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g37優秀小說 玄渾道章 txt-第兩百五十七章 闢塵迫寒光讀書-3vhug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连羌、蔡熏面对涌来的滔天心光,唯有放出各自的守持法器遮挡,只见两道灵光分别自二人身上升起,一道如厚重烟云,另一道形若光障,都是将那心光拒挡在外。
可就算如此,两人也是好像遭受狂洋冲击的孤岛,晃动震荡不已,身外灵光闪灭不定,像是随时可能被冲垮。
这个时候,两人深厚底蕴也是显现出来了,外间护持灵光哪怕看去下一刻就要破灭,可却韧性十足,始终维持着最后一线不散。
豪妻的億萬老公
直到许久之后,那狂猛冲势终是缓缓减弱。
两人精神一振,按照他们的固有认知,任谁气息都是有一个潮涨起落的,待得一阵攻势过去,必然会低落下去。而他们守御之时也同样是在蓄势,正好趁着这一刻发动反击。
可就在他们想要动手的时候,却又到一股比方才更大的心光之潮往他们冲涌过来,显然那并不是什么想象中的低落之势,而面对的是重重叠叠的浪潮,在一浪过去之后,又将有更大的浪头即将过来。
这一幕也是看得两人气息为之一滞,张御如此强势,两人心中既惊且怒,暗骂你这么厉害了还当什么守正?怎么不去当廷执?
两人觉得自己不能在这里与张御对耗下去了,因为能不能赢张御另说,便是当真要与后者一战,胜负也不是能短时内能分出的。
無限之動漫召喚
假设那个时候天夏有更多人到来,那他们可就走不掉了。故两人互相之间也是很快达成共识。
连羌趁着这一个间隙,拿出青灵天枝一挥,一道灵光晃过,两人再是遁入了虚域之中。
只是在这一次在挥舞过后,这根枝节之上原本存在的盎然生机也是消散了一些。
这枝节的终究离开了主干,所能驱用的次数也是有限的,用一次则耗损一次,若是生机完全泯灭之前还不得回去,那么两人就再无法仰仗此物了。
张御见到两人遁去,将手中那根宝尺拿了出来,心光一落,面前就又有道道经纬之线出现。
相忘師
本来按照他的打算,这两人若是不好对付,那么可以选择稍稍后撤一步,只是将虚域不停打破,将两人牵制住,等待更多人到来就是了。
醜後禍國
因为他从林廷执那里得知,青灵天枝是不可能无限止使用下去的,这样就能逼迫两人先来解决,从而完成两人牵制住的任务。
可是在方才一撞之中,他忽然发现,自己一人足以对付这二人,那就不必再呆板的执行原来的计议,直接由自己来解决此二人便好。
随着那经纬图形持续翻动,他不由凝注过去,目中有神光显现,过不许久,他又一次看到了一点不变灵光在里面浮现出来。
蔡熏、连羌二人正在遁行之中,忽觉周围轰然一震,却见四下屏障再度告破,又一次被生生被从虚域之内逼了出来。
两人脸色不太好看,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张御这么快就将他们找到了,可张御又未有元都玄图这等法器相助,这简直就是不合情理!
实际上,张御若是单纯依靠那柄宝尺,的确是没可能这么快找到二人的,但是他还有目印为倚仗,故是宝尺指出所在后,只消再运法望去,便能将二人寻到。
两人岂肯停下来与他交手,连羌拿起青灵天枝,再度挥舞了一下,又一次遁身避去。
重回虚域之内,连羌一拂长枝,见上面灵光又是散去了几分,不觉阴沉着脸道:“此人手段了得,许很快又可找到我等,必须将此人解决掉,不然我们没可能走脱。”
蔡熏道:“这人厉害不过,神通变化只是寻常,但心光强盛,不是轻易能拿下的。”
连羌一脸狠厉,道:“拿不下也不拿,他若不亡,那败亡的就是我等了!”
蔡熏谋思片刻,道:“此人虽是一人到来,可后面或许还有人会跟着,便要是杀死或击退此人,也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时机。”
连羌一转念,立刻有了注意,狠狠道:“那便先不与他交战,我等且退之,待去至远高之处,才是转头应付他。”
其实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自己一人独走,将蔡熏甩下。
海賊蓋倫
可这个念头转过后,又觉得不妥,因为他没法保证张御就一定会去对付蔡熏而不来理他,蔡熏也没可能为他阻挡张御。这就没有操作的余地了,所以也就只能想想,还不如两人合力击退张御实现的可能更大。
他们就只是几句话的功夫,外间再由震动传来,虚域好似打碎的琉璃一般破散开来,连羌这次根本不去与张御照面,直接拿青灵天枝的枝节一挥,灵光一闪,又是隐去。
而在下来的追逐之中,他们又接连被迫逐出去了三次,不过为了尽可能的让张御与后面可能追随上来之人拉开距离,创造出一个只是面对张御一人的环境来,他们不曾停下,仍是选择避战。
天下大道
清穹观台之上,林廷执一直在后面推动法器,帮助渡送随后跟随跟上玄尊。
这时他也是发现,这些玄尊渐渐有些拖后了,这就意味着,张御在阻截住两人后,需要坚持更长时间才能等到后续之人到来。
他虽然对张御有信心,但是万一情况也需要考虑,便对瞻空道人道:“瞻空观治,万一这里情形有变,我需你用元都玄图将张守正转挪回来。”
沫無憂短篇小說合集
瞻空道人肃容道:“林廷执放心,正清道友已经追上那邪神了,只是转挪一次当无大碍。”
林廷执点了点头,他又看了一眼水帘之中的张御身影,缓缓道:“不过以张守正之能,也未必见得会用上。”
虚空之中,连、蔡二人第四次遁隐入虚域之内,此时此刻,那一根青灵天枝的枝节已是变得虚黯无光了。
蔡熏关切问道:“如何了?”
连羌伸手抚至其上,目光闪烁了一下,道:“此枝节至多还有一次可用。”
蔡熏道:“看来下一次当与其人一决高低了。”
明犬 小九兒許雲鶴
连羌冷声道:“我们当已是拉的足够远了。”只要在这段时间内将张御收拾了,那么他们就能从容走脱。
此时四面八方层层震动传来,整个虚域逐渐崩塌,这一次两人已是商议好了一定对策,故是这一被逼迫出来,就各化一道遁光,向两边分开。
方才交战他们是猝不及防,没料到张御心光如此强盛,对付这样的敌人,在一对一的情况下,的确很难取胜。
可他们毕竟是两个人,张御只是一人,他们可以用战术之上策略来弥补正面对攻上的不足。
風流三國
最简单的,两人只消分开游走,张御就算心力再强,也只能在集中一点的时候占据优势,若是力量分散,那是不可能在两个方向上同时克压两人的。
異域尋寶
而他们一人受到攻袭,另一人便可立刻上前攻袭张御,如此两面相互遮掩,就可掌握主动了。
张御见两人一出来便向两边分散,立刻猜出两人打得什么主意,斗战就是避敌之长,攻敌之短,两人的策略无疑是正确的。
但世上无有什么战术是必然正确的,有得则必有失,需要看到,两个人在分开的同时,固然能够发挥出自身长处,可是同样,两人的力量也是分散了。
他心意一转,背后立有一道灿烂若星河的双翼展开,内中无数星光浮动,而后逐个亮起,下一刻,无尽星流向着两人铺天盖地而来,并夹杂着无数啸叫之声冲入二人感应之中。
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天冲霄鸣这等神通根本没什么消耗,随手就可施展。
虽然此术对上玄尊杀伤力也是有限,但好就好在范围广大,且又源源不绝而来,有着一定的牵制之力。尤其其中的尖亢啸音,比那星光本身更具杀伤之力。
连羌、蔡熏二人则是遁行不停,他们一见张御发动攻势,就在半途之中各是放出了守御法器,抵御那不断冲来的星光,并拿捏法诀收定心神,以避那啸音之扰。
张御此刻对着蔡熏一个弹指,一道日月重光已是朝其落了过去,同时身上剑光一闪,却是朝着连羌所在杀去。
连羌这一边正往外飞走,那些光流冲来,落入守御法器散发的浓郁云团之中,却是如被吞没一般,都是无声无息消失不见。
忽见一道剑光杀来,他神情一凛,守御法器能抵挡寻常神通,可正面迎击飞剑却是不妥,就算挡下也可能被滞顿原地,法力不及对手那就是要设法不停游走,最忌讳的就是飞驰之势被阻挡下来。
只是他正要设法闪躲之时,一道无比明亮的光芒斩入了他心神之中,不过这却立时引动了他留在心神之中反咒,并未造成太大影响。
这时他掐诀意图挪转,以将那剑锋避开,然而飞剑来得出乎意料快,一下冲击到了他的守御法器之上!
事实上,由于天冲霄鸣和幻明神斩的接连冲击,他终究是受了一点影响的,这就是这点些微影响造成了片刻迟滞,在他感应之中察觉剑光那一刻,飞剑其实就已然到了,所以根本不及躲闪。
而那剑上所携之力更是狂猛异常,法器之外的护持云气齐齐溃散不说,本身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且这股力量还在不断往里突破进来,使得他不得不催力阻挡,一时间,却再无法维持此前的遁行之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