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6uk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第六百零八章 自信-okfhm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应该就是他了!”
一座庭楼当中,白衣青年接过搜集得来的信息,最终将目标确定在了张清元身上。
女人花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
前妻反擊戰
调查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因为悟道堂的特殊性,虽然能够进去的人不多,是的悟道堂人流比较少,但是再少也会有源源不断的修士前往悟道。
诸如三年前内门大比第一的游晓生,第二的左擎天之类的排列顶端的人物,都得到了进入悟道堂的资格。
对于这些修士,白衣青年一系的人最开始只当他们是接待的普通修士,不觉得那老货会与这些人有什么交际,再怎么也不会轻易将那么珍贵的东西扔出,所以并没有花费太多的精力去关注调查。
而当初张清元和武正宗两人的交集谈话,也没有人看到。
是以更没有人将线索追查到他身上。
算得上是灯下黑。
不过终究是在这一次的意外当中露出了痕迹。
“张清元啊,天烈,我记得上一次的内门大比你也有参与过吧,他的实力怎么样?”
白衣青年望着张清元那三个字,
倒是没有冲动。
毕竟作为内门大比最终胜利的前列人物,并且已经被明水真人收下成为亲传弟子,再怎么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轻视的。
不过要说太过重视也不可能。
白衣青年晋升成为亲传弟子已经是超过了三十年,修为也一路提升到真元七重后期的地步,知道的一些东西更加的多。
不久前他才曾听到过一个消息,这个惊才艳艳的年轻人,怕是前途不妙。
君不见,
几乎每一个亲传弟子麾下都有几个内门弟子投靠,以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以及某些隐形便利吗?
然而那张清元呆在外门三年,一个都没有!
其中蹊跷,可见一斑。
“那个人实力很强,进步也很快,当年我在半决赛的时候就被他所淘汰,而进入到决赛看到他的实力已经是恐怖提升了不少,绝杀底牌更是恐怖异常,不好对付!”
说话的,赫然是当年在内门大比上有过交手的阳天烈。
说起这个人,他也是一脸的郑重。
“当然ꓹ 就算他再怎么进步快,如今的实力也不过是真元六重罢了ꓹ 和师兄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自信是好事,但是太过那就不好了。”
白衣青年摇摇头ꓹ
“能够在内门大比获得前三的,都是一些怪物ꓹ 越级挑战击杀不过是喝水吃饭,可不能小觑。”
男女內參 不加V
“但能够越级击杀的ꓹ 不过是寻常的真元境七重ꓹ 师兄尤其是那些等闲之辈可以相比的?”
“这倒也是事实。”
白衣青年点点头,目光遥望不远处天穹,视线仿佛看穿了重重虚空,声音悠悠地道:
“外界的散修,同级别之间根本难以是宗门弟子的对手,因为无论传承,还是手段ꓹ 都远不是那些侥幸得以突破的寻常散修相比的,那张清元能够对付寻常七重ꓹ 可我也有自信对付得了他ꓹ 真正麻烦的是一旦得罪这等天资妖孽ꓹ 未来的日子可不好过。”
天才妖孽ꓹ 最可怕的是对方的潜力。
谁也不知道这些妖孽,最终是否会成就洞真ꓹ 成为那高高在上ꓹ 几乎可以说是凌驾于宗门之上的洞真境仙人。
不过话虽如此ꓹ
最強召喚
白衣青年面上却不见得真有多大的忌惮。
“好在那小子自身都快难保了,还有没有未来都不一定ꓹ 就算度过难关,日后的大敌也不会是我们,正是最好动手的时机不过!”
獨占王寵之絕代商 蕁秣泱泱
“与其之后那东西落到别人手里,还不如先落到我的手上。”
白衣青年目光悠悠,
不过他还有一句话没说。
那就是这玉简十有八九最终都会落到那一位手上,只不过相比于其他人献上去,从自己手中献上去的意义是完全不一样。
他清楚知道,自己看弱小之人如蝼蚁。
而他自己,在某些人面前也不过是大一点的棋子罢了。
“先查找一下信息吧,接下来我再找个时间和这一位师弟好生说到说道…..”
……
外门大比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只不过相比于张清元他们那一届,云水宗掌门和八脉峰主齐至,并且亲自挑选弟子进入内门的盛况,今年确实简单得多。
高台之上,坐着的都是各峰脉峰主麾下的亲传弟子,基本上是帮忙峰主处理各项事务的副脉主。
基本上都是各峰主亲传弟子当中的大弟子,修为都在真元境巅峰。
以前的时候,张清元还以为副脉主是地位仅次于峰主之下的洞真境强者,但在进入了内门之后才知道,副脉主其实和修为没有半点的关系,这是脉主直接任命协助自己处理各种事务的修士,一般从自家门下的亲传弟子当中选一个能力资历足够的担任。
张清元甚至有些阴暗地想,或许这个副峰主的位置,就是各个峰主为了轻松,将事情都扔给弟子美其名曰历练的黑锅。
不过这其中也有例外。
比如玄水峰,
副脉主是张清元的熟人,大师兄王跃年。
这有些奇怪。
逆弒
因为王跃年是张清元的便宜师傅明水道人座下,而明水道人早已经卸任了玄水峰峰主一位十多年的时间,王跃年依然坐着这副脉主的位置,实在是让人有些奇怪。
不过情况虽然古怪,但张清元却并没有打算打听的意思。
因为相比于这些权力之间的斗争,或者是宗门上层的乱七八糟关系,张清元一直觉得唯有实力才是最为重要的一切。
掌握实力,
任何问题就都能够迎刃而解。
根本没有必要花费时间掺杂进入这些乱七八糟的斗争当中去。
与其花费时间参与到这宗门权力之争,还不如好好用这些时间来修行,让自己的实力更进一步。
当然,这三年来几乎将所有的心血精力都放在大衍术的开发商,没有时间去八卦其他东西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外门大比开幕,张清元也上前拜访王跃年师兄,王跃年也很热情接待了他,两人交流一番,交情也随之深厚了一层。
不过张清元也明显地感觉得到,在王跃年将他引荐给周围几个副脉主的时候,隐约间感觉到似乎有一些气氛不对劲。
而这,
未來之機甲女
也让张清元内心产生了更多警惕,表面上笑意吟吟得同时,内心里盘算情况不对,是不是需要提前找时间跑路,
避开可能即将到来的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