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e5o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萬界仙王 起點-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真仙出現,血蒼穹熱推-v1uu0

萬界仙王
小說推薦萬界仙王
沉默。
不是因为答案难以分辨,而是因为真相显而易见。
最強王牌
真正的国主虽然豪爽,但是他也稳重,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个国主一样,时不时爆出一些“金言名句”。
真正的国主虽然也会偶尔爆出一些小惊喜,但是那也仅仅是“小惊喜”,而不会像现在这个国主一样,随便拿出一样东西,都足够将圣阳仙域的整体实力提升一个巨大的台阶。
还有一点就是真正的圣阳国主,使用的是从圣阳山上祭炼出来的“圣阳净世刀”,而不是一把他们不知道名字的剑。
这些圣阳仙域的重要官员和将领们面面相觑,完全没有了主意。
穿越之妖孽王妃 清雅
他们当然可以在这个时候冲出去,将“圣阳国主”的假身份给揭穿,但是那样的后果会是什么模样?
圣阳仙域失去主心骨,刚才气势正盛的军队、修行者们会瞬间失去心灵支柱。
真正的国主死亡、虚假的国主霸占王位的消息,会让所有圣阳人都陷入愤怒、惊恐、慌乱的情绪当中。
一时间,这些人的心中纷乱如麻。
“父王!!!”
在这个时候,匆匆赶来的珺琪公主在看见圣阳国主的尸体瞬间,整个人却是惊呼了一声,直接扑到了圣阳国主的躯体上,埋头拗哭了起来。
珺琪公主毫不犹豫的一声呼喊,直接就给周围的那些官员们喊蒙了。
真国主死了假国主活着,假国主的身份公主好像还是知道的……
这特娘的,怎么感觉里面的关系更乱了?
这些人纷纷扶住自己的额头。
咱们也不敢说,咱们也不敢问,咱们现在是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啊。
一群人心中五味陈杂,心里面慌得一批。
但是他们不想说,血海仙域却有人巴不得整个圣阳仙域里面的人都乱起来。
飞在天空中的蝙蝠人眼睛尖,而他的神耳更是清晰的听到了那些官员的窃窃私语。
他的心中一喜,顿时在半空中停住了自己的身形。
“真正的圣阳国主已经死了,这个圣阳国主是假的!”
“你们这群傻砸!傻砸!傻砸!”
“啊哈哈!一群傻砸!”
蝙蝠人嘴里面喊出来的话语,深深的击中了所有圣阳人心中最脆弱的那一个点。
整个圣阳仙域的军队、修行者们直接骚动了起来。
许许多多的人大声喊道:“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个果然是圣阳国主,我就说圣阳国主怎么可能会用剑!还能够掏出怎么强大的东西出来!”
但也有更多的人在大声的喊道:“放屁!如果不是不是真正的圣阳国主,他怎么可能会为了我们这样劳心劳力?”
睿親王府的貝勒要出嫁 廉貞豹
仅仅是因为一句话引起的争执,圣阳仙域的人就已经瞬间分裂成为了两个不同的战线。
相信叶枫是真的国主的人,纷纷站到了一边。
不相信叶枫是真的国主的人,纷纷站到了另外一边。
原本齐心协力的圣阳仙域在此刻径直分裂成为了两个阵营。
原因无它,只因为关系到他们内心中的信仰,整个圣阳仙域中权利最高的人——圣阳国主!
也正是因为如此,血海仙域的生灵们感觉到后背紧迫的压力一松,在心里面纷纷松了一口气。
叶枫此刻对这些却没有太多的时间理会。
因为现在修罗王就跟一条疯狗一样,明明打不过盾山,愣是一次又一次的冲了上来,次次都被盾山一巴掌扇飞。
这样的情况看得其他人的心中纷纷一颤,那些血海生灵没有一个人敢冲出来帮忙的。
现在整个场面已经变得乱糟糟的。
圣阳的域民们纷纷割裂成为不同的阵营,开启了内部的对峙,至于为什么将领不管管……就是将领带着的。
三輪
血海生灵们站在一旁一脸的茫然。
他们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跑好,还是该趁此机会反击一波好。
圣阳仙域的王室和各大官员将国主、丞相、还有其他人的尸体纷纷带了回来,小心的收殓了起来。
整个圣阳仙域的人对叶枫纷纷猜忌了起来,丝毫不顾虑叶枫正在和修罗王辛苦的战斗着。
尤其是大皇子,对于叶枫那是百感交集,想想也是。
一想到自己叫了这么久的父亲大人居然是个假的,而真的父王大人已经死在了自己的眼前,大皇子现在没有直接掏刀子给叶枫来个背刺,就已经算很有理智和忍耐力了。
在所有人都在因为各自的原因而心绪杂乱,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的时候,从那个血河源头的深邃黑暗洞穴中,突然传出来一声冗长的叹息。
这一声叹息带着仿佛远古的声息。
沉重、古老、又腐朽。
这一声叹息并不重,声音也并不大,但是它就这么从那深邃无比的洞穴中飘了出来,传遍了整个血海当中。
这一声轻叹,完全不需要任何的力量,就已经悄然的钻进了每个人耳朵里面,将所有人的脑海心神完全占据。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忘记了自己想要干什么,只有脑海中留存那么一句叹息。
古老,又惆怅。
就算是隐藏在暗处的谷宏方和江原,也没能躲过这样的声息,一刹那间停在了原地。
当他们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隐藏伪装并没有消失,这让他们感觉到无比的庆幸。
在这其中,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应该就是叶枫了。
或许是他从《断灭葬生诀》中领悟到的“断”字大道起了作用,将他牢牢的隔断在了自己的区域之内。
但也正是因为他的反抗,让他从声音中感受到的压迫力无比强大,让他都禁不住咬紧了自己的牙齿。
他忍不住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他看到了什么?
从那血河源头的深邃黑色洞穴中,一只血色的、干枯的手缓缓的从黑暗中伸了出来。
它形似骷髅,但上面还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干皱皮肤。
这只手缓缓的抓在石壁上面,一点一点的将自己从黑暗中拉了出来。
很快。
一个气息比较衰弱的血袍男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叶枫惊愕的发现,那个血袍男人的气息虽然衰弱无比,但依然强大到令万物恐惧!
当他出现在神庭第九重天的时候,在他身边竟然隐隐的出现了一个虚影化的人形框。
这竟然是神庭第九重天的世界法则无法容纳下他,也无法将他强行驱除导致的现象。
当他出来的那一瞬间,响彻在所有人脑海中的那一声叹息,也缓缓的消失。
所有人清醒过来的一刻,瞬间就发现天空中多出来了一个奇怪的血袍男人。
抗日之鐵血河山 美麗的蛇
这个血袍男人惊喜的看了看天,看了看地,又看了看周围无尽的血海生灵和圣阳城民,他忍不住哈哈哈大笑。
哈哈大笑的笑声中,竟然隐约的带着几声哭意和快意。
“啊哈哈哈!我血祖真仙——血苍穹,终于回来啦!”
“哈哈哈哈!”
神仙男友
这笑声直接将天空的云层震荡开去,甚至召唤来了一片巨大的乌云。
这一片连绵的乌云犹如重峦叠嶂的大山,一层一层的将天空中的烈阳给遮挡住,将整个血海仙域都纳入了阴影当中。
叶枫看着天空中的血祖真仙,心里面又惊又惧,他的目光也忍不住看向那个黑色的洞穴。
这血河的源头打开的黑色洞穴究竟是通向了什么地方,竟然连真仙都难以逃离?
而且看血祖真仙逃出来的模样,那黑色的洞穴之下,就算是对真仙境界的强者来说也宛如炼狱。
“吧嗒。”
在所有人都注视着血祖真仙血苍穹的时候,那个黑色的洞穴中突然传来一声不大不下的声响。
声响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明末之偉大舵手
血苍穹直接回头,眯着眼睛看向从那个洞穴中再次伸出来的一只手。
他禁不住冷笑了一声:“从里面逃出来的,有我一个就够了!”
“你们就安静的在里面相互残杀,等我恢复了元气,再回去料理你们!”
轰的一声,他就已经冲到了那个黑色的洞穴前。
不过几指点下去,那个黑色洞穴周围的山石突然蠕动了起来,随即将周围的空间瞬间封了起来,变成了之前的模样。
只有中间留下一个小小的泉眼,不过两三息之后,这个泉眼里面就潺潺的流出了红色的血水。
一条小小的血色溪流开始形成。
这血水看上去流速均匀,流量并不太多,但是当它落到地上蔓延开来的那一瞬间,突然变成了滚滚的洪流,沿着之前冲击的河道向远处冲刷而去。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掉節操的嫩大嬸
随着血河的恢复,天空中重新飘荡起了浓厚的血雾。
當帝王穿成流氓 石頭與水
圣阳仙域的人脸色猛的一变!
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原本就要将血海中的人赶尽杀绝、将血海仙域完全占领的他们,竟然会因为一个血袍男人的出现而瞬间陷入了劣势。
更加让人尴尬的事情是,他们现在身处的可是血海仙域的深处,虽然说血雾只是将周围的区域覆盖,但是圣阳仙域却距离这个地方非常的远。
他们此刻就相当于一支深入敌人腹地,被人突然包了饺子的孤军!
情人劫 雯燦
而血苍穹在将那个黑色洞穴封闭了之后,却是将目光抬了起来,贪婪的看着眼前一切会动的生灵。
“都是美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