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r047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諜影-第五十三章 超越主宰內定了看書-xi35j

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
“嗯?”
黄裳文书一出,玉虚宫内外封禁,一片梦幻迷离。
诛仙剑气于不可思议间再度上扬,一切的边界都被打破,一切规则都洞若观火,向着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冲击。
同样是道法自然,阐教与截教,单从名字上,就能看出区别。
阐字,阐述天机,衍化大道,在天地秩序正常的情况下,最得天时地利;
截字,洞悉天道,截取生机,所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而遁去一,这遁去的一,就是截教所要截取的一线生机,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原剧情里通天教主失败了,现在的他,却真正做到了截取天机。
只是这位截教之主,露出的表情不是喜悦,反倒是抗拒。
他与鸿钧、元始之争,是仙道内部的事情,绝不容许天外来客进行干涉。
即便了解到原本的轨迹,通天也不会如元始那般,做出引西方教双圣打同门师兄弟的事情。
可紧接着,超越权柄毫无阻碍地融入诛仙剑阵中,一条面向诸天的堂皇大道,向通天展开。
真香。
妖孽後衛 九楓錢
权柄之力,本就是诸天万界最高层次的力量,对于通天这种顶尖存在的启发之大,简直无与伦比。
何况超越权柄,更是增益向的极致,它的意义,就在于打破原有极限,冲向崭新的世界。
时至今日,黄裳也确定,神魔逆境最初的启发ꓹ 便是从超越权柄中衍生而成。
主神殿的轮回者在入侵诸天世界的同时,诸天世界也从中获得了突破的机缘ꓹ 虽然遭受战火的一方很痛苦,但不破不立,这确实是超越权柄最适合的场地。
此时亦是如此。
诛仙剑阵威能再涨。
这世间第一杀阵ꓹ 在通天手中本就是锋芒尽去,煞气内敛ꓹ 犹如潜龙归海,剑收于鞘ꓹ 不动则已ꓹ 动则天倾地灭,如今再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给予元始天尊的威压,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任由他如何摇动盘古幡,气息都飞速下降,金莲彻底破碎ꓹ 周身也被剑气不断侵蚀。
不得已下,这位阐教教主ꓹ 开始向着八景宫求援。
大师兄老子ꓹ 自从黄裳为人道教主后ꓹ 就一直态度莫测ꓹ 于宫内闭关,似乎不问世事ꓹ 但元始天尊知道ꓹ 这位大师兄还是向着他的。
通天教主也防备着老子乃至鸿钧亲自出手。
不过他不知道ꓹ 鸿钧那里已经不能再多做手脚了。
鸿钧与昊天上帝彼此制衡,某一方亲自出手亲自干涉的次数越多ꓹ 在对峙中就越落入下风。
倘若事事亲力亲为,又谈何统御?
鸿钧没有争统御主宰的意思,可无形中也被带入到这个节奏中,一旦失去了超然在上的地位,便是直接落败。
所以元始天尊能够依靠的外援,只有老子。
但八景宫内情形莫测,别说通天,就连黄尚都在关注。
这位太清教主,原本是人道气数的有力竞争者,毕竟黄裳是外来者,老子真要发力,必然有一番激烈争斗,可事实上他任由黄裳传道天下,提升国运,化归纣王,对仙道造成巨大的威胁。
现在元始天尊正在被胖揍,老子依旧不闻不问,八景宫静悄悄的。
“看来是与主宰传承有关了!”
黄尚心中有所猜测。
不比杨戬的本体是参与竞争无限主宰之位的八星级巡狩,老子的本体太上,可是这一代的秩序主宰。
三國大特工 東一方
正如女娲是这一代的生命主宰,以致于封神剧情里面,本该作为关键推动的她,根本没有出场,旁人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这都是神隐诸天,将力量完全收缩,全部用于主宰传承的体现。
这好吗?这很好!
既然老子顾不上封神世界的小争小斗,元始天尊也就没了翻盘的希望。
诛仙剑气摧枯拉朽地将盘古幡洞穿,随即又在其猛烈旋绞之下,将黑洞泯灭,然后刺在元始天尊道袍上。
一时间,仿佛有无数个微缩宇宙在元始天尊体内炸开,磅礴无伦的毁灭元气向四面八方扩散,冲击得整个世界也随之移位,规则错综动荡,仿佛要分崩离析。
但这一切在黄裳权柄之力的平复下,就如同一层褶皱,很快被抚平,然后往内一压。
嗖!
诛仙剑尖旋转,凝聚到极限的混沌元气,将向外喷薄的能量压缩回去,趋至真正的混沌。
混沌无质,却又沉重得足以击溃一切,顿时间,元始天尊体内爆开的微缩宇宙,在混沌剑气中彻底化为乌有。
作为大罗的天柱,塌了。
表现在外,就是血箭从元始天尊体内飙射出来,染红了他的衣裳。
校園胖妞逆襲記 小小懶貓貓
大罗金仙血染裳!
通天教主沉浸在这种奇异的境界中,丝毫没有留手之意。
自我意志中的他,不会再被师兄弟情谊所束缚,错过这最佳的时机,诛仙剑气不断盘绕穿刺,在玉清万劫不灭的仙体上,留下了一道道伤痕。
元始天尊的法宝,只剩下最后的玉如意,不断敲摇,进行着顽抗。
他认为自己并非在负隅顽抗,通天的诛仙剑阵虽能够伤到,却还无法杀死一尊混元大罗金仙。
因为元始与大道互通,整个天地都是其支持者,除非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强到能够将大道杀死的地步,否则他都会伤而不死,并且一旦停止攻击,伤势还会迅速复原。
不仅如此,元始还将道书传出,对于玉虚宫弟子下达反叛大商的命令,然后淡然道:“师弟,你我便在这里斗下去吧!”
通天教主摇头:“不,二师兄,这一战结束了!”
话音落下,诛仙阵图无限坍塌。
体变成了面,面变成了线,线变成了点,连时间轴上的过去未来,也都卷曲收缩!
最终,世界连续性都被拆解。
重生完美福晉 雲之錦
一切无限分割,到达极致后,出现了一片虚无。
那是比起归墟还要可怕,比起一切绝境都要绝望的虚无,将元始天尊往里面吸去。
“这便是我截取的无间天地,除你大道烙印!”
通天教主拂袖一震,元始天尊真的消失不见了。
被这终极一剑,镇压在了大道遁去的一,不与这个世界发生任何联系的孤立空间内。
并非简单的三维和二维的关系,而是无间。
在物质与无物质之间,在无限的坍塌与缩小,开辟出一个巧妙的平衡点,将元始天尊与封神世界的联系切断,使得他无法汲取大道的力量,鸿钧也没办法依靠烙印寻找到这位忠心的弟子。
换而言之,这个时候的他就被整个世界遗忘,也相当于死亡。
这是灭杀混元大罗金仙的方法。
既然你万劫不灭,那我便超出劫的范畴!
铮!
四剑飞回通天教主的袖中,一场混元大罗之战,落下帷幕。
通天教主出了玉虚宫,看向苏妲己,下一瞬间,就带着她来到了朝歌学宫,与黄裳面对面。
两者对视,都沉浸在一种难得的感悟中。
刚刚一战,元始天尊之所以败得那么决绝,黄裳有着关键的推动。
他的超越权柄,之前是作用于底层的人族身上,现在运用在最顶尖的混元大罗身上,效果十分奇特。
在通天将截字发挥得淋漓尽致,将元始天尊封禁在自己的无间天地里时,黄裳则借助权柄之力,再度俯瞰诸天万界。
两者一上升一下沉,犹如清浊分离,开天辟地,巧妙到不可思议。
而这回诸天世界在他的眼中,更像是一个个盒子,虽然有些看似漫无边际,比如漫威宇宙,可在本质上依旧是大点的盒子。
封神世界比起漫威世界,在体量上面自然要小上许多,可构建世界的规则并无高下分别,混元大罗金仙能重开地水风火,每一位就都可以看成五大创世神的综合体,在某些方面却又逊色些许,各具优劣。
同样神魔逆境也没有获得真正的突破,他们身上打上了世界太多的烙印,纵然跳出一个位面,也是陷入到一个更大的囚笼之中。
所幸诸天世界众多,汲取各界精华,神魔逆境便能走出一条精彩之路,但在性质上还是取巧,唯有到了九星级主宰,以概念诠释万物,才能成为万界的主人,定义所谓牢笼的规则。
那么其他权柄还好说,自由和超越这两个权柄,前路又在何方?
之前黄裳也不理解,但此时看着通天教主,他有了思路。
心念一动,体内浮现出璀璨光辉,那是超越权柄碎片,晋升神魔逆境时自行分来的诸天最强力量。
任谁都要好好保护,并且去争夺融合别人的碎片,以期权柄完整之时。
可这一刻,黄裳却将权柄碎片分开,掰下一块,送入通天教主体内。
这在那些你争我夺,恨不得别人都落败甚至死亡的主宰争夺中,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它确实发生了。
因为黄裳定义的超越概念,不是个体的超越,而是诸天打破过往的新生。
他将用超越过去,展望无限未来的胸怀,帮助一切拥有超越资质的存在。
有教无类的通天教主,同样有包容一切的胸怀,正在其中。
通天教主先是露出愕然,然后又露出感慨。
没想到他的知己,不在同门,不在界内,反倒是天外来客。
而如此作为,也说明了一切,通天稽首一礼,飘然离去。
一切尽在不言中。
黄裳目送通天离去,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继续讲课。
而体内,那分离出碎片,理应缩小的超越权柄,竟徐徐绽放出辉煌的光芒,开始不断扩大,向着完整的权柄飞速狂奔。
不仅没有损失,反倒超越了其余化身的权柄碎片。
这就是概念的定义与贯彻。
混沌之海,九大光团中,超越主宰正在看向他这里的传承者争斗,表情无悲无喜,心中并不满意。
一代不如一代了。
这些争斗者至今没有领悟到,权柄不是通过战斗分出胜负,胜者为王的擂台赛,而是通过这种交锋,感悟他人方向,贯彻自身思想,定义概念,并为之坚定不移走下去的过程。
由于主神殿的压迫,在诸天巡狩里面,对于无限主宰的争夺者最多,那些嫉恶如仇的好战巡狩,都希望用无限权柄的无穷伟力,将主神殿狠狠击败。
那又谈何容易?
尤其是如今九大主宰传承的偏向,令超越主宰露出了担忧,一旦诸天权柄失衡,主神殿更会把握住机会,趁虚而入。
所幸就在这时,超越主宰的目光穿透界壁,落在封神世界内,正看向黄裳与通天分享超越权柄的一幕,露出喜色:
“没想到,我的传承者,竟在主神殿阵营中!”
“继承了主宰之位,你便会挣脱主神殿的控制,成为诸天的守护者!”
“无论有多么艰难,一定要守护住诸天万界,我们的家园!”
……
極度空間
另一边,金鸡岭上,王师大营。
姜子牙看着手中的道书,手指轻轻颤抖。
元始天尊竟然命令他们反叛大商,投归西岐?
天下為聘:盛寵金牌嫡女
这是说反叛就能反叛的?
此时的姜子牙,与初下昆仑山的心态已经大不一样,但三十年学艺,元始天尊的威严还是根植于心的,仅仅是现在又多住进去了一位。
在两者之间徘徊良久,看着人族众志成城,仙道貌合神离,姜子牙终于露出坚定之色,摸了摸元始天尊赐予得坐骑四不像脑袋:“去吧!去吧!”
四不像一脸懵,许久后才明白姜子牙居然要将它放生,撒开蹄子就跑,完全没有半点舍不得。
你以为是【姜子牙】的可爱萌物啊,老子忍你这修仙学渣太久了!
眼见四不像走得如此干脆,姜子牙呆了呆,又有些伤感,然后走出大营,正好看到申公豹喜孜孜地带着袁洪一众妖族,往外走出。
申公豹本来就是妖族出身,对于仙道没有多少归属感,对于人族更不会有什么感情,他之前的相助属于投资,要向师门证明自身的能耐,如今元始天尊的命令,认可了他的地位,自然屁颠颠地往西岐。
可就在这时,姜子牙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师弟请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