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qgie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古玩之先聲奪人討論-第兩百九十章 假意(下)鑒賞-t2j40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你放心,这些我肯定是要留给杨老先生的。”余钊哈哈一笑,暗道一声可惜。
赵琦转移了目标,盯着余钊脖子上的挂件:“余老板,冒昧问一下,你脖子上挂的玉器,能不能给我欣赏一下?”
“这有什么,你看吧。”余钊很大方地把玉挂件从脖子上取了下来,放到赵琦面前。
“那我就不客气了。”赵琦呵呵一笑。
tfboys之我管你
余钊的玉挂件看起古意盎然,表面留有少量沁色,它是用一件上好的白玉制作而成,通体运用娴熟的透雕、浅浮雕等技法雕琢成一盘曲的玉龙,龙身卷曲呈横向S状。
在龙身前方又有一凤鸟回与之对望,其身躯细长同龙身呈S状扭曲,尾羽化作细长之流云纹,似缠绕于龙体四周,使玉龙呈遨游云雾间的状态。
看到这枚玉挂件,赵琦就想起前世余钊给他讲的一件事情,他说自己原本有一枚战国时期的玉器,因为不识货,便宜卖给了别人,后来这件玉器又转手卖了一百多万,让他后悔死了。
后来,赵琦托关系调查余钊,才知道原来是余钊相中了一位受害者,一开始想要交好对方,所以把玉器卖给了对方,价钱不是很贵,相当于走眼了,但谁又知道这会不会是余钊刻意的呢?
不过,余钊相中的这位受害者也是老江湖,最终识破了余钊的骗局,让余钊赔了夫人又折兵,还不敢去找对方的麻烦。
囂張凰妃:王爺,靠邊站 秦小缺
看到这件玉器,赵琦就不用装了,确实打心里很喜欢,片刻后,他有些爱不释手地说:“余老板ꓹ 商量一下,这件玉器让给我吧。”
邪妃逆天
“这……”余钊显得很纠结:“你也看到ꓹ 这件玉器是我随身戴着的,确实没有转让的打算啊!”
赵琦演戏演全套,他作揖道:“余老板ꓹ 帮个忙吧,我是真心喜欢这件玉器ꓹ 咱们价钱好商量。”
余钊问:“哪怕我给出的价钱是天价,你也买?”
赵琦拍着胸口道:“只要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ꓹ 我保准买。”
他这么说当然夸张了一些ꓹ 但事实上,很多时候买家购买一件古玩,并不是都能买到便宜货,有的货物是实打实的价钱买下来的,甚至还有略高于时价的。这种高价买来的物品,当然不好短期就转手,即使勉强卖掉ꓹ 也没多少钱可赚,只能捂着等待升值。
而真正既好卖又能够赚大钱的ꓹ 基本上是买家捡漏来的物品ꓹ 一些做的比较大的古玩商ꓹ 基本上都有类似的发家例子ꓹ 而那种大批量买货的买家,基本上就不会遇到捡漏这种好事。
言归正传ꓹ 余钊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那你不是亏定了吗?”
赵琦呵呵一笑:“俗话说ꓹ 千金难买心头好ꓹ 看到自己中意的东西,当然得尽可能地买下来ꓹ 否则错过了机会,以后可不定能遇到了。至于贵一点,以现在古玩的升值速度,早晚能够覆盖成本,而且我又不急着用钱,就放着呗。”
“那要是你买了这一件心爱之物,又遇到另一件心爱之物,却因为花钱太多,买不到了怎么办?”
“呵呵,这种情况自然是存在的,不过我说愿意多花钱,并不是说让自己当冤大头,涨个几成没关系,翻个一两倍,那我肯定不会同意啦。不过我这人嘛,今朝有酒今朝醉,管明天的事情干嘛,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
听了赵琦这番话,余钊觉得赵琦这种人就是棒槌,也是他心目中完美的诈骗对象。
于是,他装模作样的纠结了一会,才说道:“咱们也挺投缘的,我交你这个朋友,这件玉器我是三万块钱买的,你给我三万就行了!”
未來塵世 鬼屋
“这怎么好意思?”
“拿我当朋友就别这么说!”
“好,我现在就给你!”赵琦心里十分爽快,这也算是稍稍收取了一些前世的利息。
看到赵琦打开包,从包里取出三万块钱现金递给自己,余钊越发觉得赵琦是个不缺钱的主,否则普通人,谁会在身上放这么多现金?
“这是我的手机号,等我有了时间,一定联系你!”赵琦为了伪装的逼真一些,刚刚还买了一部手机,又办了一张泸上的卡。
“好,我随时恭候。”余钊也给了他的手机号码:“对了,你朋友怎么还没来?”
“我也不知道啊,约好的十点半,现在都快十一点了,怎么人影还没看到。”
赵琦装作诧异的样子,拿出手机装模作样的打起电话来:“什么……你是说在XX路的那家?你不会说清楚一些吗?再说了,等不到我,你不会给我打电话!好好好,我马上就到!”
他收起手机,抱怨道:“我这朋友实在太不靠谱了,位置都不知道说清楚一些。”
余钊笑了笑:“人嘛,总有马虎的时候。”
赵琦摇了摇头:“余老板,我朋友还在等我,我就先走了,咱们有空再约。”
余钊目送赵琦离开,嘿嘿一笑,暗骂一声蠢货,接着向赵琦的相反方向走去,嘴里还哼着轻快的小曲。
赵琦打车又回到杨莫家,杨宝生看到他回来,连忙问他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有没有获得余钊的信任。
杨莫瞪了他一眼:“你急什么,才刚刚认识,就想获得他的信任,那‘信任’未免也太廉价了!”
赵琦笑着说:“我知道老先生想问的是,余钊有没有把我当成目标。”
杨宝生连连点头:“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婚昏欲醉 黃老邪的玉簫
杨莫说:“小赵这么说,看来应该比较顺利吧?”
種下的幸福
赵琦点了点头:“确实,他应该是把我当成冤大你头了,但我也从他那收取了一些利息!”
至強基因
魅人間 解語
说着,他就把那件玉器拿了出来。
杨宝生见了玉器,有些惊讶:“这是什么时期的?看着好像有些年头了。”
傲世邪神 一壺酒
“战国时期的。”
“战国玉器?!”杨宝生眼睛瞪得就跟铜铃似的。
赵琦介绍道:“龙凤一体的构思题材,在商周时期便渐趋流行,到战国更是成为盛行一时的艺术形象,及至两汉,也依然余韵不绝。此类造型称作‘依附同体’,多呈S状套迭之样式,线条流畅优美,又极具跃动感,可谓战汉玉雕之集大成者,具有高度的艺术与收藏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