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討論-第四百三十六章 若有來生分享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赵括足足用了数个月的时日方才来到了陈郡,而当地的老朋友,如辛梧,陈嚣等人再一次前来迎接赵括。在这里,足足聚集了二十万军队,等待着赵括下达进攻的命令,赵括在来到陈郡之前,就曾跟缭等将军们商谈对楚国的作战办法,最后赵括拿出了多线进攻的战略。
赵括带着二十万人的主力驻扎在陈郡寿春,王翦则是以十万人进驻魏地的雎阳,赵康以十万人进驻南郡安陆,而李牧则是以十万人驻扎在黔中郡的临城,楚国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光是赵括的主力,就已经是非常强大了,算上这个四个方面上的敌人,楚国几乎没有还手的力量了,楚国的将军项燕带着军队在各地布防,然而,这没有什么用。
赵括这次带着军队前来楚国,仿佛就已经宣告了楚国的灭亡,这是赵括第二次来到南方,南方的情况与先前有了很多的不同,因为辛梧等将军们的德政推广,使得这里的官吏们开始效仿,加上当地的三老制和孝悌制,这里的民众的抵抗情绪已经没有从前那么的强盛,甚至这次出征楚国都有很多人愿意参与。
这对赵括来说是好事,因为这证明他弄出的三老制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所谓的道德教化,并非一无是处,在一些时候,道德甚至比法律更有力量。三老制不是要培养民间的豪强,而是要劝导百姓向善,改变社会风气,通过百姓们自己信服的人来进行劝说,这比陌生官吏的劝说更有用。
辛梧再次见到赵括,心里是非常激动的,因为先前与赵括一同作战的事情,他得到了很大的赏赐,升了两级的爵位,过不了多久,他就能返回庙堂担任九卿,如今赵括再次到来,却是推进了他往上爬的速度,他自然是非常开心的。赵括就开始在寿春整顿军队,操练他们。
寿春之外的校场里,杀声震天,士卒们辛勤操练,做着战争的准备。
赵括每天都待在校场,也不愿意离开这里,整日陪伴在士卒们的身边,一同操练,一同吃住,嘘寒问暖,他会关心自己的每一个士卒,有他在,就不会出现士卒没有过冬的衣服而要写信给家里要钱的情况。赵括整日都在士卒们的身边,亲切的跟他们聊着,过去的赵括是士卒们的朋友,而如今的赵括更像是他们的长辈。
赵括甚至询问他们的婚姻情况,偶尔还会催婚,士卒们非常的敬爱他。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起點-第四百三十六章 若有來生分享
赵括麾下的将士,也不敢轻易的打骂士卒,按着赵括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如此整顿了一个多月,等到军队编制成型后,赵括就率先发动了进攻,他从寿春出发,兵分两路,分别攻打居巢,安丰,六县,曲阳等地区。与此同时,赵括下达了命令,要求王翦发动对泗水的进攻。
王翦不太喜欢分兵,他喜欢自己直接指挥全部的军队,他就将军队再次铺开,从相县,彭城,玚等地区同时发动进攻,他的军队形成了一道直线,沿着楚国与魏齐接壤的边境,朝着楚国的泗水等地开始了推进。随后就是在南郡的赵康,骑兵三件套出来之后,还没有能完全装备起来,可是赵康手里的确是有一支精锐的骑兵。
赵康从南郡出发,步兵沿着沙羡等地区推进,而自己领着最为精锐的骑兵,直捣黄龙,沿着衡山的方向发动了进攻。然而,他们这几个将军都不是进攻最为迅速的,若是论迅猛,那还是得看李牧,李牧在接到进攻命令的那一刻,大军开始疯狂的进军,没有迟疑,迅猛而又可怕,在急行军之下迅速的攻破面前所遇到的城池,势不可挡。
秦国从四个方向同时开始的进攻,让项燕在一开始就沦落到劣势里,项燕的麾下,足足有三十多万人,这些士卒都是各地的贵族拿出来的精锐,即使如此,在秦国五十万军队面前,这些人也有些不够用,项燕将主要的防守阵线放在了居巢,历阳,江乘,广陵,形成了一道侧面的防线。
而南方的赵康和李牧,他就没有办法再去阻拦了。
楚国的士卒们沿着这条防线驻守,从九江到泗水广陵….而楚王则是在项燕的建议下,离开了居巢,逃往了钱塘,早在战争刚开始的时候,项燕就已经做好了战略部署,他要通过楚国的地理优势,拖住秦国军队的进攻节奏,在楚地里与对方拉扯作战,暂时的放弃一些地区,靠着消耗来逼迫秦国退军。
项燕的战略在大方向上没有错误,只是,他的敌人太可怕了。
当赵括的军队来到居巢的时候,这里的驻军就有些崩溃了,在将军蒙恬,李信等人的猛攻下,居巢仅仅守住了三天,随即沦陷,项燕的防线还没有成型就被撕毁,项燕急忙让各地的军队继续调整,让西边防线往后收缩,而西防线收缩,就说明项燕主动放弃了长沙,南海等地…
这让赵康和李牧的进攻变得非常顺利,尤其是赵康,带着骑兵一度逼近楚王的逃亡军队,这可是将项燕吓得够呛,他急忙收缩在广陵的军队,这才击退了想要直接擒王的赵康,这里的地形不太适合骑兵,不然,赵康这一次就能抓住楚王,而项燕征调广陵士卒的举动,给了王翦可趁之机,王翦直接攻破了广陵。
项燕全面被动,全线挨打,可是他并没有放弃,咬着牙继续指挥。
这样的战争,非常的考验双方的主将,尤其是对赵括而言,同时指挥五十万大军,并不是容易的事情,虽说各地的将军都是人杰,不需要他过多的下令,可是他还是要从大方向来进行指挥,不至于浪费兵力,不能浪费时间,要让每个将军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价值和作用来。
赵括在大方向上的战略,就是由李牧来横切楚国,将楚国一分为二,再由赵康来完成对主力部队的袭击和摧毁,王翦的职责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完成对北部地区的贡献,赵括要做到就是在正面战场击溃敌人。每天都有不同的消息来到赵括的身边,赵括每天都需要做出不同的选择来改变战略,选择更好的办法。
战争持续了一段时间,冬季到来,可是楚国的冬季,并没有那么的寒冷,士卒们依旧可以作战。赵括原先还有些担心自己的身体会承受不了,可是,楚国不是燕国,他还是能忍受这里的寒冬的,只是,赵括心里还是非常疲惫的。
楚国的冬天虽然不够毒辣,可是其他地方的寒冬,还是那么的残忍,那么的冷酷。
比如秦国的冬,这一年,包括咸阳在内的很多地方都下起了大雪。
天寒地冻,没有人再敢出门,空荡荡的世界,显得有些凄凉。
艺每天还是会出门,询问战争的消息,得知赵括又击败了敌人,得知秦军节节胜利的消息,她还是会忍不住的问起赵括的情况,得知赵括安然无恙,她才能放下心来,忙着家里的事情,这些年来,艺都不愿意找几个家臣来帮着自己做饭什么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一个人在做。
她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当初的赵母是这样,她也是这样,如今的韵也是如此。
善已经能帮上忙,这减轻了艺的部分事情,很多时候,她都是在家里,默默的等待着赵括回来。
正是清晨,嬴政坐起身来,看着躺在身边的妾室,心里无奈的长叹了一声,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跟茗同房了,大概是因为两人都不是那种可以表达出自己真实想法的人,据说,这几天茗的身体很不好,嬴政已经派太医令去照顾她,可是他自己却迟迟没有过去看望她,嬴政起身,换了衣裳,吃了饭,就要开始一整天的办公。
嬴政坐在殿内,翻阅着刚刚送来的战争的情况,脸上满是笑容,他丝毫不担心楚国的战事,父亲领着那些人前往楚国,别说一个项燕,十个项燕也拦不住他啊,果然,战况上都是秦军胜利的消息,最大的胜利是赵括所拿下的,他在衡山一举歼灭了楚国的西线驻军八万多人,直接砍断了项燕的一根手臂。
嬴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宝刀未老啊。
他正要翻开其他上书,就听到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嬴政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敢在这个时候来打扰自己的,大概也就只有扶苏了,这小子,如今大父不在他身边,他还敢这么嚣张,看来是欠打了呀。嬴政正在想着呢,忽然看到满脸泪痕的善冲进了后殿,几个武士站在不远处,他们本来想要禀告,可是他们拦不住这个女孩。
他们也不敢拦。
嬴政没有怪罪他,他看着妹妹这个模样,又惊又怒,猛地站起身来,问道:“怎么了?!!”
“母亲….母亲…”
那一刻,犹如惊天霹雳,嬴政呆住了。
……
嬴政不安的坐在床榻边上,太医令正在小心翼翼的为艺诊断,艺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微弱的呼吸着,她的额头非常的滚烫,浑身都仿佛被点燃了那样,热的吓人,善在早上起床之后,发现了母亲没有起床,这让她非常的奇怪,当她走进来的时候,看到母亲倒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善哭着将母亲扶起来,却怎么扶不动。
在闻声而来的赵傅等人的帮助下,他们将艺扶起来,又去通知了嬴政。
嬴政心里非常的不安,他看着昏睡不起的母亲,双眼赤红,从小跟母亲的那些事不断的在他面前浮现,他有些害怕,握着母亲那布满皱纹的干瘦的手,他更是忍不住地落泪。太医令很快就开了药方,拿给艺来治病,嬴政下令,征召所有的名医来为母亲治病,能治好她的人可以升爵。
就这样过去了两天,艺缓缓睁开了双眼。
艺睁开双眼,仿佛看到赵括就坐在面前,看了片刻,原来是嬴政,同时,还有善,韵,还有茗,年幼的扶苏并没有来,这些人站在周围,看到艺醒了过来,都是无比的开心,就是嬴政,他抓住艺的手,浑身都在颤抖着,他再也忍不住,眼泪不断的掉落,他擦拭着眼泪,呼喊着母亲的名字。
艺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来,擦掉了嬴政脸上的泪水。
“母亲,我这就派人去告知父亲,让父亲和康回来…”
“不,不要去…我没事的,一王天下,是你父亲一生的梦想…”,艺看起来有些着急,她挣扎着起身,想要证明自己没事,嬴政不敢再这样说,只好答应母亲,艺拉着他的手,认真的说道:“他还在打仗,不能影响他,若是他出了什么意外,我们怎么办啊?”
嬴政点着头,答应了母亲的要求,随后,他就守在母亲的身边,怎么也不肯去办公,也不肯离开,善,韵,茗她们也是总是在艺的身边,艺为人善良,对所有人都很好,故而,她的女儿,儿子,儿媳,都非常的爱她。这些都是她的孩子…茗看着痛苦的嬴政,几次想要开口,却都忍住了。
艺看着他们,有些严肃的说道:“政…”
“母亲…”
“握着茗的手,跟她道歉。”
“我…”
“去!”
政看向了茗,却还是低下了头,正要开口,茗就拦住了他,主动伸出手来,握着他的手,两人手牵着手,看着母亲,艺这才笑了起来,朝着他们点着头,她说道:“这就对了,要陪伴一生的人,怎么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吵架呢?我跟你父亲…一生都没有吵过架,他总是让着我,你为什么不跟你父亲学一学呢?”
说起了赵括,艺的眼里总是亮着光芒。
“母亲…我错了。”
艺的情况并不是很好,虽然睁开了双眼,可是时不时还是会发烧,会晕厥,最严重的时候,她连呼吸都中断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杀!!”,赵括站在戎车上,戎车朝着前方奔驰而去,赵括拉开了手中的长弓,咬着牙,弓箭拉到满月,猛地射出,楚国的那位将军就从戎车上摔了下去,再无声息,赵括举起了手中的长矛,戎车朝着前方不断的冲锋,箭矢从他身边飞过,却没有能伤到他,他看着远处楚军的将旗,打出了旗号!!
艺安静的躺在床榻上,呼吸越来越微弱,低声的呼喊着赵括的名字….暴怒的嬴政,险些处死了三位太医,好在茗拦住了他。他坐在母亲的身边,握着母亲的手,忍不住的痛哭,他一遍一遍的念叨着母亲的名字,想要让艺醒过来。在嬴政一遍遍的呼喊下,艺有些时候的确会醒来,朝着嬴政笑一笑。
她的呼吸依旧微弱,双腿有时会情不自禁的抽搐,她看着政的方向,眼里闪烁着泪光,却早已失声,无法言语。
“母亲…”,政这些天,似乎流完了所有的泪水。
艺缓缓看向了门口的方向,她似乎在等待着,那个高大英俊的马服少年,会带着一身的创伤走进来,然后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有一天,政看到母亲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她看着门口的方向,痛苦的呻吟着…过了片刻,她就平静了下来,双眼无光,盯着大门,一动不动。
“对不起…我不能再陪你去各地游历了。”
赵括手提楚国的残旗,站在一片尸山之中,看着周围那些四处逃亡的楚国士卒,他累的气喘吁吁的。他将楚国的旗帜丢在地面上,累的坐在了地面上,就在此时,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的心口忽然有些莫名的疼痛。
赵括皱起了眉头,擦了擦自己的脸,怎么会有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