”
而延霜大将军只是嗤笑。
【仇恨。】他嘲弄的说道,举起长枪,似乎是在和自己的军队示意:【兄弟们,听啊,一个延霜领之外的外人和我们说仇恨!】
登时,整个延霜舰队都爆发出了哄然大笑,千千万万人齐声而笑,比雷鸣更加响亮。
而苏昼不以为意,他只是凝视着眼前的黑甲骑士。
延霜大将军停下笑容,他的语气变得沉重,且带着一丝深深的憎恨:【即便我只有一半的延霜血脉,是在成年后才回到故乡,但我也的确知晓,我们与北地蛮族是世仇,他们世代劫掠我们,我们世代反抗他们。有时候,我们也会劫掠他们的部落,他们聚集在一起反抗我们,究竟是谁先出手,谁也搞不清楚了。】
【是啊,仇恨北地满足就是正确,我们延霜领就是为了抗击蛮族的入侵而生——天下人所有人都这么说,仿佛我们命该如此。但我偏要说不。】
将手中的长枪挥动,划破大气,分界河上方的云层登时像是被利刃划过,裂开一道长长的豁口,黑甲的骑士与其冷静的就像是冰:【仇恨敌人是正确的,但我不觉得一群人仇恨某些人是天理应当的事情,那必然是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原因。可现在,无人知晓北地人和延霜人的血仇起因,所有人都说这就是最简单的掠夺与被掠夺,可我却很清楚并不是,因为蛮族也会贸易,最近这么几十年,我和他们互相交易资源,没有起过一场大规模的纷争。】
【我们所有人都搞错了,他们也是有文明的人,而且他们的文明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兴盛,发达。】
听这些话,苏昼眯起了眼睛,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北地蛮族在极北冰原的可怖天灾下生生不息,即便是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也能存活至今,还经常有能力反过来入侵南方,乃至于数次差点覆灭整个大陆文明。”
【是了,你也发现了?如此简单的事实。】
虽然带着头盔,但苏昼知晓远方遥遥站立的延霜大将军笑了:【他们的巫术,祭祀和超凡传承,我们斥之为野蛮,但文明是谁定义的?如此有效的技法,如此先进的仪式和效率,那些强横到就连我也会战栗颤抖的传承,那些差点将整个大陆的联军都击败的实力,这不是先进,又有什么是先进?】
【北地蛮族有文字,有歌谣,有诗词,他们有艺术,各部落之间会贸易,会交流,他们为什么会沦落到那几乎不可能有人生存下来的苦寒之地?而我们能征善战的强大先祖,又为何会同样来到这片延霜冻土之上,忍耐这寻常种族不可能忍耐的绝境?】
命運至高
【当初我并没有否认两族之间会产生矛盾的可能,我们的确已经是绵延了千年的世仇,但我只想找出最初纷争的起因,那最初的起源。】
话至此处,延霜大将军的语气加重:【我不相信那些自称为正确的纷乱表象,我要找到那看似混沌的真正真理。】
——果然,是雅拉的眷属。
苏昼沉默了一会,延霜大将军的思维是如此熟悉,他也是类似的人,不相信所有约定俗成的正义和正确,非要以自己的方法去探寻思索,找到隐藏在众人共识掩盖下的真正真理。
“所以,你找到了?”
所以,他如此询问,带着好奇。
【我找到了。】
延霜大将军点头,他源于魔鬼的眸子闪动着赤色的光辉,和苏昼此时的双眸一样:【我寻觅史书,搜索古籍,我亲身前往蛮族各大部落,从他们的萨满长老和龙祭司口中知晓了上古的历史。】
【我从冰霜中雪藏的蛛丝马迹中找到了一个事实。】
【我们延霜人,和北地蛮族,有同一个起源。上古之时,我们是同族,是兄弟,是真正的亲缘。】
【而且。】话至此处,黑甲骑士的语气带起了一丝古怪地笑意,像是自嘲的笑意:【说来你们可能不信。】
【我们都是诸神的直系后裔。】
延霜大将军当然会笑,这话就像是一个边境的破落小子,自称自己一家其实是上一代王朝的皇帝家族后裔,显得分外怪异和可笑。
庶女爆發:攜手耕種
无论是不是真的,或者说,是真的,反而更加可笑——就算真的是又如何?诸神血裔怎么会沦落至如此地步,丢人到这个地步,正常人哪里好意思自报家门。
但是苏昼却不同。
他陷入沉思。
诸神,这个词汇,他不是第一次听见。
银妖精拂晓被制造出的妖精纪元,正是诸神消亡后的第一个纪元,妖精是诸神的继承者,有着强大到现在的文明难以想象的技术——银妖精就是被制造出来的种族,拂晓的天赋和力量足以让她轻松进阶至心光巅峰,努努力神意都不奇怪。
这意味着,全盛时期的妖精文明,很可能是一个全员心光,乃至于神意阶的‘黄金种族’。
换到多元宇宙的其他宇宙,说是神族也不奇怪。
诸神和燃薪神木同时诞生,随后燃薪神木消亡,黄昏之龙诞生,诸神为了封印黄昏之龙自己也损失惨重,最终全部消亡殆尽……这便是拂晓所知晓的历史,也能解释封印之月的缘由。
但是在知晓天上的圣日和魔月,分别是神木的树干和精魂后,疑惑又再次诞生:神木显然并非是自己枯萎,自己枯萎那里会是这个模样?神木升天化日,显然有诸神作为推手,这样一来,黄昏之龙的诞生和诸神恐怕也并非没有联系。
种种线索汇聚,以至于延霜大将军自嘲道出,他们和北地部落全部都是诸神后裔,而北地部落更是信仰黄昏之龙后,他便感觉一切线索仿佛汇聚了起来。
诸神,神木,黄昏之龙……
“北境冰原的风霜,可怕的难以想象。”
男人低声自语,他若有所思地抬起头,看向远方那片圣日也难以普照的冰原:“没有太阳,天灾肆虐,冬日的永暗时分足有零下两百多度的极致低温……没有一个核聚变发电站,换成地球城市也难熬。”
“但是北地蛮族却能在这种可怖的天气下新幸存,甚至还有传承可以延续,乃至于反攻大陆……嗯,大将军,你说的的确没错,北地部落的文明程度确实非常高,甚至可以说,高到了可怕的程度。”
何止是高?能在数千年前就有这样的技术水平,很难想象他们最初究竟有怎样的实力。
而在数个纪元前,他们又有怎样的技术?
面露严肃之色,苏昼在延霜大将军微微怔然之时,承认了他之前的说法:“虽然看似野蛮,但是在资源缺少的地区,将各种精妙的技艺简化,变得原始而可靠这件事本身,就是高技术的表现。而北地部落在冰原求存已经是数千年前的往事,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能办到这种事……”
他眯起眼,男人沉声道:“是那时的诸族联手,驱逐了他们!”
延霜大将军有些茫然。
他才刚刚开个头,完全没想到苏昼居然会接话,并且将他之后要说的东西说了出来。
而且苏昼所说的,恰好就是他所知道的全部,大将军已经不能再继续接话了,因为后面的事情他也不知道。
【咳……】
咳嗽了一声,掩饰失态的尴尬,延霜大将军的语气恢复了平静:【所以,我才不愿意继续战斗下去。】
【真神的后裔……这种事情并不是荣耀,我相信,帝国和圣日教会肯定知晓一部分相关的真相,但他们并不愿意告诉我,只是要打压我们,让我们这些有同样先祖的北方人互相战斗。在我族数千年的仇恨很可能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刻意安排的阴谋的情况下让我打?】
他举起长枪,哈哈大笑,毫不在意自己的声音会让所有延霜军听见:【兄弟们,他们让我打,我就打?】
【可笑,凭什么!我们延霜军什么时候在乎这群帝国佬的命令?!】
“凭什么!”
而所有延霜军人的声音合为一体,愤怒的心在此凝聚,化作一道冲天洪流:“反了这群帝国佬!”
魔鬼用事实蛊惑人心,有着魔鬼血脉的延霜大将军用真理引动所有人的情绪,他就是延霜领真正的主人,从现实至心灵。
【听见了吗?希光的斯维特雷?】
在这千万人的呼声中,黑甲骑士抬起头,红色的眸子直视苏昼:【这就是北地人的声音。】
延霜大将军的言谈平静了下来,带着一股规劝:【战争,是所有延霜人的意志,这是我们的复仇,追逐真相的旅途,我们是为了高贵的真理而战,为了揭示数千年前被掩盖的真相!】
【诸神对这个世界究竟做了什么?我们的先祖对这个世界做了什么,才需要沦落到如此下场,以至于一个个纪元中,都需要血亲相残?】
【我们并非是要求帝国为我们和北方部落数千年的血仇负责,我们只是要求一个真相!】
抬起长枪,枪尖对准苏昼,延霜大将军的言辞铿锵有力,就像是万古不化的寒冰一般坚定如一,冷静无比。
他是魔鬼的血脉,心中却怀揣着追求真理的高贵愤怒,他身上寄托着所有延霜军人的憎恨,悲伤,愤怒,也有着他对这片大地,对自己所有同胞深刻的爱。
苏昼能感应到,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位强大的骑士身上汇聚,那随心所欲,只是为了追求真理的意志正在熊熊燃烧,要和整个埃安世界,那世人约定俗成的正确战斗。
和苏昼交流的这段时间,他成功地凝聚了整个军队,乃至于整个北地的人心愿力。
一条硕大无朋,宛如山峰一般盘旋在天地间的黑鳞古蛇心光体,正在延霜大将军的身后浮现。
它抬起头,赤色的蛇瞳俯瞰云层与大地,凝视着沉默的苏昼。
【希光的斯维特雷,魔化者的庇护者,公义的导师,行走于世的义人。】
延霜大将军开口,此刻,他的声音变得浑厚而宽广,仿佛像是万万人齐齐发出,而无数道回音重叠,汇聚成了一句话:【现在,你还要阻止我们吗?】
“我从来不是为了阻止你们而来。”
对此,苏昼摇头。
他举起大盾,闪耀的结晶释放着炽热的光辉,令树根纹路在盾面上扩散:“我说过。”
“我是为了守护你们而来。”
“你们为了追求真理而战,为了寻觅真相而战,你们为了终结错误的纷争,而掀起了另一场错误的纷争——你们和北地部落的那些人一样,看似在追逐正确,却已经堕入了虚无的陷阱。”
苏昼向前走着,他在云端前进,每一步踏出,都令云层震荡,天地起风,圣日的光辉在他的源能影响下更加灼目耀眼。
三首巨龙心光体在其身后浮现,隐约能看见第四颗若隐若现的头颅正在凝聚:“仔细想想吧,你们发起战争,会得到什么?又会失去什么?北境大天灾之下,开启了战争的你们和北地部落人会死去多少平民,多少军人,多少孩子?”
“真相固然重要,但倘若连人都不复存在,连记住真相的人都死去,那它又有何意义?”
【你根本不懂。】
延霜大将军的语气带起了浓浓的失望,他此刻站立在黑鳞大蛇的头顶,圣日的光辉甚至无法令古蛇的鳞片反光,衬托地他简直就像是行走于人世的魔神:【北地人不畏惧死亡,我们只要真相,只要复仇!】
“但我怕,我畏惧。”
而苏昼面带微笑,他手中的大盾上开始闪耀雷霆:“我害怕无辜者无意义的死亡,我害怕追求真理者活不到他们得知真正真相的时候。”
“我无法出手时,我祝福。我可以出手时,我守护。”
“不想被我守护,就证明你的实力吧,延霜的大将军,证明你可以击败我,证明你有这个实力去追逐真理,而不是被真理吞噬。”
延霜大将军并没有说话。
他只是又一次抬起了手中,以自己脊骨,以自己全心全灵凝聚而成的神兵,然后引动源能与心念。
在这一瞬间,他的枪尖上开始出现了一个又一个螺旋,那是数千年来延霜领居民为仇恨咆哮的愤怒,为亲人哀悼的悲伤,那是军人守家卫国坚定的职责,也是为了寻觅真相的高贵信念。
一条路线顺着枪尖,指向了苏昼的盾牌,以及盾牌之后的心口。
头盔铠甲之下,赤红色的眸子中闪动着纯粹的光华,那不是血腥,也不是杀意,而是一种更加纯粹的质问,对这片大地上发生的一切错误的质问。
‘凭什么?’
还有。
‘为什么?’
巨大的黑蛇心光体仰天昂首,它急速地缩小,缠绕在长枪之上,然后牵引着千里内的所有源能汇聚。
一时间,天地间风云突变,长云奔涌成大河,洪流一般的源能朝着枪尖汇聚——这天灾异象只发生了一瞬,然后就将延霜大将军手中的长枪化作了一条真正的大蛇巨龙,一头由无数延霜军人,乃至于数亿延霜人心愿力凝结而成的人道众群之龙!
轰!这枪还未刺出,延霜大将军和苏昼之间数千米内的所有空气都湮灭于无形。
而后,它刺出。
转瞬之间,覆盖半个天空的光芒都被牵引的偏移,朝着苏昼轰击而去。
这一枪扭曲了光线,万事万物都为之顺从。
紈絝小萌煮
除了一个人,和一面盾。
“其实你或许真的有了可以追逐真理的实力,你可能并没有错。。”
注视着这惊艳的一枪,简直就像是将整个人道众群之龙,整个利维坦都凝聚在枪尖的一击,苏昼不禁叹息感慨:“璀璨耀眼,延霜大将军,你并非是不强,技艺不是不精深。”
男人抬起了大盾,他凝聚了自己的天魂业位,凝聚了自己噬恶魔主,大自在天魔主神通的核心力量,他运起了万念归一,并将这身躯中积蓄了大半年的神木之力齐齐汇聚于自己的大盾之上。
然后,一盾拍出。
在这一瞬间,握紧长枪的延霜大将军仿佛产生了一个错觉,自己仿佛失去了自己对身体的控制,他正在朝着高天坠落,圣日连带无数流云宛如深邃的旋涡,要将他吸入其中。
就像是苍天塌陷,人却感觉是自己正在坠入天空。
不可抵御,不可理喻,不可抵挡的力量,化作足以将数亿人的心念都直接击碎的盾墙,干脆利落地碾碎。
连光都能引导得枪尖撞击在了盾面之上。
然后,迸裂裂缝。
如若天仙之力都不能碾碎数亿人的合力,那天仙又为何可以被称之为天仙,而修行者又为什么要修道?
苏昼收回了盾。
他凝视着眼前紧握长枪,枪尖崩碎为碎片,似乎怅然若失的延霜大将军,一言不发。
——你仅仅只是遇到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