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1op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132章 敵進我退,敵疲我打熱推-gzhi6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跟李素商量后的次日,刘备就火速召回了正在临江县跑马圈地、招降安民的关羽,向他面授机宜、委以重任。
部队倒是不用召回,因为很快还要继续顺江东下略取白帝、秭归、夷陵等地,本来就顺路。
关羽风尘仆仆地单骑回江州,见到刘备自然有很多话要叙谈。说完了家常之后,刘备当着李素的面,拍着关羽的手背,谆谆嘱咐:
“云长,愚兄本欲稳扎稳打、徐图刘焉。然中原之地,风起云涌瞬息万变,不给我这个机会。孙坚、袁术讨董激战方酣,袁术肯预支粮草请我军一并讨董,直接拒绝有违大义。
而董卓也派了新的荆州刺史刘景升上任,愚兄怕不趁着这个时机跟刘景升搞好关系、划清疆界,将来会有纠纷。景升兄战力固不足惧,然此人名称八俊,占据清流名士道义之利。
如若他不顾同宗之谊向董卓诬告我们,到时候以朝廷名义再派人插手益州事务,纵然不怕他们,却也有些麻烦,会损及名声。刘焉万一听说外界有人声援他,也会重新鼓起士气。
狂妃三嫁:謀定天下謀定他 百裏落櫻
九凝玄天
总而言之,愚兄需要二弟把守住益州东界、全据三峡之险,直至夷陵。一来不让外敌从长江水路窥伺蜀地、干涉蜀地事务,二来也封锁对我们不利的消息乱命,筛选隔离,免得鼓舞到刘焉。
此任重大,绝不在率军与刘焉决战之下。愚兄也是思之再三,唯有二弟可独当此方面重任,二弟切勿推辞!”
刘备解释那么多,也是因为素知关羽的傲气:眼下刘焉随时有可能集结兵力反扑决战,这当口要是不让关羽跟张飞赵云一起带兵厮杀,反而是去东线战场,不把重要性说清楚,关羽肯定会不乐意。
而且要不是自家兄弟ꓹ 刘备也不会说得这么摊牌、把内幕都倒出来。
一边说,刘备的内心一边也是有点纠结的。
他开始理解ꓹ 当初刘焉为什么要放出张鲁这个反贼来“隔绝汉使”了——外面有个随时会发神经的“朝廷”,简直就像定时炸弹,随时会对割据军阀的正当性造成潜在威胁。
而且ꓹ 千万别小看刘表的野心。
草根官道 世紀長風
历史上刘焉隔绝汉使,只是成功隔绝了北边的汉中ꓹ 前两年因为荆州是绝对讨董立场的袁术和孙坚坐镇,董卓把持的朝廷使者过不来ꓹ 也就没事。但刘表当了荆州牧之后ꓹ 第二年就派使者去董卓那儿告状说刘焉有僭越大逆的嫌疑,后来还借口拿朝廷的授权跟刘焉在长江三峡稍微打了一仗,撬走了甘宁等人。
刘备这一世也算是久历四方,所以他知道,自己既然取代了刘焉的位置,那么也就会拉到原本刘焉拉的那些仇恨,他从来没指望刘表会真的跟他关系有多好。
最好的情况ꓹ 只是表面兄弟,互相利用罢了。
被大哥这么推心置腹的交代ꓹ 关羽终于慷慨仗义地拍胸脯答应:“原来此事如此重要ꓹ 大哥放心ꓹ 东方之事ꓹ 弟一力当之。”
李素等刘备说完,也在旁边关照:“云长ꓹ 千万不可冒进ꓹ 我军只要制其险要、固守即可ꓹ 切不可多贪荆州膏腴腹地的城池土地,以免树敌过多ꓹ 也坏了大哥名声,我们只是讨董去的,要跟刘表搞好关系,过了夷陵地界,就算我军助战帮刘表拿下,也得先交还刘表。”
外交形势有时候比多占一城一地更为重要,连元首都知道39年的时候哪怕打过了布格河,也得先吐出来还给史泰林同志,否则野心暴露过快被人提防双线作战,就不好了。整个世界要转入彻底弱肉强食的争霸思维,还得等一两年后讨董联盟彻底破裂,就让刘岱、桥瑁先去做那个破坏规则的恶人、打响背盟第一枪好了,历史上刘岱这么干了也没落下什么好下场。
而李素擅长种田整顿航运,只要把长江三峡沿线拿在手中,按照整顿上庸地区的汉水航运,或者和之前整顿嘉陵江航运一样,在三峡沿岸多设集镇屯田、分段陆运中转、多造专门航行在三峡之间的船只。
不用几年,就可以让益州军在三峡地区物流畅通。绝对不会再出现历史上夷陵之战前、黄权劝阻刘备出兵时说的“我军在上游,顺流而下运兵运粮皆便利,然船只逆流返回甚难”。
对于李素的这个关照,关羽显然稍微有些不甘心。回头看了看刘备,见刘备郑重地点头,他才允诺:“大哥放心,我不会多占夷陵以东一座城池。”
刘备:“翼德、子龙还要分兵略取广汉、犍为,至少要留两万人马,江州也要分兵固守,云长就带……八千人?够么?”
天地封盡
关羽傲然道:“不过是拿下白帝、巫县、秭归等地,五千人足够了!将来真要打着巴郡太守蔡公的名义、跟孙坚一起北上讨董,我也从这五千人里分兵!”
刘备劝了几句,关羽坚持认为够了,也就启程出兵。他除了带走五千名以丹阳兵为主、板楯蛮为辅的军队之外,还带走了两名副将周泰、甘宁。
至于一直跟着关羽的徐晃倒是被留了下来,因为后续长江三峡一线的战斗,会需要大量的水军作战,攻坚反而不多,徐晃去了也不是很对口,不如留在更缺兵少将的西线战场。
……
话分两头,关羽要拿下巴郡最东端的要塞白帝城,估计还是要耗费至少十天半个月的。
毕竟一路上过去还有羊渠、朐忍、汉丰等好几个县要招降,光赶路赶到白帝城就有五百多里。等他打到宜都、武陵,估计都是十一月份了。
眼下刘备和李素最关心的主战场,还是西线这边,随时可能爆发的跟刘焉的决战,以及凭借朝廷圣旨的快速圈地。
关羽走后第二天,张飞、赵云也都结束了第一阶段的圈地,赶回江州听取刘备对后一阶段的长远规划。
毕竟关羽分走了那么多兵力,剩下的两万机动部队就不能全面开花了,得挑选几个方向重点进攻,还不能孤军深入太远,以免被刘焉下定决心派出全部主力堵住。
“大哥!刘焉老儿气数已尽,就算二哥不在,我与子龙还不是手到擒来,大哥就等着兵围成都,收获全功吧!”
大伙儿一见面,张飞就被最近的顺利所鼓舞,叽叽喳喳聒噪开了。倒不是他无谋,张飞也算稍微知兵、粗中有细,但白给的胜利捡多了,难免会轻敌发飘。
倒是赵云始终谨慎,白捡了三四个县,依然摆出一副“下一个县说不定要打硬仗”的小心姿态。
星際魂戰
刘备也不想扫兴,只是稍微说了张飞两句,而后吩咐道:“你们也不要小看刘焉,这两日我跟伯雅算了一下,刘焉真想跟我们决战,估计能集结出三万东州兵、八万益州兵。
所以,到时候还是子龙先率领一万兵力,全部配马,沿着长江继续溯流而上,从符节继续前进,拿下犍为郡郡治江阳、岷江重镇僰道。从僰道转入岷江,取南安、武阳,逼近蜀郡。”
(注:江阳就是泸州老窖的泸州。僰道就是宜宾,五粮液那地方)
赵云听到这儿,率先答应:“末将遵命!”
刘备这才转向张飞交代:“翼德以步军为主,走涪江逆流而上,稳扎稳打,取广汉郡德阳、广汉、涪城、江油、梓潼,从背后瓦解阴平道、剑阁道防御。以求前后合围张任、让驻扎在剑门关外诱敌相持的吴匡、高顺部得以入关,也打通我军后路。
有錢先生
如此一来,就算刘焉以大军逼近,翼德也可从容退却到江油、背靠剑阁道固守,想战则能战,不能战也能避战。唯有要小心涪城、江油等地有刘焉的心腹至交庞羲领东州兵固守。若不能力敌,只求把住剑阁道南口,与高顺前后夹击擒住张任打通道路即可,江油、涪城等县城是否拿下,也不急于一时。”
成都平原三郡,蜀郡是在最西面的,蜀郡的西南是犍为,西北是广汉。所以赵云、张飞这是分别构成了左勾拳和右勾拳,沿着长江和涪江勾到成都、绵竹。
赵云骑兵为主,行动迅速,绕后也更远,能吸引敌军更多注意力。张飞路程短,但行军慢,等赵云拉扯出空档之后,直插剑阁道背后。
张飞大致理解了这里面的思路,也嗡声嗡气地领命。
李素一直静静坐在旁边,没有越俎代庖,等刘备吩咐完了,他才补充赵云两句:“子龙,谁让你是骑兵呢,调动敌军、拉扯开敌军主力的任务,只能交给你了。
一路上你要大展旌旗以壮军威,一万人打出两万人的声势,而且要适度敢于分兵略取诸县,摆出很贪的样子,让刘焉觉得‘不跟你一战,整个犍为甚至南中都会被你跑马圈地用朝廷圣旨快速劝降’,这样他才会忍不住,派主力围剿你,给翼德对付庞羲创造战机。
你拉扯得越远、勾引走的刘焉主力越多,我们打通剑阁道作为备选后路,就越有把握。如今虽然可以走长江水路迂回成都,毕竟也不保险,多条路上退路,进退自如,总是好的。
刘焉一旦真的追你,你也不要托大跟他的主力决战,发挥你的速度优势直接跑就是了。跑回南安也好,僰道也好,把一万人马拉近城里守城,刘焉也不可能攻城打你。他要是全军撤围,你就追上去骚扰恶心他。他要是分兵回去对付翼德,分得少了翼德不怕;分得多了,那你就从僰道杀出来,把监视你的围城余部干掉。”
赵云听得满头黑线,却还是一口答应。虽然这仗还没打呢,但他听了军师得描述,代入思考了一下刘焉,自己都觉得被恶心到了。
——
國刃 豬龍者
PS:明天再三更吧……今天就两更了,双十一看书的人也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