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qb4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一百一十二章 此處省略五百萬字熱推-njjfp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会不会疼死,廖文杰觉得没用,要鬼王达自己觉得才行,腿长在他身上,他说舒服那就是舒服。
我的老婆是特種兵
廖文杰黑着脸抡起阴间斧头,每落下一次,里昂就会用锤子补上一下,就跟打铁一样。
打铁打的是杂质,他们打的是诅咒。
末世逆將
术业有专攻,里昂的看家本领是抓鬼,擅长保鲜膜、牛奶一类的邪门理论,驱除诅咒方面经验不多。
鬼王达是第一次。
虽然经验不是很丰富,和没有一样,但这丝毫影响不了里昂,他开动机灵的小脑筋,寻思着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拔除诅咒。
所以,他让廖文杰一斧头打断鬼王达的腿,再由他一锤子修好,反反复复之间,一点点将诅咒从体内打出来。
简单粗暴,除了他,其他人想都不敢想。
正因为思维奇葩,旁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还真让他打出了一些效果。
鬼王达哼哼唧唧之间,只觉瘸腿说不出的酸爽,尤其是被打断的那一刻,最舒服不过。
道理类似被蚊子咬了一个大包,痒急了,直接拿指甲戳个X,疼也疼得舒服。
廖文杰道术未散,看的很清楚,每当他一斧头打断鬼王达的瘸腿,便有大片黑气溢散而出。刚开始的时候还好,越到后面,溢散出的黑气就越多,井喷般拦都拦不住。
加之鬼王达自己也说舒服,他便放下顾忌,轮斧头的节奏更加卖力了。
砰!砰!砰————
十分钟后,漆黑瘸腿褪色,由暗转明,逐渐朝着正常人肤色改变。
但就在此时,异变突起,黑色诅咒反弹,疯狂渲染墨色,重新将鬼王达的瘸腿染成了一片漆黑。
“嘶嘶嘶,居然还有这种事!”
里昂拉下墨镜,治疗失败十分不爽:“阿杰,再大力点,我就不信搞不定它。”
“等会儿,等会儿,想让我先喘喘。”
鬼王达抬手喊停,一瘸一拐从地上爬起来,扭开水龙头,大口大口灌着凉水,最后摸过大概是毛巾的裤衩,擦着满头大汗。
“爽!”
“休息好了没,好了就过来躺着,后面还有更爽的。”里昂催促一声,今天这事没完,他和诅咒杠上了,谁来了也不好使。
“不了,不了,身子骨不比以前,我怕爽死了。”
鬼王达一边擦汗,一边摆手道:“实不相瞒,以前也有前辈高人像你们一样,成功驱除我腿上的诅咒,可结果,这玩意自己还会长出来,斩之不尽,杀之不绝。”
“那你不早说?”
“说了我还怎么爽?”
“哎呀,你居然还有道理了,看我今天打不死你。”
里昂捋起袖子就要上前开打,被一旁的廖文杰抬手拦下。
“冷静点,你越是卖力,他越是舒坦,别中计了。”
拦下里昂,廖文杰皱眉看向鬼王:“虽然我不是很懂诅咒一类的邪术,但你腿上这个,恕我直言……诅咒真的在你腿上吗?”
“厉害!”
鬼王达抬手竖起大拇指:“阿杰,你眼光不错,诅咒的确不在我腿上,它在另一个人腿上。”
“怎么说?”
“当年我参加自由搏击比赛,专挑霓虹的空手道高手,遇到了废话没有直接打断腿。当时就有同道中人跟我讲,做人不能太嚣张,尤其是习武之人,打断别人的腿,等于废了人家一辈子,点到为止也好给自己留条退路。”
鬼王达苦笑一声,继续说道:“我年轻气盛……好吧,我当时太飘了,好话一句也听不进去,依旧我行我素。”
“所以,你被霓虹那边报复了?”
“嗯。”
鬼王达继续说了起来,他连续三年参加霓虹自由搏击赛,全部赢得冠军,但凡空手道高手,不管什么流派,遇到他就是断腿的下场。
就这三年,他一个人打得霓虹空手道断层,上下青黄不接,国际影响力与日下滑。
当然,他也不是头铁的傻瓜,老家伙们的挑战书一概不理,专挑同龄人下手。
终于有一天,断水流一派的空手道高手出山了,这一派修炼的是古武空手道,在外界名声不显,但在霓虹武学界地位十分崇高。
断水流一派低调做人,低调做事,每一代馆主都只收两三个门徒,过着隐世不出的苦修生活。
代代传承,已有上千年的历史,门派底蕴惊人。
曹达华收到挑战书,在一次中日友好大赛上,和断水流一派的高徒对决。双方一场大战,对方明显有备而来,且为了洗刷空手道的污点,专攻鬼王达下盘。
这场对决,棋逢对手半斤八两,最终的结果,两人拼了个同归于尽,鬼王达外伤断腿,断水流高徒内伤坏了腰子。
比赛就此结束,按规则,鬼王达站立不能,被判KO。
“等会儿,说了半天,诅咒去哪了,你什么时候被人下的诅咒?”廖文杰忍不住打断,鬼王达全程自吹自擂,正事一句没提过。
名門棄妃
“诅咒的事情,我当时也不知道,后来断腿一直养不好,才发现情况不对,找前辈高人治疗……情况很麻烦。”
鬼王达中的诅咒很邪门,是霓虹咒术高手亲自操刀,找一个生辰八字和他一样的替死鬼,再取到他的发丝精血,先将诅咒下在替死鬼身上,再间接转嫁到鬼王达身上。
“不是吧,你也太不小心了,头发也就算了,怎么连血也让人抽了?”廖文杰很是奇怪,鬼王达骗人的套路是老了些,可智商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啊这……”
鬼王达一时词穷,这件事说来话长,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邂逅了组团而来的霓虹女粉丝……此处省略五百万字……发丝精血就被人拿走了。
里昂问道:“所以,找不到替死鬼,你身上的诅咒就永远拔除不了?”
“没错,就是这样。”
鬼王达摇摇头,以前有不少好心人帮他去霓虹寻找替死鬼,奈何对方隐藏太深,一点线索都没有。
他自己也很清楚,人海茫茫,别说故意隐藏替死鬼,就是随便找个角落一扔,一百年也找不出来。
“看刚刚的情况,如果我没猜错,那个替死鬼还没死,对吧?”
“是的,他死我就解脱了。”
鬼王长吁短叹:“诅咒除了让我一辈子断腿,还压榨我的武功,短短三个月就让我功力尽失,从此再也没法习武。”
“这么神奇?”
“还有更神奇的。”
都市全能兵王 初六
鬼王达说道:“我怀疑,我的武功不是被废了,而是被诅咒转嫁到了替死鬼身上。也就是说,即便我从头练起,也只会便宜那个替死鬼。”
“按你这么说,那人也不算替死鬼,受益者才对。”
廖文杰还想在问些什么,比如诅咒这么牛批,还有没有其他受害者。可转而一想,诅咒这么牛批,能批量生产的话,霓虹早就骑在自家干爹头上拉屎拉尿了,哪还像现在,怂得跟孙子似的。
龍陽花嫁 貓咪寶貝
“阿杰,等我休息一个小时,你们再接着打我。”
“???”
廖文杰脑门飘过一串问号,这是几个意思,求虐求侮辱,还是个人喜好?
“别误会,我不是变态,就算是,我也是打人的那个。”
鬼王达急忙解释道:“只是觉得武功都能转嫁走,那我受伤了,对方肯定也要跟着遭殃,打断我的腿,就等于是打断对方的腿。”
“既然如此,你自己动手不就好了。”
“我怕疼,下不了手。”
“……”
廖文杰直摇头,感觉不靠谱,转嫁武功可以理解,转嫁伤害……对面那人是变态吗?
貌似也不无可能,毕竟霓虹出了名的变态,世界排行榜常年稳居第一,牢不可撼。
“来,瘸子,喝瓶牛奶试试,我觉得应该会有用。”里昂从手提箱中摸出一大瓶牛奶,前几天在超市买的,距离保质期已过24小时,不能浪费了。
“早不拿出来,害我刚刚喝那么多凉水……”
鬼王达接过牛奶,咕噜咕噜灌了一肚子,而后脸色骤变。
老徐記面館
“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效?”
“不是,你这牛奶味道不对呀!”
鬼王达铁青着脸,急匆匆跑到洗手池,扣着嗓子眼开始干呕。吐着吐着,他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对,跑步的时候好顺畅……
居然不瘸了!
“没理由啊,我以前也喝过牛奶,不是……”
“别问,独家机密概不外传。”
里昂推了下墨镜:“阿杰,我懂了,我以前小看了牛奶,它不仅可以抓鬼,还能驱除诅咒。”
“呵呵,你再试试,牛奶还能让人怀孕呢!”
廖文杰皮笑肉不笑,里昂什么情况,他再清楚不过,纯属匪夷所思的念力作怪,压根就没牛奶啥事。
治疗结果好坏参半,虽没有彻底拔除鬼王达的诅咒,也没让他恢复武功,但让他摆脱了助力器,只要奶不离手,就是个行走正常的死胖子。
沖天大帝
“阿杰,抓鬼专家,记得改天再来打我,千万别忘了。”
“好说好说,改天手痒了,我一定再登门拜访。”里昂一步三回头,这间屋子遍地黄金,说什么都要多来几趟。
廖文杰不然,闻言头也不回,急匆匆赶路,他纯路人,不知道阿杰和抓鬼专家是谁。
迎面,一群人堵住去路。
“喂,小子,你就是阿杰,阿丽的男朋友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