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諸天大聖人 txt-第1869章 張若稟,你還敢回來?(求訂閱)熱推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自寻死路,不过是死路一条罢了。
张若禀冷笑不止,“这只能怪你们自己,是你们自己命不好罢了。”
杀干净这群人后。
他便大步朝前方走去。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 線上看-第1869章 張若稟,你還敢回來?(求訂閱)看書
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压根就没把方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对他来说大概早有料想到吧。
仿若无事的样子。
他一脸冷然,目光中有着无尽的杀意。
仿佛真的要打杀整个瑶池圣地一样。
不远处。
江缺一直观察着老道士张若禀,“果然,这老家伙不简单啊。”
不仅仅是实力。
还有他本身的身份上。
瑶池圣地弃徒,这等身份放在外头也不简单。
“不过,他居然连瑶池圣地的弟子都敢打杀,真是一位狠人。”
江缺暗暗思忖道:“他就不怕瑶池圣地的那些大佬们动怒吗?”
真是一个怪人。
也不知当年在其身上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导致堂堂圣地圣子被放弃,还沦为圣地的弃徒。
这可就恐怖了。
哪怕是江缺也不敢想象啊。
“不过……”
江缺又暗暗想道:“他把这瑶池圣地搅得越乱越好,这水浑了才好摸鱼嘛。”
否则的话,他江缺又怎能获得更大的好处呢。
有人替自己搅动风云,搅浑这水。
他才能更好地发挥嘛。
这不是很正常。
江缺暗暗一阵叹息,“果然,这老道士还真是一个好人呢。”
可惜了。
将死之人。
注定是活不长久的。
得罪瑶池圣地,哪里还有继续活着的可能。
真当人家的天骄弟子是吃水的么。
再不济,人家还有一些闸血自斩的老不死。
那也是很恐怖的存在者。
活个三五日,打杀你就足够了。
虽然代价可能会很大。
但也不是没可能。
浑水摸鱼下。
江缺也趁机溜进瑶池圣地内。
这回没有人发现什么。
或者说,也不可能有人发现什么。
因为已经有一个张若禀在明面上引路了。
“怪不得他一点也不怕我泄露出去消息。”
江缺暗道:“他压根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压根就是想自寻死路啊。”
他一脸怪异。
天下间,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人。
真是够神奇的。
熱門都市异能 諸天大聖人 孤情君少-第1869章 張若稟,你還敢回來?(求訂閱)展示
不过。
神奇归神奇,他接下来该去寻找对自己有用的东西了。
“瑶池圣地,一千年,我真的回来了。”
张若禀喃喃道:“我来拿回一些东西,我来讨要一些公道。”
他曾经以为自己会在瑶池圣地待一辈子。
但造化弄人。
也曾经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回到瑶池圣地了。
或者说,再也没有机会了。
但又一次回来了。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諸天大聖人》-第1869章 張若稟,你還敢回來?(求訂閱)相伴
一千年的时间,对别人来说随意修行,但对他来说是无数次的磨练。
“张若禀?”
就在老道士张若禀继续在瑶池圣地里寻找着什么的时候。
于是被人撞见了。
“路师兄?”
张若禀微微一愣,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师兄?”
路平摇摇头道:“我可不是你师兄,你已经不是圣地的弟子了。
你还打杀我圣地弟子,还想做什么?”
“既然你不愿意承认,那就算了。”
张若禀冷冷道:“我还想做什么,你路平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你的心很大,你可能也不畏死。”
路平嗤笑一声,“但你的想法未免太天真了,随我去见师父吧。”
“他不配做我师父。”
“配不配你说了不算,错在你。”
“就连你也认为我错了?”
“错没错,你心里最清楚,你早已不是师父徒弟,今日要见你,只是因为你残杀我圣地弟子罢了。”
“他们阻我,自然该死。”
“是否该死,那不是由你说了算。”
“现在人已经杀了。”
“所以你要给一个交代才行。”
“既然如此,那就要看你行不行了。”
“哦?那就试试看吧。”
“一千年前我能胜你,一千年后我同样能胜你。”
“……”
两人几言不合,便是要大打出手了。
刀光剑影,大道临行,横空出现在两人面前。
呈现出种种奇异的现象来。
风云涌动翻腾,仿佛有无尽的力量爆发出来。
“一剑演万道!”
顷刻间。
张若禀手上有无数的剑道演化着,然后开始运转化作万道。
仿佛有无穷尽的道。
演化星河,演化万道之机。
“遮天道,只手遮天!”
路平两手一抬,也开始演化出几条大道来。
这是路平的道。
遮天之道。
两人现在拼的不再是招式,而是大道的碰撞,是大道的碾压。
相互倾轧。
谁能赢,谁就是胜利者。
“一千年来,你还真是有所长进,不过这还不行。”
张若禀冷冷道:“这一千年来,我没日没夜的苦修而寻大道,你路平虽然有圣地的资源扶持,但你依旧不如我。”
路平:“……”
隐隐间。
他已经能感觉到张若禀身上的那股子强劲,似乎还没有到尽头。
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大。
“我已经使出八九成的力量了。”
路平暗道:“但他绝对才使出四五成的力量,否则不会如此的轻松。
这些年来,他是真的有长进啊。
比我想象中的要强。”
老实说。
路平再一次羡慕起来,眼神里透露出一丝丝的不可思议来。
总觉得张若禀有些可怕起来。
这让他目瞪口呆着,心情难以平复着,“看来,使出全力也拿不下他啊。”
这可就难了。
强大的力量他不是没有,但有些禁忌之道他不能用。
用了会出事。
这对本身就不利啊。
一旦出现危机,他路平就更加困难了。
想到这里,路平的眼里闪过一丝冷意,“虽说是为整个瑶池圣地,但我却不可因为瑶池圣地的缘故而毁了自己。
还是请师父自己来吧。”
于是。
路平冷着脸,说道:“张若禀,这一千年来你果然不错,一会儿师父来了看你怎么办。”
“来便来吧。”
张若禀冷漠道:“他若不来,我也正好要去寻他呢。”
“他是圣主。”
路平提醒道:“你可能还想不明白,当年师父他老人家饶你一命,那也是因为他看得起你,也是因为你曾是他徒弟。”
“但那件事他终究是做错了。”
张若禀冷声说道:“但错了就是错了,永远也不可能是对的。”
他神色悲切。
若非那件事情,他又怎会落得这般下场。
可他错了。
至少,张若禀认为圣地错了。
而他是对的。
因此。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根本不存在其他的可能性。
“既如此,那就等师父来再说吧。”
路平冷声说道:“希望到时候你还能这么高兴,还能这样跟我说话。”
在他看来,张若禀应该没有机会了。
再也不可能有机会。
寓意深刻小說 諸天大聖人 txt-第1869章 張若稟,你還敢回來?(求訂閱)閲讀
他冷冷地想着,脸上露出冰冷的寒意来。
不过。
这些张若禀并不在意。
他淡淡地冷笑道:“也不怕告诉你,我来前就考虑过,就没打算活着出去。”
死又何妨。
免得以后还要闸血自斩,那反倒不好。
与其苟且而活,还不如轰轰烈烈一场来得好。
路平:“你……你还敢回来顶嘴?”
他顿时被气得不轻,一张老脸宛如黑炭一样。
心里暗道:“这混小子真是……”
好生气人啊。