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軍F-5E戰機墜海背後:飛行小時數超過6260個小時

臺軍F-5E戰機墜海背後:飛行小時數超過6260個小時

(原標題:觀察|臺“空軍”F-5E戰機墜海背後)

平安養老上海分公司被罰35萬:未按照規定使用經備案的保險條款、保險費率

10月29日,臺灣地區空軍(以下簡稱臺“空軍”)第七飛行訓練聯隊1架F-5E戰鬥機,因發動機故障在臺東近海墜毀。飛行員朱冠甍雖成功跳傘逃生,但墜海後送醫傷重不治身亡。朱冠甍母親稱,其子曾說“F-5早晚會出問題”。

臺“空軍”的F-5戰鬥機。

機型老舊的困擾

上世紀80年代前,臺灣地區“空軍”的裝備都是以購自美國爲主。隨着中美關係的改善,美國拒絕向臺“空軍”出售F-16戰鬥機。因此,臺灣當局轉而採取自研的方式,爲其空軍提供裝備,如IDF戰鬥機、AT-3攻擊教練機。不過,需注意是,儘管這些武器裝備被臺灣方面冠之以“自研”的名頭,但仍得到了美國的技術幫助。如IDF戰鬥機就得到了美國通用動力公司、西屋電子和摩托摩拉公司的技術援助,AT-3則是與美國諾斯羅普公司合作設計。此外,臺“空軍”還於上世紀90年代從法國購買了“幻影”2000-5戰鬥機,嘗試武器外購來源多元化。

目前,臺“空軍”有3.5萬人,裝備約550架各型飛機,其中約400架爲戰鬥機。這其中既有外購自美國、法國的F-16A/B block20、“幻影”2000-5戰鬥機,也有臺灣漢翔航空工業組裝的F-5E/F戰鬥機,以及其自研的IDF戰鬥機等。

在空中作戰力量方面,臺“空軍”作戰聯隊有1個基地指揮部、5個戰術聯隊和1個飛行訓練聯隊。其中,松山基地指揮部主要提供行政專機服務。第一戰術戰鬥機聯隊駐臺南機場和澎湖機場,裝備IDF戰鬥機。第二戰術戰鬥機聯隊駐新竹基地,裝備“幻影”2000-5戰鬥機。第三戰術戰鬥機聯隊駐臺中清泉崗機場,裝備IDF戰鬥機。第四戰術戰鬥機聯隊駐嘉義機場,主要裝備F-16戰鬥機,還裝備有UH-60M等型號的直升機。第五戰術混合聯隊駐花蓮機場,除F-16、F-5F戰鬥機外,還裝備同型偵察機RF-16和RF-5E。第六戰術混合聯隊駐屏東神鷗基地和金門機場,裝備E-2K預警機、C-130H運輸機和P-3C反潛機。第七飛行訓練聯隊,駐臺東志航基地,裝備F-5E/F戰鬥機,也是這次墜機身亡的朱冠甍所屬部隊。

幻影”2000-5戰鬥機。

當下,臺“空軍”裝備上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機型老舊,更新換代壓力大。戰鬥機佔臺“空軍”所有飛機總數的比例較高,但就戰鬥機機隊來看,部分機型老舊,換代升級壓力較大。F-5戰鬥機自2018年起開始逐步退役,“幻影”2000-5戰鬥機,在2000年至2020年期間也需要進行更新換代。儘管臺“空軍”對其F-16A/B機隊進行了升級,採購了66架F-16C/D block70,但升級工作要到2023年才能完成,F-16C/D block70尚未交付。至於“幻影”2000-5機隊,在目前的國際形勢下,臺“空軍”也很難從法國或歐洲找到替代機型。

就拿此次出事故的F-5戰鬥機來說,1965年11月28日,臺“空軍”得到了第一架F-5A戰鬥機,由此開啓了F-5戰鬥機在臺“空軍”的歷史。當時,臺“空軍”一共獲得92架單座F-5A戰鬥機和23架雙座F-5B戰鬥機。F-5A服役了近22年,F-5B則服役31年。1968年,臺灣當局與美國諾斯羅普公司商談合作生產F-5E/F戰鬥機的事宜。1974年,第一架臺灣經授權由漢翔航空工業生產的F-5E戰鬥機出廠。一共生產了242架單座F-5E和66架雙座F-5F,佔F-5系列全球生產量的1/4,臺“空軍”也由此成爲世界上最大的F-5戰鬥機使用方。此後,漢翔航空工業還對F-5E/F進行了改進,並提出採用IDF相關技術的Tiger-2000升級計劃。不過,由於臺“空軍”決定逐漸退役F-5E/F,所以TIger-2000計劃無果而終。

臺“空軍”裝備的F-16戰鬥機。

美大選計票意外拖延:佐治亞水管爆裂 威州機器缺墨

教練機青黃不接

漢翔航空工業曾與美國合作生產UIH-1H直升機,F-5E/F戰鬥機,以及T-53和TFE-731發動機,與外國企業合作研製IDF戰鬥機及配套的F125發動機等。但漢翔航空工業的自研能力和技術水平仍然有限。

20款福特F150 多用途用車首選 國六

IDF戰鬥機作爲漢翔航空工業唯一能拿得出手的產品,其研製花費14年時間,大大超過同類飛機平均水平。況且,漢翔航空工業在研製IDF期間,還得到多家國外企業的技術幫助。即便如此,IDF的技術問題長期沒有得到解決,被嘲諷爲“我不能飛”(I don’t fly)。此外,受限於纖弱的機體和羸弱的發動機,IDF性能平平,改進升級潛力空間也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F-5E墜機事件,也反映出臺“空軍”戰鬥先導教練機老舊,亟需更換的問題。然而,漢翔航空工業羸弱的技術研發實力,使得接替F-5戰鬥機承擔戰鬥先導任務的所謂新機型T-5“勇鷹”教練機,在各方面都顯得十分勉強,甚至可以說奇怪。

龍光集團前10月累計銷售額970.2億 同比增長30.3% 完成全年目標88.2%

戰鬥先導教練機主要爲飛行學員提供高級飛行技巧、基本戰術和武器方面的訓練,能夠節約在戰鬥機上進行適應性訓練的時間,降低訓練成本,減少對戰鬥機壽命的消耗。同時,戰鬥先導教練機還能幫助現役飛行員保持飛行技術,並可用於戰術研究,降低日常訓練成本。在有些國家,戰鬥先導教練機還升格爲作戰飛機,承擔一定防空巡邏、對地攻擊等任務。

保利·明玥晨光 即將開盤

滿掛導彈的IDF戰鬥機。

買蘿蔔搭白菜 硅谷天堂入主展鵬科技“捆綁”收購,背後隱含何種真相?

漢翔航空工業研製的T-5教練機於今年6月10日首飛,預計2026年能夠服役。目前,T-5教練機的研製進度,基本符合臺當局和漢翔航空工業制定的計劃,表現尚可。不過,這也許是T-5教練機唯一“尚可”的地方。

雖然臺當局和臺媒大肆宣傳稱,T-5教練機是一型全新研製的飛機,其性能甚至超過大陸研製的L-15高級教練機。然而事實是,T-5教練機的基本設計仍然以IDF戰鬥機爲基礎,可以視爲簡化版IDF。其只是在發動機附件位置、中後機體寬度、機翼厚度、主起落架位置等處與IDF不同,同時採用了10%的複合材料。這些變化無非是這些年航空技術發展進步的必然結果。幾十年來,漢翔航空工業仍然還在IDF上“繞來繞去”,其設計研發基本功並未有多大提高。

然而,作爲戰鬥先導教練機,T-5教練機並不具備超音速飛行能力。T-5教練機的基礎IDF戰鬥機本就是出名的動力不足,但其兩臺有加力的F125-GA-100渦扇發動機使其好歹能夠突破音速。在設計T-5教練機的過程中,漢翔航空工業很奇怪的爲其安裝了兩臺F125-GA-100的無加力版本——F124-200TW渦扇發動機,使其最高飛行速度只有0.9馬赫。同時,作爲戰鬥先導教練機,T-5教練機必然要承擔武器和戰術訓練,卻在設計中被漢翔航空工業拆除了火控雷達、機炮、半埋式中距空空導彈發射架和翼尖導彈發射架等。在沒有火控雷達的情況下,T-5教練機只能進行無制導炸彈和無控火箭彈的訓練,甚至連基本的機炮射擊訓練都無法進行,戰鬥先導教練機承擔的高級別空戰訓練則更是不用想。儘管如此,臺當局和漢翔航空工業仍然宣傳T-5具有“平戰轉換”能力。漢翔航空工業總經理馬萬鈞對臺媒說,如果掛導彈就不是教練機,而是戰機,所以T-5目前是教練機。在馬總經理眼中,戰鬥機和教練機的差別如此簡單、如此之小,T-5教練機被設計成現在這個樣子,一點都不奇怪。

T-5“勇鷹”教練機由IDF戰鬥機改進而來。

飛行員訓練不足

臺“空軍”訓練和軍紀風氣也存在很多問題。根據統計數據,目前臺“空軍”飛行員的年均飛行小時數,已落後於解放軍。如在2018年的“漢光34號”演習中,臺“空軍”1架RF-16撞山,飛行員吳彥霆身亡。據報道,吳彥霆2009年畢業,其年均小時數約115小時。2017年11月,臺“空軍”1架“幻影”2000-5戰鬥機失蹤,飛行員何子雨的年均飛行小時數約爲150小時。

反觀對手,在實戰化訓練的推動下,大部分戰鬥機部隊飛行員的年均飛行小時數超過200小時,有的甚至達到240小時。連裝備二代機的部隊,其飛行員的年均小時數也能達到170多個小時,超過臺“空軍”三代機飛行員。

訓練不足的同時,臺“空軍”的違紀、腐敗問題也很嚴重。如《大公報》近日報道,臺“空軍”與美國方面價值6.2億美元的“愛國者3型導彈延壽案”,高層事先竟不知情。直到美國方面公開相關消息後,他們才獲知。據報道,這項軍購案,不僅臺“空軍”司令、臺防務部門長官沒有簽名覈定,臺防務部門“戰略規劃司”“後勤次長室”也不知情。類似逃避監督的做法,在“臺軍”軍購案中並不鮮見,這爲個人上下其手、中飽私囊提供了機會,成爲“臺軍”腐敗的一大根源。

美大選計票意外拖延:佐治亞水管爆裂 威州機器缺墨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