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7exs人氣都市言情 美食從和麪開始-第1447章 把子肉的歷史推薦-d391m

美食從和麪開始
小說推薦美食從和麪開始
这位老板的到来,不仅解决了徐拙等会儿如何跟店里套近乎打交道的难题,同时也让直播间的气氛明显高涨了很多。
毕竟上来就说优惠九折,粉丝们自然喜欢这样的老板。
其实除了附近的人,没谁会特意坐车大老远来吃一顿饭,所以这老板说的九折优惠,并不会有多少人使用。
但是这种态度,却让人很受用。
不仅给了徐拙面子,同时也让直播间的粉丝感受到了尊重。
羅馬全面戰爭之帝國崛起 追風千年
攻四,請按劇情來 五色龍章
这样的人,活该生意兴隆。
这老板打过招呼之后,顺势坐了下来,然后冲服务员一摆手,一个服务员很快送来了一瓶白酒和几只酒杯。
“来来来,尝尝我们山东的兰陵酒,绝对让你俩喜欢。”
说完,他没等徐拙答应,就自顾自的把酒瓶打开,然后开始往酒杯里倒酒。
燕王殿下有喜了
徐拙无奈一笑,早就听说山东人非常热情好客,酒量更是惊人。
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不过这人自来熟的模样,让徐拙很有好感,再加上今天不是开车来的,所以喝酒就喝酒,正好趁机跟这老板聊聊,和葛家到底有什么恩怨。
酒一倒上,三人便聊开了。
这老板名叫谷全运,他是1987年第六届全运会开幕那天出生的,所以他爸给他取了这么一个辨识度非常高的名字。
而他爸叫谷惠民,惠民饭店就是以他爸的名字命名的。
几人寒暄完毕之后,季明宇好奇的问谷全运:“全运哥,你家这把子肉是咋做的啊,为啥这么好吃呢?”
这个问题要是徐拙来问的话,就有点探寻商业机密的意思。
但季明宇问就没事,因为季明宇不是厨师,不会做饭,这么问只是有感而发。
谷全运笑着说道:“先把五花肉煮透,然后过冷水,凉透之后切厚片,缠上几圈棉绳,这样能够防止肉裂开。
然后用甜面酱和酱油腌制二十分钟,再放入砂锅里放入糖色和老汤小火慢炖,一直炖到肉块软烂为止。”
他三言两语把整个过程说得明明白白的。
但这只是说给不懂的人听的,真要用这种方法去做的话,估计大概率会翻车。
網絡遊戲幻想 拔絲冰棍兒
因为煮制的时间,配料的比例,腌料的多寡等等,他全都没有说。
不过这在不会做饭的人看来,却觉得很简单。
比如季明宇,听完谷全运的叙述之后有些惊讶:“这么简单吗?那回头我在家做一次试试,我爷爷还没吃过我做的饭呢,得做一次让他尝尝我的手艺。”
徐拙也没说透,把话题扯到了把子肉的历史上。
这会儿正在直播,估计很多人都会好奇把子肉到底是怎么演变过来的,真是刘关张桃园三结义时候,张飞做出来的吗?
谷全运笑着说道:“这肉跟张飞没啥关系,之所以兴盛起来,并且成为充满市井气息的美食,主要还是跟过去的漕运有关。”
过去的漕运,基本上都在京杭大运河上进行,而济南又是大运河上的一个重要集散地。
当时因为漕运,运河两岸催生出了很多针对河工的美食,把子肉就是其中之一。
惡少霸寵妻
把子肉的这种形式,就非常适合漕运,因为漕运时候,船靠岸的时间不固定,出发的时间也不固定,有时候时间很短,所以就要求下船就能吃到肉。
所以卖把子肉的饭店,都会把肉放在一个瓦罐里或者锅里慢慢煨着,啥时候有客人来啥时候直接就能吃。
这种大口吃肉的方式很快就盛行起来,并且沿运河流域流传来开,济宁、徐州等地,就是这样有把子肉这道菜品的。
另外,流传到济宁的时候,因为那时候铁锅少,大家炖肉还是更习惯在瓦罐里炖煮,所以这边的把子肉,也被称之为甏(bèng)肉。
所谓的甏,指的就是大号的瓦盆坛子或者瓮。
而甏肉,就是用大号的瓦罐做出来的肉,这种肉味道和口感几乎跟把子肉一模一样,不过在流传和本土化的过程中,出现少许的差别而已。
用谷全运的话说就是,甏肉的甜咸味儿更加突出清晰一些,而把子肉相对来说更温和一些。
除了调味方面的诧异之外,别的全都一样。
到了现在,甚至做法也一样,按照传统做法,把子肉用什么容器做都行,而甏肉只能用瓦罐来做。
狂情蝕骨,錯惹花心總裁
至尊神 零度憂
但如今的甏肉,全都是在铁锅里做好,只有卖的时候才特意盛入瓦罐中。
这会儿因为在直播,所以徐拙没问谷全运跟葛家的矛盾,谷全运也一直没提这茬,三人像是吃播一样边吃边聊,偶尔有附近的粉丝过来打招呼,谷全运全都免单了。
这么好的宣传机会,他可不会错过。
免这几单少挣不了几个钱,但在徐拙以及季明宇的粉丝圈中,却能造成很深远的影响。
吃饱喝足后,今天的直播也差不多告一段落。
三人吃着把子肉和店里的其他招牌菜,喝了一瓶白酒,宾主尽欢。
当然了,这里的宾主尽欢是站在徐拙的角度上看的,不过他估计谷全运是没喝过瘾,因为之前服务员拿酒时候小声嘟囔了一句话。
“这还不够你一个人喝哩。”
回头有机会了,介绍崔勇和蒋大彪跟他认识一下,看中原人山东人东北人,到底哪边的人最能喝。
把杯里的酒喝完,季明宇就下播了。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这会儿店里熙熙攘攘的全都是人,门口也有很多人在排队等位置。
这更说明了人家生意火爆。
谷全运把两人送到外面,冲徐拙说道:“兄弟,你准备弄的那个鲁菜厨师联盟我加入了,不光是我,连我店里厨师以及在圈子里的亲戚朋友全都加入。那些店你们都崩去,我跟陶亮哥俩人去通知就行了。”
刚刚吃饭的时候,徐拙给谷全运看了一下接下来的行程安排,防止再遇到这种进店就是熟人的情况,弄得像是提前排练过一样。
结果谷全运一激动,把接下来的活儿全都包了。
他毕竟在京城餐饮圈子混迹了这么多年,跟那些店的老板多少都能说得上话,就不用徐拙来回跑了。
这挺好的,季明宇笑着说道:“那回头怎么也得给全运哥一个副会长当当。”
谷全运摆摆手说道:“我才不当那玩意儿呢,我就一个要求,没事多给葛家的人上上眼药,他们坑过我爸,我一直咽不下这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