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p20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討論-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有個朋友看書-1tcxx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离开梦萝家,廖文杰打车前往驾校。
身上女人味太浓,只洗澡很难洗掉这身味道,他晚上还约了程文静烛光晚餐,必须得找个男人扎堆的地方,熏陶一下换换气。
驾校就不错,教练车臭烘烘的,烟味还特别浓。
只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最近这段时间,他几乎要把驾校的课程刷满,驾照到手也是个把星期的事。
以后驾校没得去,到哪蹭臭味呢?
廖文杰回想身边,发现除了坑货,竟然一个个都是香喷喷的美女,借个烟都难,真是太糟糕了。
思前想后,他结束今天驾校刷课,出门的时候,在路边小超市买了一包香烟。
个人不是很喜欢男士香水,决定拿香烟代替,每次换场的时候,点上两三根熏一下,沾点烟味,总好过每次都是沐浴露的味道。
人贵自知,他深知自己的实力,现在只有梦萝一个,但以后肯定很忙,次次专场都是洗发香精和沐浴露的味道,别说龙九了,Sandy那种小女生都会起疑心。
出了小超市,廖文杰路边等车,驾校位置偏僻,运气好,两分钟等到一辆出租车,运气不好,半小时都有可能。
“我这么有钱了,是不是该买个别墅,再买两辆车放着,一辆上班用,一辆泡妞用……”
他皱眉思索,都说狡兔三窟,一套别墅肯定不保险,万一哪天几个女人同时上门,他口才再好也解释不清。
可多买两套也不行ꓹ 其他几人倒好骗,龙九随便调查一下ꓹ 他还是会露馅。
思前想后,他决定买两套,一套拿来常住ꓹ 另一套对龙九说拿来炒房,以便用于和程文静、梦萝等笨一点约会。
佳鼎花园那间出租房不退ꓹ 抓鬼公司的事情,先瞒着再笨一点的阿丽和Sandyꓹ 他没有当老板ꓹ 就是一个打工的。
“我真是个天才!”
前方出租车驶来,廖文杰挥手招停,拉开车门坐入后排,还没把车门关上,一个人影快步上前,跟着挤了进去。
“咦,梦萝ꓹ 你换发型了?”
上车的人,廖文杰知根知底ꓹ 几个小时前还打过友谊赛。
梦萝也不说话ꓹ 倒头靠在廖文杰肩膀ꓹ 让司机赶紧开车。
“……”x2
廖文杰双目微眯ꓹ 他身边的女人不是梦萝。
武道霸主
面容一模一样,身材也相差无几ꓹ 但声音有区别ꓹ 而且ꓹ 这个陌生女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想了想,世界赌王大赛举办在即ꓹ 和梦萝长得一模一样,女人的身份呼之欲出,就是……
那个谁。
“怎么回事,你跑到驾校干什么?”
廖文杰抬手揽住女人的肩膀,一副老夫老妻的架势,不满道:“我知道你怀疑我在外面有人,但专门跟踪我就夸张了,酒吧的生意不管了?”
“???”
绮梦看了眼肩膀上手,嘴角勾起冷笑,这么老套的搭讪方法都敢用,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德……
末日巖帝
咦,长得好帅!
她愣了几秒,待出租车驶离原地,转头看向车后,十几号人追逐出租车,距离越来越远。
“看什么呢,问你话怎么不回,今天不做酒吧生意了?”
廖文杰紧了紧绮梦的肩膀:“一天到晚迷迷糊糊的,今天我还有事,不能陪你瞎胡闹,待会儿先把你送回酒吧,没问题吧?”
“???”
廖文杰一脸煞有介事,说得就跟真的一样,让绮梦都有点不自信了。
但不管是不是认错了人,这手有点没规矩了!
她微微眯眼,从手包里摸出蝴蝶刀,隐蔽抵在廖文杰腰间,微微一笑:“酒吧就算了,前面拐弯处停车,我约了朋友在那见面。”
“不会吧,你在外面有人了?”
廖文杰诧异一声,低头瞄了眼蝴蝶刀,当着绮梦的面五指握住,并一点点掰开,用蛮力夺到了自己手中。
“???”
绮梦眼眸骤缩,急忙压住脸上的惊色。
“别傻了,你知道我练过硬气功,子弹都伤不了我,更何况是这把刀。”
我有一座煉妖塔
廖文杰回以微笑,拿蝴蝶刀在手臂上刮了刮,最后折起刀放在绮梦僵硬的手掌上:“别闹,有什么晚上回家再说,外面谈这些不合适。”
绮梦:“……”
不行,得赶紧跑,不然今晚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想到这,她一把推开车门,出租车司机吓了一跳,脱口而出一句‘神经病’,急忙踩住刹车。
绮梦跳车跑路,一头扎进边上的建筑工地。
“靓仔,你马子跑了,不追啊?”
“跑就跑呗,再找新的就是咯!”
廖文杰爽快回道,没记错的话,绮梦的身份是杀手,还兼职卧底,是那个谁谁谁的心腹。
名字记不得了,反正和这次世界赌王大赛有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没当场制服绮梦,并将其扭送警署,还在看在那张脸和梦萝一样的份上。
洪荒之通風大聖 黃瓜白菜
真要是追上去,惹得一身骚,和自找麻烦有什么区别。
廖文杰摇摇头,这女人漂亮是漂亮,可麻烦也多,他是正经生意人,说什么也不能跳这个坑。
帶著小弟搶地盤:花花邪少 戀鵑者
就是有点可惜,毕竟和梦萝一模一样的脸,若是……
“你不追,有的是人追。”
出租车司机指着绮梦逃离的方向:“你看,十几个彪形大汉冲进去了,后果怎样,不用我说了吧。”
“请务必细说,我有个朋友,写那种小说的,想借点灵感。”
“你,你这人……你们两个都是神经病。”
絕色龍妃很囂張
出租车司机直接傻眼,气呼呼将廖文杰赶下车,他开车这么多年,什么人都见过,就没见过这么无情的。
“真麻烦。”
廖文杰摸出怀里的大哥大,直接打给曹达华,朝建筑工地走去,边走边说:“达叔,是我,你在哪?”
“又坐办公室,你的梦想呢,你的野心呢?说好要闯出一番名堂,绝对不吃软饭的呢?”
“啊,梦醒了,吃软饭更现实……不愧是你。”
“没什么大事,报个案,有两伙社团分子私斗,地址在……”
“我知道这归反黑组和调查科负责,重案组不管这个,不过两伙社团分子,其中一个是美女。很漂亮,身材也好,还穿丝袜……”
电话被挂断,曹达华表示马上就到,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他重案组之虎说什么也不会让犯罪分子嚣张无忌。
廖文杰耸耸肩收起大哥大,时过境迁,曹达华从扑街升至总督察,还吃上了软饭。可即便如此,他臭不要脸的性子也原样如初,令人不服不行。
走了三分钟,前方打斗声逐渐激烈,廖文杰停下脚步远远看着。
水泥地上,七八个壮汉被放倒,或趴或仰,昏迷不醒,可能还有人挂了。
剩下十来个人,提着砍刀铁棍追逐绮梦,人多势众,却被一个接一个撂倒。
……
绮梦避开前方呼啸铁棍,一个侧身翻滚,从围追堵截中逃出一条生路。
这两年,她卧底在港岛赌王洪光身边,一步步取得其信任,世界赌王大赛即将召开,洪光为了排除异己,保证自己代表港岛的出赛资格,让她暗中解决几个对头。
因为这次大赛召开太突然,几个对头都疏于防范,绮梦之前三次下手都成功脱身。唯有今天,对方严加戒备,手枪打完子弹才勉强逃了出来。
她精于枪械,拳脚功夫差了不少,打到现在,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都怪车上那个怪人,不然不会死在这里!
绮梦暗道倒霉,侧身闪避的瞬间,余光瞥到远处看戏的廖文杰,当即计上心头,大喊道:“大哥,快来救我,你安排的事情我已经搞定了。”
还有同党?xN
几个凶神恶煞的社团分子四下扫视,看到和建筑工地格格不入的廖文杰,提着刀棍便冲了上去。
宁杀错不放过!
“等一下,我和她……”
“我和她不认识,纯路人,这就走。”
一个壮汉接过话,而后一口吐沫吐在地上:“这种话我听多了,真以为能骗我?”
無限武俠之神武傳說 超軼絕塵
“MD,别跟他废话,这小子长这么靓仔,不管认不认识都杀了,免得妞都给他泡走了。”
廖文杰:“……”
这位兄台,会说话就说多两句。
一时间,群情激奋,几个壮汉被戳到痛处,提着武器便朝廖文杰砸下。
嘭!嘭!嘭!噼里啪啦!
廖文杰打完收工,拍了怕裤脚上的水泥灰,望向十米开外的战场。
绮梦拼着肩膀挨了一棍,总算解决了最后一个对手,双手扶着膝盖直喘气:“靓仔,今天多谢你仗义出手,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改天我约你吃饭。”
一听就是老渣女了!
廖文杰撇撇嘴,大步朝绮梦走去:“吃饭就不用了,我已经报警了,作为受害人,麻烦你在这里等待片刻,会有法律为你主持公道。”
“不用,我赶时间。”
“那好,你先走,这里交给我了。”
“???”
绮梦闻言一愣,但也没有多想,转身便朝工地外走去。
突然,脑后生风,她急忙转过身,视线内红色鬼手遮挡了全部视线。
扑街!
红线收回袖口,廖文杰居高临下看了绮梦一眼,本没有什么交集,他也懒得多管,可眼下这种情况,再放人走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
二十分钟后,几辆警车停在工地外。
曹达华戴着墨镜,挺着肚腩走到廖文杰身边:“阿杰,这么多人都是你摆平的?”
“不全是,这个女人功夫很厉害,是个硬茬子。”
“这么厉害?”
曹达华蹲下身,将扑街的绮梦翻过来,望之愣了愣神。
“眼熟,这女人我似乎在哪见过。”
曹达华挠头苦思,猛地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上次栽赃嫁祸你的报案人就是她,我在酒吧门口见过。”
“达叔,你认错人了,一开始我也以为,但她和她是两个人。”
“呵呵呵,阿杰,做人心眼不能这么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