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eb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一藏輪迴 山河萬朵-第1011章 金魚令!劍士第一,強大如斯看書-4wkir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苏墨疯了?苏墨,当然没疯。
要疯的恐怕会是黑盲大士。他的黑竹杖可是顶级的莲宝,虽然苏墨拥有法王金身,但是眉心绝对该是他的弱点。
天蔽 一抹殘笑
苏墨怎么敢以眉心来对自己的黑竹杖?但是,刹那之间已经不容他多想。
苏墨的身子呼啸而至。
轰——
黑竹杖正中苏墨的眉心。可是,黑盲大士直觉得自己的手臂瞬间一麻。实话实说,这种痛麻的感觉,他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了。
因为,他可以横行一藏世界,没有敌手。那一刻,他的感觉便似凡人拿着一根竹竿捅到了铁板上。
逆戰蒼
黑盲大士根本不敢相信这一切。
他的眼前只是刺目的白光。他不知道苏墨眉心其实有一块白山令牌。而白山令牌,那根本就是顶级莲宝不能撼动的存在。
呼——
而此时苏墨的拳已经到了。那一拳,直奔黑盲大士的前心。如今的苏墨早已今非昔比。
面对黑盲大士,他已经不需要结印。
这一拳,几乎可以解决一切。
整个星际都在颤动、扭曲。
花都劍仙 淩虛禦劍
似乎,周遭星空的所有力量都被苏墨调动并凝聚在他的拳头上。那一刻,黑盲大士终于明白他已经没有能力斩杀苏墨了。
原本,他还想就算拼个一死也会斩落苏墨。他怕别人阻挠,特意寻了一个他认为可以斩杀苏墨时空。
可惜,他错了。他低估了苏墨。他会和无尸道人一样会死在苏墨的拳下。其实,他不理解为什么苏墨会变得这样强大。
苏墨正在成为白山的代言人吗?
这些所有的念头都在黑盲大士的脑中一闪而过。同时,他还在死命地后撤。那种后撤,就是一种本能。
星际无尽,黑盲大士更是可以跨越时空。但是,他躲不开苏墨的拳。因为,周围所有的力量,都被这一拳禁锢了。
汐妃今比
苏墨的嘴角微弯。
孢子物語(校對版)
任何人都会喜欢这样的感觉。敌人在你的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的感觉。力量,那是苏墨一直渴望的力量。
现在,他终于拥有了。
他与黑盲大士之间的距离,正在不断地缩短。
百丈,十丈,三丈……
黑盲大士退的速度,根本必上苏墨追的速度,而且苏墨还没有尽全力。因为,苏墨还想等一等。
或许,黑盲大士还有什么手段。
三丈!
嘭——
黑盲大士的前心的黑色法衣已经崩散。这也就是黑盲大士,莲境七重,换一个一般的莲士五重境,苏墨在百丈外便已经直接把其轰杀。
呼——
而就在这个瞬间,黑盲大士的胸前一枚金色的吊坠猛地亮起炫目的光华。那是一枚金色的鱼形吊坠。
嘭——
吊坠崩散。
金鱼令!只不过,苏墨不认识。
当初,剑士第二李沐便是奉了黑盲大士的银鱼令来袭杀苏墨的。而除了银鱼令,黑盲大士还有一枚金鱼令。
只不过,这枚金鱼令他从来没有动用过。因为,他只有一次动用金鱼令的机会。今天 他也是在绝对被动 面临死亡的情况下才激发了这枚金鱼令。
轰——
金光乍起,如同一道金幕出现在了黑盲大士身前。最后时刻 这道金幕竟然挡住了苏墨的拳。
星空动摇 诸星齐震。
“嗯?”苏墨不由微微一挑眉。好强大的力量!同时,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暗光。看来 他之前预料的对。
黑盲大士果然还有后手。
黑莲无情吗?只不过,这一道金幕不似平常黑莲的力量。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力量 而且那种力量让苏墨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再看 黑盲大士借着那金幕的拦截,瞬间便遁出极远的距离。但是,他竟没有直接遁逃。
而在那金幕之中,缓缓走出一个修士。那竟然是一个身带无尽金光的修士。那金光很特殊 它覆盖了那个修士全身上下。
苏墨的眉头微微一皱。
因为 即使在他的双眸之中,显映出的竟然也只是金光,而看不透那个修士的服饰面容。
那个修士的一切都被金光笼罩,甚至连修为境界都被遮掩。
那绝对是个特殊的修士。
“阁下何人?”苏墨看着金光修士平静地问道。
“剑士第一!”那金光修士的声音有些飘忽,便似远在千里之外。
剑士第一!
苏墨冷笑着点了点头。看来 这就是黑芒大士最后的底牌。只不过,苏墨没想到黑盲大士手下的剑士第一 似乎比黑盲大士本身还要强大。
这真是一个比较奇怪的事情。
丫頭,不要跑 魚戲水
“第一,杀了他!”黑盲大士在后面冷冷地道。此时 黑盲大士面色微白,但是并无大碍。
風月大宗師
毕竟 方才他与苏墨只对了一招 而且苏墨的一拳并没有真的打在他的身上。可以说 黑盲大士的战力完全都在。
与剑士第一联手,他有绝对的把握杀了苏墨。可是,听了他的话,那剑士第一居然纹丝未动。
“黑盲,你的金鱼令已经碎了!”剑士第一道,“你难道忘了,我们曾经约定。那金鱼令只能用一次,而你刚才等于用它救了你自己。”
“所以,我不必在执行的命令了!”
“这?”黑盲大士一听,不由脸色微变。不过,剑士第一说得没错。那正是他迟迟不肯调用剑士第一的原因。
剑士第一和其它的剑士都不同。他,并不属于黑盲大士培养出的剑士,只不过黑盲大士曾经有恩于剑士第一。
所以,对方才给了他这样一次机会。
否则,剑士第一这样人物怎么可能听他的调遣。
剑士第一,深不可测。
可是,越是这样,黑盲大士越是不肯轻易地用他。那一次机会,他要留在最关键的时刻。
这一次,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杀苏墨。他,要把那次机会留给黑莲。可是,没想到苏墨太过强大。
黑盲不惜命!
他,认为动用剑士第一救自己是一种极大得浪费。
但,已经无法挽回了。
“第一,你说得对!”黑盲大士终于轻轻地点了点头,“但是,目前我还有性命之忧。他,要杀我!”
“这一次,我会护你周全!他,杀不了你。但是,下一次我未必能救你!”剑士第一道。
“好!”黑盲大士点头道,“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带我走!”
“可以!”剑士第一应了一声。
随即,那道金光直接卷起了黑盲大士。
行屍亂葬 心有明月
但是,苏墨岂能让其这样走了?
“休走!”
呼——
苏墨再出一拳,直奔那剑士第一。他自然要阻止其带走黑盲大士。可是,没想到那剑士第一的速度远比苏墨还快。
瞬间,他便卷起了黑盲大士。而且,剑士第一竟然还能一挥手,直接挥出一道金光,迎上苏墨的拳风。
剑士第一,强大如斯?
轰——
苏墨的拳,正好与那金光相撞。可是,它们只是引起了轻微的星际震动。因为,那金光的力量恰到好处,正好抵消苏墨的力量。
剑士第一与黑盲大士已经消失不见了。
苏墨的神色有些异样。他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它的上面竟然有一丝丝的青光缓缓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