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wd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高武大師笔趣-933 宗湘的訓誡分享-18jkz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邙山。
炼器协会也召开了高层会议。
当君山的政策出来,宗湘和北伟就知道,发令枪已经打响,炼器协会必须得跟联盟进行竞争了。
要说优势,当然还是炼器协会充满着优势。
要论人力、物力、财力、组织规模,都是炼器协会完胜。
炼器圈在炼器协会的规制下,已经持续了一百多年,岂是炼器联盟可以轻易挑战的?
联盟作为一个草台班子,要什么没什么。
在很多协会的高层看来,联盟就是穿上龙袍,也像是个太监。
但是宗湘和北伟却不这么看。
既然君山将其推出来打擂台,那就说明,联盟不是一无是处。
对于联盟,万不可大意。
两人也是发现协会这边没有当回事,所以才召开了这次的会议。
仙界開拓者
宗湘发言说道:“我看诸位的意思,都不太看得起这个联盟。但我要说的是,你们看不起的草台班子,在第四关的试炼时,赢了我们协会。”
什麽?!她是十代目? 槿靜
听到这话,众人立即禁声。
宗湘这一句话就奠定了基调。
这番会议,看来不是夸海口、长志气、夸夸其谈、鼓舞士气的会议。
发现气氛有些过于严肃,宗湘便舒缓了语气,说道:“就算我们看不起联盟,也不能看不起君山。君山将炼器联盟推出来,那就不是无的放矢。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被迫要跟联盟去竞争。
为什么走到这一步,在坐的各位都很清楚。
君山咄咄逼人,这事确实有;但我们自身,难道就没有问题了吗?
炼器协会的腐化,难道在场的就不知情吗?”
宗湘提高了音量:“老一辈披肝沥胆,中生代厚积薄发,靠着这两代人,炼器协会坐稳了炼器圈龙头老大的位置。可之后呢?
新一代是什么情况,你们莫非不清楚么?
周深和王晋,就是典型。
干啥啥不行,争权夺利第一名。
若不是他们争权夺利,协会岂能如此被动?
若不是他们无视协会,试炼岂能沦为笑柄?
最強魔修系統
而周深的王晋这样的人,还少吗?
为什么新一代沦落至此?
老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
新一代有问题,根子就在在场的人身上。”
傲世獨神
看到宗湘越说越严肃,现场也没几个人敢搭话。
宗湘接着说道:“君山的逼迫,我心里很是愤慨。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咱们都是地球的一份子,不可能拿着地球社会的利益去跟君山赌。赌赢了还好,也就是虚惊一场;若是赌输了,我们就是地球社会的罪人。
所以,这个让步,我们必须让。
对一点有疑虑的人,都给我闭嘴。拿着这些事情来攻击创始元老,其心可诛!”
最近总有传言,说协会不该让步。
宗湘算是在此做了解释。
原本,这些解释都是多余的,只是架不住有人装糊涂。
宗湘:“虽然心里憋闷,但冷静下来以后,我却觉得,这反而是好事。这些年,炼器协会不断的腐化堕落,我和北伟三番五次的整改,三令五申,都没有效果。现在也好,有些人不改,君山就逼着他们改。
竞争的趋势已经不可避免。
而且这还不是短期的竞争,而是长期的竞争。
竞争的焦点,在于第五关试炼。
衡量的标准,同样也在于第五关的试炼,这是一场即将持续二三十年的赛跑。”
听到这话,众人都有些不解。
宗湘解释道:“昨日,唐部长联系过我,他给我说了一些信息,让我猛地意识到,如果第五关输了,如果第五关过不了,炼器协会就彻底的完了。”
众人越发的不解。
宗湘:“唐部长提了我一句,他告诉我,建宇屋有什么遗藏他不知道,但现目前,最后价值的东西就是那些考题……
我和北伟彻夜研究,然而恍然大悟!
原来,每一关的试炼题,都是不同层次的精妙知识。
解开试炼题,再回头总结,便能发现珍贵的知识,能够炼器技术和炼器理念突飞猛进的知识。
到了第五关,总结出第五解法,那就能踏入前所未有的炼器领域。
如果我们炼器协会败了,我们的整个认知,都会被碾压,从此彻底的落伍。”
超級聖尊
众人大为惊愕:“居然还有这事?”
宗湘:“相关的事情,稍候再讨论。与试炼题相关的信息,到时候,我和北伟元老会一块公布。现在,它们不是会议的重点。
風月大宗師
今日,会议要说的是重点是竞争。
竞争,已经免不了。
而且,这场竞争,我们炼器协会一定要赢。
而要赢,那么,作风就必须要改一改。
我知道,你们都是特权人士。手里的权力很好用。左手握着评级,右手握着教育,然后身边还围绕着各种各样的商业利益。
我要说的是,从今天开始,这样的日子结束了。
你们必须给我打起精神来。
从今天开始,炼器协会要去抢人才。
花钱走后门这些事,必须就此绝迹。
我和北伟将亲自组建工作小组,对协会的各项工作展开督导和检查。每年都要评定成绩,而且会对每个部门都进行检查。
最強狙擊兵王
做得好的人,要奖励、提拔,给予权力。
做得不好的人,要批评,要整改。
对于屡教不改的人,要直接出清。”
现场沉静,没人敢触怒宗湘。
大家都知道,宗湘这是认真的。
当然,高层也不是傻子。
他们也知道问题所在。
协会内部的痹症极多,但能不能治下来,谁的心里都没有底。
不过,倒是没人敢把宗湘的话当做耳旁风。
法醫星妻太妖嬈 月初姣姣
天價腹黑寶:廢柴娘親惹不得
宗湘:“以我们炼器协会的能力,以我们势力,只要我们认真起来,不可能竞争不过炼器联盟。
这一次,我们要拿出实力,拿出底蕴。
我们要让炼器联盟成为笑话。”
最后,宗湘也开始给大家加油鼓起。
批评归批评,该鼓舞士气的时候,还是要鼓舞士气。
会议之后,宗湘就跟北伟开始就各种改革举措进行探讨。
说实话,这样的画面很少见。
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创始元老,能够耐着性子商讨,本身就说明,他们已经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这压力倒不是来自君山,也不是来自联盟,而是“第五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